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覆核挑戰無自動遺產繼承權 高院裁定同性伴侶勝訴 條例構成非法歧視

2020/9/18 — 14:22

與伴侶在英國倫敦結婚的男同志,不滿同性伴侶如沒有定立遺囑,其配偶將無法繼承遺產,或自動獲遺產供養,因而提出司法覆核,指有關法例非法歧視同性戀。高等法院今(18日)裁定男同志勝訴,指有關條例未能就異性伴侶與同性伴侶的差別待遇作合理解釋,構成非法歧視。法官認為,沒有基礎說明,如果給予同性伴侶相同的利益,會使更多人走入異性婚姻,或者有害傳統婚姻制,或者破壞整體香港法例的連貫性、一致性和可行性。

申請人為吳翰林(譯音),答辯人為律政司司長。代表申請人律師樓判決後發聲明,指吳與伴侶歡迎裁決,認為判決有助與其他司法管轄區如台灣、南非、英國、澳洲、新西蘭、加拿大的同婚權利睇齊,是朝着同性平權的重要一步,亦是香港 LGBTQI+ 社群的勝利,兩人會繼續爭取性小眾的基本人權,包括性取向平等權利及不被歧視的權利。

不過,同樣在今日,彩虹行動成員、社民連外務副主席岑子杰司法覆核促政府承認海外同性婚姻,被高院裁定敗訴,岑認為法官周家明認制度有歧視,但無膽還同志公道。(另見報道

廣告

申請人:同性平權重要一步     

吳與其伴侶於 2017 年在英國倫敦結婚,2018 年吳購買居屋單位,作為二人的愛築。由於同性伴侶在法律上無法被視為「配偶」,根據《無遺囑者遺產條例》,他的婚姻不被認可,若他在無遺囑情況下去世,伴侶便不能自動繼承,或自動獲遺產供養,但異性伴侶卻擁有這些權利。

廣告

另外據《財產繼承(供養遺屬及受養人)條例》,若吳的伴侶要從遺產中取得贍養費,就必需證明他過往是完全地或主要地,在經濟上依靠逝世配偶,相反異性伴侶則不論是否由配偶贍養,都可申請從逝世配偶的遺產中取得合理經濟供養。吳遂提出司法覆核,指有關的法例構成非法的性取向歧視。

高等法院法官周家明今日裁定勝訴。在判詞中,周家明先指出本案的爭議點在於《無遺囑者遺產條例》及《財產繼承(供養遺屬及受養人)條例》是否構成非法的性取向歧視,他於判詞第二段即表明「從我的角度,答案是『是的』(In my view, the answer is “yes”.)。

周家明指出,不同的對待,若有正當理由支持,便不構成非法歧視。相反,若欠缺理據,不同的對待則視為歧視。他認為,在涉案的兩條條例,異性伴侶和同性伴侶有不同的對待。

周家明稱,在涉案兩條法例下的受益人,無疑包括逝世伴侶生前有法定責任要照顧的人,但並不只限這些人。他舉例,一個人沒有法定責任去照顧其父母、兄弟姊妹,但這些人均是涉案條例下的潛在受益人,他們是死者生前有道德責仼去照顧的人。他指出,若以只有異性伴侶有法定責任去照顧其伴侶為由,而將同性伴侶與異性伴侶分開而談,這是錯誤的。

官:否定同性伴侶同樣利益   不損守傳統婚姻制度

由於涉案的兩條條例,對異性伴侶和同性伴侶有不同的對待,法庭需要考慮的是,有關的不同是否有合理解釋。對此,法庭首先要問的是,條例上不同的對待是否為了達到正當的目的,對此,律政司一方提出三個目的,包括支持及維護傳統婚姻制度的完整性、鼓勵異性未婚伴侶結婚、維繫及優化整體香港法例的連貫性、一致性和可行性。周家明認為這三個目的是正當的。

不過,周家明指出,關鍵的問題在於,否定同性伴侶的同樣利益,能不能推廣上述三個目的。他認為,這樣的做法不合邏輯,亦無基礎說明,如果給予同性伴侶相同的利益,會使更多人走入異性婚姻,或者有害傳統婚姻制,或者破壞整體香港法例的連貫性、一致性和可行性。因此,他認為涉案的不同待遇,未有合理理據支持,裁定構成非法歧視。

周家明指,恰當的補救做法是發表聲明,及補救地闡述有涉案兩條例中的「有效婚姻」、「丈夫」與「太太」。他將交由雙方制定合適的補救方案。此外,律政司需承擔 9 成訟費。

案件編號:HCAL 3525/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