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BL 次文化解讀.2】BL 如何建構以女性為本位的情慾世界

2021/2/6 — 15:03

日本 BL 漫畫《獨佔我的英雄》宣傳照

日本 BL 漫畫《獨佔我的英雄》宣傳照

(作者按:此為 BL 次文化解讀第二章;如對此題目有興趣,可先參閱〈【BL 次文化解讀.1】BL 現象的產生,是對父權社會的反撲〉

BL 能滿足女性以想像為本的性愛心理需求

很顯然地,男女性對愛與性的需要和渴求,以致滿足的方法均有不同。女性的愛情建構是以想像為出發,男性則傾向以視覺出發。例如從 AV 的發達就可看出男性燃起性慾的方法,是依靠強烈的視覺滿足與衝擊。

廣告

相反,女性的愛情建構是以想像為出發,女性擅於聯想,情感需要被滿足。舉個例子,男性向的 AV 可以是全無內容,只有性行為的展現,男性已可得到性滿足;但我們很難在 BL 世界中觀察到「純性行為的展現」,它必然是由一個故事承載著性的發生。

這就顯出兩者的差異之處:女性的情慾需要,是以「故事作為載體」去進行宣洩和投射,需要的是情感、氣氛、色氣的渲染,而非單純的性行為。當然若果男男有很裸露的性愛,衝擊感仍然可以很大,但事實上一般女性更傾向於情感細賦的演繹,或是惹人遐想的情節。[1]

廣告

「事半功倍」的情感投射

影像、故事是一個載體,讀者/觀眾都會對角色產生自我認同與投射的心理狀態。[2] BG 作品中,女性能投射的對象只能是女主角,但 BL 作品能讓女性同一時間對兩位男主角產生情感投射,相對應地即是「有的受眾機會基數擴大一倍」。白話一點去理解,就是女性在 BL 作品中可以一次過吃兩個男主角的冰淇淋(每次收看都是兩次的大飽眼福),而且只要喜歡他們其中一個的話都會看下去,那觀眾的基數不是大了一倍嗎?

破除「性主體」/「性客體」框架,以第三者姿態實行的情慾幻想

正如前上所述,在主流社會中,男性是「性主體」/女性是「性客體」的狀態是明顯的。但 BL 世界中由於去性別化,這種明顯的「主/客」關係即被打破;BL 觀眾自己可以是「主/客」,或是旁觀者。「主/客」是一表稱,其實就是所謂的「攻/受」。

我們可以想像,現實中的情色世界是「不由得女性如此的玩弄/操控」,因為它是男性本位的,是父權主導的。但在 BL 世界中,男性原本作為本位者,卻變成可主/可客,或第三者的角色配置。男性變成女性可以把持與操弄的「符號」,女性能隨意配置與使用這些符號(即隨意幻想誰是「攻/受」,或繼續做旁觀者),就像女孩子的洋娃娃公仔(即 Barbie 公仔)一般 [3],女性能任由在這個由女性主導與操控的情色世界中自由玩樂。[1]

所以以此框架去想,BL 在情感的表述上,就發揮了最大的優勢 — 它一方面去除性別焦慮問題,另一方面創作者利用一般少女漫的情節(不過配入男男的性別)去美化愛情幻想,以建構一個女性為本位的,沒有性別焦慮與差異的完美愛情世界。所以有言 BL 作品是「女性的 AV/黃書」,多多少少是有道理。而以務實角度,開拍 BL 或成為 BL 男演員更是「相當有著數」,因為就整個論述而言,BL 男演員不僅更有機會成為女性的情慾幻想的載體,BL 現象的背後更是擔當著反抗父權社會的象徵。

最後一部分,我們會探討 BL 如何打破性別定型框架,為女性賦權。

 

[1] Aka Chow〈【腐女子的話語.5】腐女子的男色審美顛覆〉
[2] 黃素菲〈電影與「生命大代誌」的故事〉
[3] 田虫石〈女性的紙娃娃?BL 的男性與現實世界有何不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