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快樂時代 — 有線採主林妙茵 last day 感言

2021/1/8 — 21:25

作者 fb 圖片

作者 fb 圖片

【文:林妙茵(有線港聞組助理總採訪主任)】

(編按:作者為有線新聞助理總採訪主任,連計讀大學時在有線實習,服務有線新聞 22 年。上月有線大裁員當日,她和其餘四名主管級人員,向管理層遞上辭職信。今天是林妙茵在有線新聞工作的最後一天,以下是她給有線同事的 goodbye mail。)

其實我不太喜歡叫這裡做快樂新聞部,單單快樂二字,怎足夠總結這個地方?

廣告

不明就裡的人,以為這班人癲癲喪喪嘈喧巴閉,以為我們「為快樂而快樂」,賣弄別處沒有的輕鬆和自由。

然而,快樂是結果、不是目的。而且咬開是很多人的艱辛,有血有汗有淚。

廣告

快樂,是上下一心,只為把事辦好,每人都願多走一步,最終圍住電視,看一個比人家好、哪怕只是好少少的 CAST。

快樂,是明明心裡委屈,例如坐完電椅、給上司罵了一頓,然後內心深處又感激對方不保留把心得傾囊相授。

快樂,是出了錯,大家不是「睇住你死」,而是互相補位,上司無論多不滿、也撐住你先那股手足之情。

這種快樂,需要一班只以「專業好壞」為標準的領袖,帶領一代又一代肯學肯捱的後輩,一仗又一仗打下來,建立起多年的默契、厚重的感情,才釀得出來。

作者在有線的最後一天合照

作者在有線的最後一天合照

可能只有這裡,才會發癲到 book 個運動場,用賽跑來包裝政改方案,而又有記者肯陪我癲(或者被陪我癲),幾日內租場、借運動員、自己落埋場跑…

還有高鐵通車日,兩個記者坐高鐵、直通車鬥快去廣州...

不只追求「好玩」的,當時代需要時,我們「勇於悶」:複雜的一地兩檢、《國安法》每晚六七分鐘的教育觀眾...即使到我最後兩三個工作天,民主派大圍捕,我們除了風風火火的搜捕新聞片,還有心力和空間,用很多 air-time,還原初選來龍去脈,斟酌警方口中非法的、是不是就是非法。

用最適合的方法、講觀眾最需要知的事、問最應該問的問題:大概當一班人,很多時間著眼這些原則,很少時間著眼個人榮辱得失,經過許多許多年,有線新聞部才成為今天的樣子。

這既是我們的幸福,也是我們的不幸。

因為見識過這種心無旁騖,大概以後投身的職場,都會被比下去。

大家今後在不同的崗位、與不同的人一起、應付不同的挑戰時,可能會突然有些瞬間,閃現在 Cable 工作的片段。就讓我們緊緊捉緊這份溫度、速度、溫柔和憤怒,成為永遠珍惜的美好緣份。

感激各位的包容忍耐,這些年來,多多少少都有得罪過大家,今天都請原諒我做事太急燥。對各位記者,太苛刻的說話大家別記在心,我對你們的愛,已經完全體現在幫你們改故仔的心力上,「改得愈甘、愛得愈深」。

讓我有個美滿旅程、讓我記著有多高興。感激 Cable News,成就了我的快樂時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