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製圖

2021 年,全球針對性小眾的暴力襲擊依然普遍

雖然近年全球性小眾(LGBTI)的平權狀況有所改善,但在很多國家,性小眾仍然面對系統性的歧視和不公平對待,甚至遭受暴力襲擊和殺害。

以烏克蘭性小眾平權運動人士 Vitalina Koval 為例,為了讓當地性小眾免受基於性別偏見的襲擊,她致力在所屬社區成立一個對性小眾友善的社區中心。但就在她於 2018 年 3 月 8 日「國際婦女節」當天參與爭取女性及性小眾平權遊行期間,遭極端右翼人士淋潑紅色油漆,導致其雙眼遭受化學性灼傷,幸好經及時治療後,未有對她的視力造成永久損害。

烏克蘭性小眾平權運動人士 Vitalina Koval 致力成立對性小眾友善社區中心。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統計,Vitalina 遭受的襲擊只是烏克蘭針對性小眾暴力的「冰山一角」,同年當地至少有 30 宗同類襲擊,然而經過三年的調查和司法程序後,襲擊她的兇徒最終卻因「程序理由」(procedural reasons)被判無罪。

正如 Vitalina 在裁決後表示:「我對我們的司法制度非常失望。如果襲擊我們的人自覺不會受到法律制裁,那只會助長日後更多的犯罪。」此案顯示烏克蘭的司法制度缺乏有效法規防止針對性小眾的「仇恨罪行」(hate crimes)。

2018 年 3 月,Vitalina Koval 參與遊行期間,遭極端右翼人士淋潑紅色油漆,其雙眼遭受化學性灼傷。圖片來源:RadioSvoboda.org

針對性小眾的暴力事件,在中東國家亦相當猖獗。今年 5 月,一名自認為非二元性別的伊朗同性戀者 Alireza Fazeli Monfared 遭數名男性親戚綁架,更被殘忍殺害和棄屍樹下,死時年僅20歲,惟當地警方展開調查至今,仍未能拘捕任何嫌犯。

今年 5 月,20 歲伊朗非二元性別同性戀者 Alireza Fazeli Monfared 遭數名親戚綁架殺害並棄屍樹下。圖片來源:Alireza Fazeli Monfared 社交媒體專頁

據 Alireza 朋友所述,他生前已曾多次成為暴力襲擊的目標,甚至因在 Instagram 發文而遭當局拘捕。事實上 Alireza 過去亦曾多次表示,礙於家人和伊朗當局的壓力,他無法自由表達他的性向,原本他已計劃離開伊朗,怎料距離他出境只差幾天,悲劇已經發生。 

Alireza 的謀殺案揭示了伊朗政府對性小眾的敵意和歧視:根據伊朗刑法,同性戀可被判死刑,輕則如接吻、愛撫等同性身體接觸,亦可被判高達 74 下鞭刑。至於不符合主流觀念的性別氣質,亦可因「有傷風化」或「觸犯教規」等罪而被判鞭刑和監禁。

根據伊朗刑法,輕則如接吻、愛撫等同性身體接觸,可被判高達 74 下鞭刑。圖片來源:Center for Human Rights in Iran

除了眾多歧視性小眾的法規,伊朗社會亦普遍排斥性小眾,如伊朗軍方曾經指責 Alireza 違背社會和軍隊價值觀,並在他遇害前兩天終止他的義務兵役。而 Alireza 今次遭親戚殺害,某程度亦歸咎於當地的「名譽處決」(honour killing)傳統,家族成員常以此作籍口殺害他們眼中有損家族名譽的親人,受害者多數是女性和性小眾。

Vitalina 和 Alireza 只是全球眾多性小眾遇襲事件的其中兩例。他們的故事提醒我們作為全球公民社會一分子,應當盡力爭取性小眾的平等權利,並持續關注、跟進各國歧視及逼害性小眾的事件,為維護他們的自由權利而發聲。

 

原刊於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