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邦

林彥邦

傳媒人,涉足報章、電台、電視,沉迷文字,喜愛說故事,希望成為擅長說故事的人。

2020/12/3 - 12:54

四個龜縮的中年

立場新聞影片截圖

立場新聞影片截圖

見微知著,看看有線四名「高層」這兩日的表現,其為人已表露無遺。

就是龜縮。

話說,昨日(12 月 1 日)海盛路外行家齊集,到晚上 11 時四人還是閉門不出,後來才發現其中三人已從小道循逃,餘下一人賴在辦公室死磨。

廣告

想在打爛有線金漆招牌後,逃避直接責難?門都沒有,昨天等了一夜不見影,今天休想再逃。

不過毫不意外地,在黃之鋒等判刑肥佬收押的一天,已經沒有任何行家再有興致理會這四名廢中,但這也是機會,記者少、戒心低,他們才會放下戒備走出來。

果不期然,到 8 時許,新稱「Mild Seven」的李臻步出「時光隧道」,打開電話錄影做好準備,但過了不止 10 秒,怎樣還不見此廝上水?

作賊確實會心虛,偷偷一望,原來李臻是負責出來望風,瞄見他躲在大樓玻璃門內,悄悄地問門口保安,「有無記者?」保安得令就離開大樓四處張望,還問了問正在門外抽煙的兩名有線員工,「有無記者」。

此時兩人看見了躲在一旁的我,我慢慢把手指放到咀邊,二人心領神會,繼續一起抽煙扮路人,過了半枝煙的時間,計劃成功,以為 all clear 的四人,分兩批離開。

帶頭的許方輝和謝燕娜不發一言轉入停車場,反而是後面的陳興昌和李臻,一見鏡頭立即回頭躲回大樓內,又從小道循走,期間還有保安推手擋鏡頭。

這結果一如預期,只是沒想過,堂堂香港最具影響力的傳媒機構的所謂管理層,連從自己公司的大門離開的膽量都沒有,做得出動手拆毀金漆招牌,卻連最基本的公關 abc,大方出來講句「已有聲明沒有回應」都做不到。

更沒想過,這次「採訪」竟然有如秘訪維權人士、放蛇一般,又要扮路人、扮抽煙,還得有人隻眼開隻眼閉才有成果,但原來不過是扑個咪,作為持牌廣播機構的負責人、作為所謂的「前記者」,面對質詢其實本應是他們的責任。

也明知他們不會有何廢話供應,但就是不忿讓他們在眼底下逃跑,賣屎忽還要顧面子,天底下沒有這種便宜事,你愈要躲,我偏要追,你愈反抗我愈興奮,這道理你不會不懂吧,不要緊,你們的龜縮已經人所共知,紀錄已留目標已達。

你逃得過今天的責難,也逃不過歷史的恥辱。

p.s. 同場加映,後來發現現場還有 01 攝影,躲了在車上「埋伏」,其實我們只是想扑咪問個回應,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