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8
    壹傳媒大樓(資料圖片)

    感激《蘋果》

    知道《蘋果》必死後,心情好差。本文冇乜營養,純粹寫吓感受,宣洩一下。

    因為爸爸買《明報》,加上查先生的光環,所以我看《明報》大。同時,我也愛睇《壹週刊》,因為覺得佢真係做到「求真」,林振強真係好好睇。

    《蘋果日報》面世時,讀緊大學,特登喺宿舍行好遠去買咗份。年少,正義感強,不懂世故,覺得《蘋果》的風格邪邪地,唔太鍾意。後來發生陳健康事件 — 可算是《蘋果》最黑的歷史,更加沒有好感。

    那時,肥佬黎是甚麼?我記得有個新聞學導師講過(忘了誰),佢係梟雄,梟雄,是貶義的,形象就是《古惑仔》電影中那個「肥佬黎今次我就撐你啦」嗰個「肥佬黎」,衰人一個。

    當然,今天,以及以後的歷史中,肥佬黎必然是英雄!也當然,需要英雄的時代,都是可悲的。或者,我寧願肥佬黎仍然是很多人眼中的梟雄,至少,他繼續做梟雄,佐證時代還是如此自由,如此美好。

    這就是我與《蘋果日報》的前期。

    後來,應該是 23 條前一兩年,因為《蘋果》的立場,我開始看。同時,《明報》也越做越差,越來越歸邊,除了副刊外,沒有可觀之處。

    《蘋果日報》,慢慢變成人權自由的傳媒代表。有一次機緣巧合,聽毛孟靜講 talk,她提到,有人話肥佬黎將民主自由當成一個市場,因為市場需要,所以佢撐民主自由,所以就賣紙。你看,肥佬黎的形象就是這樣差。

    如今,毛和黎都在獄中。民主自由是迎合市場的計算?那代價未免太大了。

    Anyway,是不是市場定位,《蘋果》有多大的缺點,我都諒解,因為我不再是那個只有正義感卻一無所知的小伙子。

    多年前,接受過幾次《蘋果日報》和《壹週刊》的訪問。如今才說,還年輕的我,私下覺得很開心,那畢竟是我天天看的報紙啊。再後來,幫爽報寫通識,在《蘋果動新聞》現身,都是難忘的經歷。

    後來,我不想曝光,所以開始拒絕一些訪問,慢慢也自然冇人識你,價值歸零,也不會有人找你。直至幾年前,有個《蘋果》記者想搵深水埗長大的人講深水埗,找上了我,我也表明,因為是《蘋果》,我才破例做這個訪問。

    就在《蘋果》被殺的一年,我還義務幫《蘋果》一個平台做教育節目。我也曾說過,媒體不付錢要找我做工作,不做了,除了《蘋果》邀請我做……

    如今《蘋果》被殺,回想往事,不勝唏噓。這都是我對《蘋果》的回憶,寫到這裏,心有戚戚焉……

    感謝過往《蘋果日報》找我做訪問和合作的記者、編輯,讓那樣平凡的我,留下與《蘋果》有關的寶貴回憶。

    願安好。好人一世平安!

    香港真係好靚,因為曾經有《蘋果日報》這道風景。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