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拒以配偶身份入住居屋 男同志代亡夫覆核居屋政策勝訴 官稱屬非法性傾向歧視

早年於英國結婚、多次就同志權益提出司法覆核的男同志吳翰林(Edgar)及其伴侶李亦豪,早前就房委會拒承認兩人配偶關係而不獲准同居一事,提出司法覆核。高等法院上訴庭法官周家明今(25 日)頒下判詞,指房委會無法就相關政策中,異性和同性伴侶的差別待遇提供合理辯解,故構成非法歧視,裁定二人司法覆核勝訴,房委會須支付訟費。

申請人為一對同性戀人吳翰林及李亦豪;答辯人為房委會。吳翰林去年 12 月因抑鬱症自殺離世,法庭在房委會一方不反對下,批准李亦豪替代亡夫成為申請人,繼續案件聆訊。

代表吳翰林和李亦豪的帝理律師行發新聞稿指,是次勝訴是「苦樂參半」,指就像香港任何一對已婚伴侶一樣,吳翰林和李亦豪只希望能一起努力,建立一個屬於自己而不受騷擾及歧視的家。惟多年來,二人活於隨時可以從自己家中被趕走的恐懼當中,亦曾因同居被匿名投诉。

律師行引述李亦豪指,若吳翰林今天還在,能看到判決,他一定感到安慰。律師行又指,此案的判決有重大意義,不僅標誌香港性小眾群體,爭取平權勝利的一小步, 更重要的是,「吳翰林先生多年來勇敢地為自己與其丈夫李亦豪,以及其他已婚同性伴侶爭取平等對待及基本尊嚴所付出的努力,今天終於受到法庭的肯定」。

律師行強烈呼籲香港政府主動採取措施捍衛市民的基本人權,重申任何人都不應該因為性傾向而遭受歧視。

法官周家明於判詞開宗明義,房委會將同性伴侶排斥於居屋政策中「家庭成員」、「配偶」的定義以外,拒絕讓同性伴侶以「加名」形式成為家庭成員一同入住, 及拒絕於未補地價情況下,轉讓居屋單位業權予同性配偶,屬非法性傾向歧視。

官:居屋佔用和擁有權 同性與異性配偶地位相同

法官指,看過呈堂的居屋背景資料後,不認為政府或房委會於 1978 年推行居屋時,有特別意圖區分同性和異性伴侶組成的家庭。法官提醒,根據 70 年代中後期的社會和法律狀況,幾乎不可能認為由同性伴侶組成的家庭,需要有仼何特殊待遇或考慮。

法官認為,居屋的主要目標有兩個:鼓勵較富裕的公屋租戶騰出單位,重新分配給有更大房屋需要的家庭,以及協助低和中收入階層上樓。

法官指出,同性伴侶對可負擔房屋、抑或以一家人名義、渴望共同擁有房屋的需求,與異性伴侶本質上沒有不同。 法官指,在居屋的佔用和擁有權上,同性配偶與異性配偶處於類同地位。因此,房委會的配偶政策和決定,明顯是基於性取向而給予同性伴侶差別待遇。

法官稱,香港房屋供應不足,對異性和同性伴侶都有影響。 沒有基礎證明,就比例而言,有更多異性夫婦或同性夫婦屬於中低收入階層,並希望購買居屋。法官續指,配偶政策沒有將不生育或不計劃生育的異性夫婦區分,亦無考慮同性夫婦中,有意圖和能力組織一個有孩子的家庭,無論是透過人工受孕、領養或其他方式。

官:壓逼特定人士不公平 非實現家庭目標合適手段

法官指,居屋單位屬有限公共資源,香港合資格買家對居屋單位的需求龐大。 但是,是次爭議的政策,與居屋單位的初步分配無關,而是在於已分配的單位增加或轉移住戶。

法官指出,法庭並無證據,或者足夠證據證明,容許政策中對同性伴侶的差別待遇存在,會對異性已婚伴侶獲發居屋單位帶來仼何分別,或者會鼓勵未結婚或未生育異性伴侶結婚生育。

法官又指,配偶政策對死者和李亦豪等特定人士,做出如此壓迫並不公平,不能被視為實現家庭目標的合適手段。因此,法官裁定有關差別待遇並不合理,構成非法歧視。由於房委會拒絕承認兩人配偶關係而不准二人同居,是基於配偶政策,因此有關決定如同無效。

申請方透露,吳翰林與其同性伴侶李亦豪於 2017 年於英國註冊結婚。吳原為公屋租戶,惟因兩人並非異性配偶,李未能以「加名」形式成為家庭成員,吳其後以綠表身份於 2018 年購入二手居屋以便兩人居住,樓價為 545 萬元,但由於房委會政策規定,只有異性配偶及其 18 歲以下子女,才被視為「家庭成員」,可成為居屋住客,李無法合法入住涉案居屋單位之餘,亦不能於未補地價情況下,獲吳轉讓居屋單位業權,因獲轉讓單位者亦須為該單位的「家庭成員」。

申請方指,李亦豪支付大部分購買居屋費用,惟最終仍未能合法入住居屋,亦不能以業權轉讓形式獲轉讓單位,承受巨大壓力。

案件編號:HCAL 2875/2019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