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蘋果》:網絡資訊鏈的斷層

面對高層、編採人員相繼被捕,無奈於報慶 2 6周年後急速停刊的《蘋果日報》,使香港人失去的,不單是一份報紙,而是面臨時事、娛樂、突發資訊的斷裂,在《蘋果》刪除所有社交媒體前,主刊 Facebook 的追隨者逾 200 萬、副刊《果籽》及獨立運作的《壹週刊》,至少也超過 50 多萬個用戶追隨,一夜之間,就此化為烏有。

首先說即時、突發新聞,在後紙媒年代,當然有不少網媒也能夠發放第一手資訊,或能到案發現場「跑新聞」,但論覆蓋面廣、接觸最多讀者層面而言,過往由《蘋果》直播的新聞,特別是在反修例事件期間於多區發生的衝突,也向全港市民展示出多個重要場景,包括 2019 年 6 月 12 日警方在中信大廈附近一邊包圍群眾,另一邊在施放催淚彈,險釀人踩人事件,當時就是以《蘋果》的航拍片段,證實確有其事。原始資料的重要性,在於其能夠在一些具爭議的問題上,能夠令人客觀判斷問題的癥結,甚或責任誰屬,上述便是一例。

另外,不論是《蘋果》、《壹週刊》等,其調查式報導一直揭露種種社會問題,例如最近期被捕的「丁屋大王」王光榮,其於元朗一帶經營的「套丁」勾當,就是由《蘋果》揭發,並發現其於多年來,在新界西多處也有利用類似手法發展其「王國」,以「套丁」的漏洞,建造一層又一層的村屋別墅圖利。

再說過往社會上發生的重大事件,例如陳茂波於任發展局局長時,一邊大力推廣「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另一邊則隱瞞自己家族於古洞北新發展區擁有多幅農地,涉及嚴重利益衝突。至於沙中綫偷工減料的醜聞,也是得《蘋果》在資料搜集、明查暗訪及獲知情人中科興業負責人潘焯鴻提供資訊下,才能把真正影響公眾利益、安全的重大新聞公諸於世。日後有關社會權貴的濫權、貪腐行為,在傳媒被嚴重壓制的低氣壓下,還有誰願意主動報導?

至於副刊《果籽》、《籽想旅行》等,他們不單把一般副刊提供的生活資訊提升至另一層次,更加令香港的文化、本土情懷等以人物訪問、拍攝、紀錄片等模式帶給廣大讀者,猶記得《籽想旅行》在 2019 年初走到以巴邊界,了解以巴衝突、兩國人民的生活及他們對戰火連連的想法,試問這些能拓闊國際視野的深度遊,又有多少媒體願意投放資源製作?又,《果籽》為讀者帶來健康、科技,甚至是自然科學等各項新知,以那次記者「古法抓龍筋」的體驗為例,報導的確澄清了大家對這種穴位按摩技術的誤解。

凡此種種,突然像風一樣消失,現時甚至在公共圖書館均無法找到昔日《蘋果》的報章,這不僅是意圖對香港主權移交後歷史的改寫,更加是透過壓制、未審先判等多種手段令資訊的流通出現斷層。也正因如此,我們更要像哈維爾在《無權勢者的力量》中所言,不要接受謊言,也不讓自己生活在謊言之中,因為這樣,才不致成為鞏固極權的幫兇。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