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BL 次文化解讀.1】BL 現象的產生,是對父權社會的反撲

2021/2/3 — 14:37

日劇《如果 30 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劇照

日劇《如果 30 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劇照

BL(Boy’s Love)並非我初次接觸的詞彙,在 18 年日劇《大叔的愛》時此詞彙已進入我眼簾,是一特別讓我覺得有趣的文化現象。今年因為日劇《櫻桃魔法》關係我再次進入 BL 大門,今次的衝擊力可真不得了!人氣之勁,連 100 毛也做街訪訪問港人「你今日腐左未」。但踏入 BL 世界之際,也讓我禁不住思考這個有趣現象的由來。翻查不同資料,BL 次文化確實蘊藏著多種複雜的面向,其中包括女性對 BL 作品微妙的心理機制與變化、與主流文化意識形態的抗衡等,所以忍不住把所思所想疏理,寫下這個 BL 次文化解讀篇章;由於文章甚長,故分三篇刊出。

BL(Boy’s Love),泛指男同性愛創作,是描寫男性同性愛情為題材的女性向漫畫或小說;沉迷 BL 的觀眾(通常是女性)會被泛稱為「腐女」。由於「腐女」一詞帶有貶意,本文會以「BL 觀眾」取代「腐女」一詞作論述。

廣告

要留意一點的是,BL 雖和同志文學一樣描述男同性關係,但 BL 其實是全女性向作品,它是女性心中男同性戀關係的想像與對愛情的投射,這代表它並非反映真實的 LGBTQ 世界、與描述真實世界同性戀的同志文學有所不同 [1]。以下是我搜尋各路資料後歸納出 BL 文化興起的成因,並加入一些個人想法所得出的結論。

抗拒「身體凝視」

廣告

在父權社會中,男性一向有壓倒性的優勢。主流社會都傾向消費女性身體,女性一直遭受被男性主導社會「強行凝視」的心理壓力。著名法國作家約瀚.伯格(John Berger)在其著作《觀看的方式》中提出一個他的觀察。他認為在我們的社會中:「男人行動,女人表現。男人注視女人,女人看自己被男人注視。」[2, 3] 女性在社會中是被動的,一直是「因應男性的要求,去展現男性期望自己存在的樣子」。

BL 的出現顛覆了這種「女性身體被凝視」的現象 — BL 除去性別差異,在愛情故事中只存在兩個男生。為何要「除去性別差異」,為何是「愛情」以及為何「兩個男生」,我認為主因有二。一、因為若此愛情中有女性的存在,不論以何種手法展現,女性仍然無法拒絕男性的「身體凝視」,女性的情慾想像空間因而受到束縛。[4] 二、愛情與性本來就是性吸引力的極致延伸,其與性別二元概念又有著重要關係;而女性又一向對愛情趨之若鶩,抱有各種幻想,所以以愛情作為脈絡去反抗「身體被凝視」,反倒是順理成章了。

女性由來已久的身體焦慮

承上點,由於主流社會對兩性形象均有特定的社會規範,而女性形象較男性又更多的「被消費」,故此女性會有著一種對個人身體的焦慮感,即「認為自己的身體未定符合大眾的要求」的焦慮感。而,BG(Boy Girl Love) 中的女性身體形象由於必然是完美,此會令進一步加強女性的身體焦慮;相反,BL 中則沒有女性身體的描寫,女性會因而減低自卑與焦慮感。觀眾觀賞 BL 時,也免卻要承受與女主角之間的心理比較,消除了個人對女主角內心的嫉妒、抗衡、抗拒的負面情緒。(用白話說,就是你煲劇時,看見「女主角好美啊,自己身材什麼都根本沒她好!嗚好自卑」,進而未能投入劇情;相反 BL 則沒有這種情況)。

從生理結構角度出發,思考女性身體本質的「被支配性」

另一方面,從「兩性性行為」這個行動本身,我們也能窺涉得到女性身體本質上的「被支配性」。長久以來,性行為在本質上就是一種入侵身體的行動,因為男性性器勃起後能「入侵」女性體內、女性的身份則是「被入侵者」。女性的身體是「被支配」的、是「被入侵」、是無法作出「主導」性行為的。這種女性在情慾上的「先天被動」的生理特徵,同樣是一種「被剝權」。

第二部分,我們會探討 BL 如何以女性為本位,建構以女性為服務對象的情慾世界。

 

[1] 風傳媒。蔡佳妘:〈為何那麼多人愛看兩個男生談戀愛?資深腐女告訴你 BL 讓人愛不釋手的真正原因〉
[2] 眾新聞。譚蕙芸:〈因為欣宜被罵,我再讀一次 John Berger〉
[3] 明周文化。蔡倩怡:〈【懷念 John Berger】大師教我們的事:三種觀看世界的方式〉
[4] 文化研究協會,文化研究季刊第 161 期。涂芝瑄:〈自主規制或高調腐女?論 BL 文化與社群的性別意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