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信邱達昌沒有輸

四年下來,損失了一半投資,但我信邱達昌在有線的投資,並沒有輸。

停牌整整超過一個月的有線寬頻,終於完成股權轉讓,速度之慢,恐怕又會成為一個經典。

可能是刻意等待 28 周年過去才公布,以一間上市公司來說,要整整一個月才能公布股權變動計劃,實在難以說得過去。

有線寬頻公布,獲公司控股股東永升亞洲告知,於 9 月 30 日,新世界主席鄭家純旗下公司 Celestial Pioneer 與遠展主席邱達昌和富力地產創辦人李思廉分別訂立協議,收購邱達昌持有的 24.5% 永升股份及李思廉於永升的 16% 股分,作價分別為1.48億元及6090萬元。

緊隨交易完成後,鄭家純旗下公司,分別透過 Celestial Pioneer 於永升持股由 31.5% 增至 72%,另外又透過周大福企業全資附屬公司持有永升 14% 股份,換言之鄭家純已持有永升 86% 股權,以永升直接持有有線股權 43.2%,即是鄭家純在有線持股達 37%。

由於鄭家純於永升持股成為最大股東,因此技術上要根據收購守則規則,提出強制性全面收購。不過每股收購價只有 0.0264 元,較有線寬頻最後收市價 0.068 元,折讓 61.18%,相信沒有一個小股東會願意接受。

很多人有興趣,想了解今次邱達昌退出,到底持股四年來,是否輸多贏少?我地即管計下數。

按邱達昌之前直接持有永升 24.5%,即是相當於有線持股 10.58%,約是 7.55 億股有線,按停牌前報 0.068 元,這批股分市值,實際只有 5136 萬元。

不過當中未計算,永升除了在 2017 年入主有線、之後在 2019 年 5 月及 2021 年 3 月先後進行兩次供股,其實亦發行了兩批10年期可換股證券,期間永升合共向有線注資約 13.71 億元。

按永升目前持有的有線寬頻股權達 43.22%,若悉數行使所持兩筆長期可換股證券,持股量最多可增至 72.29%。

所以今次鄭家純願意出資 1.48 億,收購邱達昌市值只有 5100 多萬股分,相信是計及這批可換股證券價值。

我粗略計算過,邱達昌多年來在有線的投資,連同供股及向有線貸款,涉及金額有近 3.35 億元。

經過今次出售股權,邱達昌出資三億多,最終變回 1.48 億,表面上是輸足一半,這盤生意是敗走了。

不過看有線今次的聲明,有部分仍然令人費解,包括鄭家純表明,無意於日後對有線的現有營運及業務作出任何重大變動,更不會直接管理集團業務,鄭家純只會讓目前全體董事於交易後繼續留任,相信當中會包括邱達昌本人。

因此今次有線聲明,仍然是由邱達昌以主席身分發出,而且只涉及股權變動,未有提及業務重組,包括之前市場盛傳會退出收費電視業務、日後只專注於免費電視。

到底未來邱達昌是變成一個名義主席,抑或會否再重組,恐怕要時間證明。

去年十二月一日,新聞部因為裁員處理不善,觸發「總辭」事件,由採訪組、中國組、國際新聞、編輯部及財經組,所有主管同一時間離職,這個在香港新聞史上前所未見。

之後新聞部重新招聘人手,據聞數目甚至超越裁員前(當然經驗相差很遠)。

其實早在兩年前,公司高層內部已經有討論,是否要將一直資本開支龐大、經營一直虧損,無法做到止血的收費電視業務結束,集中資源在免費電視業務。

不過邱達昌不捨得當時每月近千萬的訂戶收費(到去年全年媒體業務收入已跌到只有6.56億),反而大洒金錢同FOX 簽訂合約,提供額外增值服務,結果當然是蝕上加蝕。

有一件往事,當時首長趙應春仍然未退下,但批新股東已經急不及待想找人出手,為新聞部進行裁員。當時邱達昌叫我親自去辦公室見佢,目的明顯就是希望為新聞部找尋「劊子手」,負責進行裁員行動。

當然我沒有接下這個工作,當時只重申希望留在財經組可以幫公司尋找出路。我理解當時亦有一些新聞部高層被邱達昌接見,但大部分人都無意接掌這個「燙手山芋」。(當然之後有四人幫出手,但這已經是後話。)

邱達昌入主有線四年多時間,帳面上是損失了一半投資,不過就令很多有能力、有前途的新聞記者被迫離開崗位,新聞台的公信力大不如前,從這方面考慮、恐怕在某些人眼中,是成功完成了一些政治任務。

所以我信,邱達昌沒有輸。

原文刊於 財經拆局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