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悼《蘋果日報》

【文:hevangel】

國安法通過後,港共開始清算民主派,肥佬黎被關入大牢,其實已知被中共視為眼中釘的《蘋果日報》命不久爾。終於來到這一天,港共動用國安法凍結《蘋果》資產,硬生生地把香港最後一份自由報章殘殺。我身為《蘋果日報》作者的資歷很淺,但很榮幸能夠陪伴《蘋果》走完最後一程。今天我最後一篇文章出街,有些感慨,寫下我與《蘋果日報》的回憶。

看其他作者的悼文,我發覺大家的經驗很相似。我以前家中一向訂閱《明報》,覺得那是知識份子才看的大報。最初《蘋果日報》出版時,有同學帶回學校看,我總是覺得《蘋果》報格很 cheap,不過又很 juicy 很好看。很多年我與《蘋果》沒有什麼關係,不過是芸芸眾多報章其中一份。

直到清拆皇后碼頭事件,網上就發展與保育展開激烈辯論,我是右派自由主義的信徒,還記得同朱凱廸為此打筆戰。現在回看,那些所謂的右左之爭,在今日大是大非面前,根本完全無關痛癢,不過是花多花少錢的小問題。那時候忘記了如何認識了利世民和獅子山學會的人,他當年是《蘋果日報》的編輯,我被邀請參與在《蘋果》寫評論,對抗左膠捍衛右派自由主義。結果我只寫了一篇就沒有再寫,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投稿,第一次文章登報,第一次收稿費,都是在《蘋果日報》。

後來香港傳媒逐一染紅,只剩下《蘋果日報》不甘當共產黨喉舌,成為唯一在主流媒體支持民主自由的聲音。從那時開始我對《蘋果日報》改觀,由一份看它不起的小報,變成尊敬它不畏強權的骨風。從兩傘運動,立法會區議會選舉,到最近的返送中運動,美國大選支持侵侵,儘管我並不完全認同《蘋果》的立場,但對比其他墮落的傳媒己是一股清泉,尤其是同我細個最喜歡看的《明報》作比較。

去年底我有幸成為《蘋果日報》的作者,我沒有本事寫政治評論寫專欄,加入果籽讀戲室的大家庭,寫我最愛看的動畫和科幻影評。每個影評作者各有自已喜愛的類別,剛好沒有人寫動畫和科幻,這兩項都是比較冷門的題材,正好開正我最擅長的領域。我想每一個喜愛寫作的人,總會夢想成為一個作家。現實是寫作搵唔到食,能夠在報章上發表文章,且而還有稿費收,我已經覺得已是成就解鎖,摱車邊圓了當作家旳心願。在《蘋果》這最後的半年,我發表了十九篇文章,可惜下一篇才寫到一半,就接到《蘋果日報》封艇拉人的新聞。香港最後僅存的新聞和言論自由,就這樣被中共催毀了。失去言論自由後,失去出入境自由,失去轉移資產自由,只是早晚的事。國安法殺死了《蘋果日報》,亦為香港的棺材釘上最後一口釘。

最後我想說一句:多謝《蘋果日報》。

 

作者自我簡介:曾想過主修哲學但怕餓死,只好工餘回大學兼讀哲學課,大概夠學分拿個哲學副修學位。網誌《哲子戲》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