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仔稱被禁穿男裝參加畢業禮 可譽中學:無收到申請

「想喊、想嘔、抖唔到氣……狂喺到掃自己、掃自己個胸、睇下夠唔夠平。」Edgar 永遠不會忘記穿校裙上學的感覺。

之所以如此難受,因  Edgar 出生時被界定為女性,但內心的性別認同卻是男生。一直被人叫「阿女」的他,終於在約兩年前、即中四時,向家人坦白有性別不安。家人由憤怒、到接納支持,最後更陪同他拿取醫生證明文件,申請在校穿著運動服或男校服。

18 歲的 Edgar 就讀的嗇色園主辦可譽中學暨小學,最後容許他平日穿著運動服上課,但一些特別日子如考試或「影班相」,仍堅持要求他穿校裙。本周六(10 日)就是 Edgar 的中學畢業禮,Edgar 說他渴望穿上男裝校服參與,但遭校方拒絕其要求。

《立場新聞》致電  Edgar 的班主任查詢,該名老師承認自己任教可譽中學,但拒絕回應是否曾收到跨性別學生有關畢業禮服裝的申請。該校校長麥敏潮在回覆《立場》查詢時,則否認曾收到學生家長的相關申請。

時間退回 6 月一個下午,當時 Edgar 在家中,媽媽收到學校有關中六畢業禮的通告,當中強調「同學要留意儀容是否符合校規」。

根據 Edgar 向《立場新聞》提供的短訊截圖,他曾經詢問其班主任,典禮當天能否穿著男校服回校,惟班主任一天後回覆:「問咗,不可以」。及後 Edgar 母親再致電班主任查詢,得到的回應亦是不能穿男校服參與畢業典禮。

Edgar 形容,當時心情跌進谷底:「點解學校唔畀我做番自己?呢六年我都冇得著(男校服),都畢業啦,點解你唔畀我著一次呢?一次咁大把,做番自己嘅機會都冇,有啲失落。」老師更跟他說,若他穿著男校服參與畢業禮,就會禁止他進入會場。

儘管 Edgar 希望參與畢業禮,但他實在不欲再穿上校裙。心灰意冷下,Edgar 已決定缺席人生只得一次的中學畢業禮。

Edgar 對隆起的胸部不自在,常常以手遮掩。

老師避答 校長否認 拒回應校內是否存有性別焦慮學生

《立場》致電 Edgar 的班主任查詢,有否接過跨性別學生在畢業禮的服裝申請,該名老師即指:「呢個我唔方便答你啊,你經由學校搵我啊,唔該你,拜拜。」未等記者回答,就已掛線。

至於嗇色園主辦可譽中學暨小學校長麥敏潮,則在電郵中回覆《立場》,指校方未有收到由學生家長提出、有關女學生欲穿男校服參與畢業禮的申請事項。麥亦以個人私隱為由,拒絕提供該校有否跨性別或證實為「性別焦慮」的學生、及與該等學生相關的查詢等。

麥敏潮又指一般而言,若有家長就學生的情況提出特別要求,並附上醫生証明文件,校方會以尊重及包容為基礎,由校長、老師及相關專業人士,例如輔導員、教育心理學家或治療師等跟學生及家長會晤,共同商議可作出的安排。

被問到若校方拒絕「性別焦慮」的學生,穿著自己所認同之性別的校服,可能有機會構成歧視,及觸犯《殘疾歧視條例》。麥敏潮指作為受政府資助的教育機構,學校所有行政措施均以學生的利益及符合法例法規要求為依歸。

Edgar 自幼愛繪畫,夢想日後成為插畫師。

中學生涯如地獄 被老師斥踩踏法律 同儕嘲「你有條嘢咩?」

回想六年中學生涯,Edgar 形容像身處於地獄中。Edgar 升上中學後一直有情緒問題,當時仍未肯定自己的性別認知,至中四後方發現「原來我係男仔嚟嘅」。

Edgar 鼓起勇氣向媽媽剖白,換來的是一根根由衣架造成的傷痕。幸好,溝通後媽媽最後支持兒子的決定,更為其撰寫家長信及陪其到政府精神科診症,醫生最後證實 Edgar 是「性別焦慮」,亦發出證明文件,讓他交予校方,要求穿著運動服或男校服。

雖然最後校方容許 Edgar 穿運動服上課,但言語上仍讓他感到難受,「身份上面佢唔會認同你,尤其是訓導老師,佢哋係話我唔尊重我自己,話你要尊重返你本身生出嚟嘅性別,又話咩踩踏法律嘅界限啊、踩踏咗學校嘅忍耐力同埋包容性啊。」

同儕間亦有難聽的說話。Edgar 記得有一次自己在校服扣上象徵 LGBTQ 社群的彩虹襟章,同學隨即取笑他,Edgar 表明自己是男生,同學即嘲道:「吓,你點會係男仔啊?你有條嘢咩?哈。」

Edgar 以「學校」為題,畫出他以跨仔在校內生活的景況。

穿校裙、被稱「女仔」如利劍插心 盼做回自己

Edgar 又提到執意不穿女性校服,因穿校裙就會被外界判定為女生,然後稱呼他「阿女」、「小姐」。每一句「女仔」、「阿妹」就如利劍一樣,剌進 Edgar 心中,讓他感到噁心、喘不過氣。

穿男校服同樣會引來閒話,Edgar 不怕嗎?「我會寧願畀人 Bully,我都唔想著校裙。我唔想再去理咩人諗咩嘢,我想做番自己,我唔想因為依啲人而限制自己要著咩、或者因為純粹滿意別人嘅眼光……而去跟佢哋做嘢。我想照顧自己多過照顧佢哋,我想為自己。」

Edgar 剛滿 18 歲,他相信很快就會接受上身手術及荷爾蒙療程,希望真正做回自己,又盼未來學校可以正視跨性別學生的需要、對這類學生多加包容,同時教育其他學生,令其他同路人不用再受與自己相同的遭遇。

Edgar 盼學校日後可多加包容跨性別學生,自己日後亦可做回自己。

平機會:性別焦慮人士受《殘疾歧視條例》保障

《立場新聞》就事件查詢香港平等機會委員會,該會指不會評論個別個案,但強調證明有「性別焦慮」情況的人士,如因此遭受歧視,是受《殘疾歧視條例》保障。平機會歡迎受影響人士向他們查詢或投訴,表明會盡力提供協助。

平機會續指接獲投訴後,會先做調停及調查,若調停不成功,投訴人可到法庭申訴。由於《殘疾歧視條例》是民事法例,若申索人得直,法官可判定要求答辨人向申索人作出賠償,金額沒有上限。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