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罵警察「Faggot」,不是很好的反擊嗎?

2020/5/11 — 20:05

性別最好玩的地方,就是一切沒有標準答案。你覺得最不雅的,他卻覺得很好玩。你覺得最侮辱的,他可能覺得 no big deal,甚至覺得是讚賞。

昨日海港城一位女性示威者舉標語罵鄧炳強是「Faggot」,有部分人覺得是恐同。我很尊敬的何式凝教授,形容「Faggot」是對同志最大的侮辱。

有些同志,他們從小在學校被取笑乸型,Faggot 是對他們很大的侮辱;也有些同志,每日追看《RuPaul’s Drag Race》變裝騷,對 Faggot、乸型指控一笑置之,話佢 fishy 還覺得是讚美。

廣告

I am both。我從小被取笑,長大後卻愛看變裝皇后。Faggot、乸型對我而言可以是侮辱,也可以無關痛癢。這很視乎前文後理,以及與雙方的性別權力關係。如果一個雄糾糾的警察取笑我的性別表現,我會感到受辱。一位女性(或同志)朋友說一樣的話,我可能會把她當好姊妹陪她去修甲。

說回今次海港城的標語。作為一位女性抗爭者,竟然罵雄糾糾的鄧炳強是「Faggot」,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嗎?與其說是恐同,我倒是覺得這有一種挑戰父權的味道:「成日兇神惡煞 man 到爆,其實乸型都不如。」

廣告

香港警察向來極度推崇男性價值。我過去多次採訪時被警方截查,他們總愛在執法過程中單單打打,取笑你膽小、軟弱、手震。我們也聽過有前線記者被警員侮辱是「死 gay ×」,被恐嚇「雞姦」。

反罵警察「Faggot」,不是很好的反擊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