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連齋「同志平權」都反,BL 劇係咪會顛覆咗耶教道德觀?

2020/11/14 — 18:13

日劇《如果 30 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大叔的愛》宣傳圖片

日劇《如果 30 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大叔的愛》宣傳圖片

同性戀劇崛起、耶教徒可如何自處?

話說本人其中一個嗜好是看日劇。最近 BL 劇《如果 30 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和兩年前的《大叔的愛》爆紅,BL 劇也漸漸在影視圈中成為不可忽視的組合。BL 劇、即 Boy Love 男男之戀,已逐漸為大眾所認識(甚至接受)。作為思想開放的我,對於 BL 固然接受,但未開始講呢個 topic 前,已經想像到一眾耶 L 如果知道世界上有 BL 劇,應該又可以唱嘆三年咩道德淪亡呀、離經叛道呀、世代歪曲悖謬呀、這些是魔鬼嘅印證等等這些一連串的口誅筆伐 — 連齋「同性平權」都反,BL 劇咪直情顛覆耶教道德觀?所以,此文旨在探討 BL 劇現象、與基督教主流價值觀的衝突、以及基督徒應該如何自處。今次現象探討雖然由 BL 劇開始、但討論範圍是泛指 LGBTQ 在主流媒體上的形象展現。

到底以前社會是不是完全沒有 BL 劇?非也,但以前而言,LGBTQ 在主流媒體上的形象通常較為負面、被醜化。一般媒體都會為 LGBTQ 媒體冠上「死乸型」、「死基佬」、「變態」等刻板字眼,其形象角色設計亦教負面。有另一種情況是在拍攝角度上,編導把劇情集中探討他們在社會上遇到的問題與衝擊,例如《斷背山》和《翠絲》等均是例子。

廣告

但要留意的是,上述台日港澳的兩套熱爆 BL 日劇,它們的特點都在於「自然」— 在戲劇世界的設定中,男男戀幾乎與異性戀一般自然,雖然在社會的認受性「相對低」,但絕對不是會「被排斥」的類型。這種「拍法」感覺上在製造出一個「不會歧視同性戀的大同世界」,其實(在耶教中人而言)才是「最危險」— 事實上這似乎一定程度上「印證」了基督教常提及的「滑坡效應」,即(已經幾乎幻想到明光社班人去教會講道個樣)「嗱都話㗎啦,討論得同性戀個社會就越嚟越開放,越嚟越開放就會有一啲咁嘅劇集,喺度教壞人,仲唔係鼓吹?而遲啲啲同性戀一定會爭取更加多的社會支持!」

在此處我並不旨在討論「基督徒應否支持/反對同性戀」,因為這涉及詳盡倫理討論,甚至酷兒神學,但我希望在此提出個人幾個看法刺激大家思考。

廣告

第一點,我認為我們必須要去思考愛情的本質是什麼。愛情必然是以一男一女為組成嗎?古今中外非一男一女例子也多不勝數,香港於七十年代方確立一男一女婚姻制度,那為何「一男一女」就為必然對確?

我認為愛情最重要的本質是忠誠,「單一數量對單一數量」最重要,這是愛情與其他感情最大不同之處 — 愛情的擁有慾與排他性最為強烈,至於性別則並非首要條件。舉個例子,大家認為到底是同性戀的單一性別愛戀比較有罪,抑或是異性戀婚外情出軌比較有罪?怎樣想來,似乎同性戀的單一性別愛戀更能合乎愛情忠誠的本質吧?既然如此,為何 BL 劇就「唔拍得」,但異性戀婚外情出軌的戲碼就俯拾皆是而又不被耶教口誅筆伐?

另一方面,教會常高舉「聖潔」,那我又想問,到底是純愛單一性別愛戀劇(即一級類適合任何人士觀看)較可接受、抑或異性戀但卻是三級床上無碼愛情動作片較為可取?既然是前者,但為何教會又對於世界上有 A 片隻眼開隻眼閉但對純愛 BL 劇就一定要反對?

第二點則是,在此處我純粹以希望 LGBTQ 能「不受歧視」的角度出發去想 — 我深信每人都有「不被受歧視的權利」。而,基督教必須完全明白我們並不身處於一言堂的社會框架、不信耶教的人的確「無原因無必要聽你支笛」;而推想到盡處,即使基督教「是一言堂」也好,我們都沒有「歧視人的權利」呀。所以,罵是可以罵,人家也要尊重你罵的自由,但你也必須尊重這個社會就是有這樣的人、這樣的群體。要是你不接受 BL 劇,可以,但也請對喜歡看的人(即係我)以表尊重,而非動輒遊行講 111111、要求整個社會接受自己一套價值觀。

第三則是,我認為教會對於世情了解的速度,實在去到骨灰級龜速。當世情已一步步轉變、教會卻仍教導青少年人「打飛機就是唔啱」、「睇咀戲要遮眼睛」、「中學生不應談戀愛」,這種對世情完全不了解的狀態,又真的能做到「入世又出世」嗎?真人真事,我近排仍聽到有教會要男女崇拜分開坐 — 你無聽錯我無講錯,是香港。我想問,我是不是去了中世紀要女人戴貞操帶年代?有時我覺得,倒是香港教會顛覆社會價值觀了。

最後總結,我希望教徒在思考倫理議題時,請嘗試以更多元開放的角度的探問問題。日常生活其實常常帶給我們不同的道德衝擊,叫我們一再思考自己的價值觀與方針,叫我們「切勿把平常當正常」。

我是這樣想的。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