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Facebook 圖片

回來道別

今日收到消息後,開會時竟然哭了。買了一打小蛋糕,就飛車去了毒果老家。

我早已離開壹傳媒,但這裡對我而言,像母校。

入大門,剛好踫到七年前請我的 S 小姐。她帶我入行,讓我這種笨孩子吃到第一口飯。

這張相是剛剛影的,二樓大堂掛著「辛苦晒!各位同事!」。

帶著甜點四處遊走,財經部的 C 小姐衝過來,眼紅紅,抱一抱。

同屬財經的 F 小姐和 H 先生拍拍我肩,盡在不言中。

走上果籽部門,和 I 小姐打聲招呼,她正埋首為同事處理工作,務求人人盡量過得好。

動物版記者 A 小姐,一見我就爆喊,抱抱,我們相識七年了,由細睇到我大。

咁啱撞到 B 經理,他是我好朋友,約埋上五樓飯堂買燒味。

收銀姐姐一見我就尖叫,佢勁鍾意我,貪我醜樣。

飯堂姐姐又大叫「做咩返嚟啊?探我呀?」,唔知點解,我同姐姐們好熟。

舊同事們在大堂合照,又有一組組人忙著開會,一如以往。

明天還有《蘋果》吧,有稿要寫,有紙要出。

這是壹傳媒大樓的日常,嘢照做,係灰,但無時間灰。

今日,好多人攬住我喊。喊完,寫稿度橋,默默勞動。

為的,是《蘋果》一息尚存,大家有新聞睇。

張劍虹先生的房間,無人在席。

黎智英先生的房間,虛位已久。

日報,日日報,報到最後一步,報到無得再報。

做過毒果人,是我的榮幸。

 

延伸閱讀:
【打壓壹傳媒】重新定義「新聞自由」:打壓《蘋果》,是為了新「一國兩制」鋪路。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