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廿一)卡拉OK年代:飛圖與我

2016/3/17 — 6:36

作者與飛圖MV的演員合照。

作者與飛圖MV的演員合照。

(91年,鄭伊健還未紅。鄭敬基寫了一首歌[Home Alone],與鄭伊健、蔡濟文三人合唱。我拍了這首歌的飛圖版MV。)

說香港的卡拉OK發展史,沒有人會否認當年飛圖葉志銘是一哥。

廣告

麗的電視年代有一套電視劇《變色龍》,葉志銘曾說,他才是變色龍;一門又一門生意,上上落落,掀起風雲,又歸於平靜。

1960年,葉志銘在西貢炒賣及租售遊艇,後做假髮銷美國,賺過百萬,之後搞石油生意,結果全盤虧損。70年代,以四萬元搞 BANG-BANG 牛仔褲,建立逾十億王國。他相信影視宣傳效果,76年成立BANG BANG電影公司,製作電影《跳灰》、《 狐蝠》、《茄哩啡》、《牆內牆外》、《天堂夢》、《文仔的肥皂泡》、《舞廳》等,1980年贊助TVB電視節目《Bang Bang咁嘅聲》,都是藉影視宣傳BANG BANG王國。 但沒幾年,BANG BANG周轉不靈,賣盤予邱德根。1981年東山再起,搞北海漁村獲利,再集資千萬搞橋咀島度假村,87年賣盤給粵海投資。之後又看準卡拉OK市場,成為娛樂事業龍頭。

廣告

李瑜因為監製《Bang Bang咁嘅聲》跟葉志銘稔熟,隨後幫他策劃卡拉OK視像製作。我由李瑜引薦,在跳槽亞洲電視期間,開始參與飛圖卡拉OK拍攝。

我參與的時間,飛圖已經推出了三隻卡拉OK鐳射影碟。第三隻影碟內有《血染的風采》一曲,這首歌原來是1987年陳哲作詞、蘇越作曲,為紀念1979年中越戰爭犧牲的人民解放軍而創作的,影碟推出時,正藉中國89民運,天安門廣場風起雲湧,《血染的風采》成為民運主題曲,加上64效應,該隻標示《飛圖8003》編號的鐳射影碟甫出便銷售超過一萬隻。當時卡拉OK鐳射影碟售價相當不便宜,港幣$800,飛圖單單一只8003就帶來超過8百萬收入。

初期拍攝卡拉OK鏡頭設計很簡單,唱卡拉OK的人不會對畫面有甚麼要求,他們只集中注意歌詞跟著唱,所以只要畫面燈光過得去,若不是找個外景場地一兩個演員走來走去,便是在黑/白佈景的小型錄影廠靠燈光營造氣氛令演員做些配合歌詞的表情,輕輕鬆鬆就賺取一首歌的導演費。最初一首卡拉OK的導演費是1千,後來飛圖賺錢多了,葉志銘很疏爽,把導演費加到5千,如果是MTV更有1萬。我拍的第一首是《卡門》,找來舞蹈藝員跳西班牙舞。

別人沒有要求,自己對自己也要有要求。況且,行行企企同一個方式拍攝,多拍幾次自己也覺得沈悶。於是,我開始為個別歌曲的內容編寫故事。故事的好處是,由故事帶引鏡頭,很容易構思分鏡,後期一些海外拍攝,我有工作在身不能隨隊,就寫好故事分鏡,將分鏡列表交給攝影師,按照我的描述拍攝,回來給我剪接便可。張智霖、許秋怡的《片片楓葉情》有一個新西蘭版本,我就是寫了分鏡列表交給攝影師拍的,效果跟我在現場沒有兩樣,當然這需要出色的攝影師配合。並不是每首歌都適合以純故事形式拍攝,或舞蹈節奏、或燈光效果、或舞蹈加劇情對剪、或鏡頭動態與故事內容交錯,我盡量做到每首歌都有不同表達方式,每首歌都運用不同技巧。其實是滿足自己多於博取老闆(葉志銘 / 李瑜)讚賞,因為這樣的拍攝過程很好玩,有甚麼比寓賺錢於娛樂更過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