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聞報道完,再會。

2020/12/2 — 10:02

有線電視新聞中心(資料圖片)

有線電視新聞中心(資料圖片)

「有線新聞部裁員,部分員工宣佈總辭」,全日下午各大傳媒都在推送新聞中心內部的最新狀況。當記者變成了新聞主角,多半不是好事。旁人搖頭嘆息,說道:「以後又少咗一個新聞台睇!」

負責寫故題的記者可會意識到,我們已經對「香港傳媒最黑暗一天」、「新聞寒冬」、「寒蟬效應」、「新聞自由已死」之類的描述難免感到厭倦。不但是因為能夠搬出來的詞彙早接近耗盡,還可能是因為明白到更黑暗的其實還未到來。倒不如靜下來,好好回想一下有線新聞代表甚麼,一些片段馬上在腦海內突發插播。

那年畸寶

廣告

一條藍色的 ticker 閃過,大概沒有甚麼新聞台的畫面設計能夠像有線般被爭相仿效,無綫新聞 台的始祖「TVBN」抄過、香港寬頻的「香港新聞台」也曾擁有類似設計。全盛時期,香港擁有五條廿四小時全天候廣播的新聞台,比人口多達 6,000 萬人的英國本土還要多出三條,卻只有有線第 9 台予人印象極深。千禧年,張寶華在人民大會堂讓江澤民說了句「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成為一時佳話。03 年美伊開戰,張宏艷在電視機前主持「最後通牒」環節,馮德雄夥拍吳曉東,分別在約旦和科威特直播「做扒」,後者後來還創辦了 FactWire 傳真社。有線新聞部感覺比其他台更懂得利用滾筒式播放的優勢,記者隨時直播現身解說,製造出來的臨場感成了轉台的衝動緣由。許多年以後亞視說要辦的「亞洲 CNN」,大概只有當年有線最接近做到。

一手掌握 有線新聞?

廣告

提起亞視並非偶然,千禧年易手後,親中的編採方向惹來批評。之後是無綫被中資入主,口號亦被戲稱成「是是旦旦」。這類轉變,一向有跡可尋,先是高層人事調動,然後是裁員或調整編採方針,理由通常是經營困難下的商業決定。是否以商業作掩飾,可觀察其決定是否符合商業利益。亞視親中使觀眾層進一步流失,而無綫維穩亦令年輕人羣起抵制。附屬九倉的有線在連年虧蝕下有人選擇接手,而入主的由投資者到新聞部高層都擁有亞視背景,一次可能是意外,兩次不太可能是巧合。從電視台利益角度出發,親中是不利收視的。但對於在中國擁有生意的傳媒老闆而言,電視台更似是為主要業務而設的副業,犧牲不賺錢的新聞部往往卻可撈取更多利益。有線新聞部員工質疑裁員欠缺標準和理據,然而問題根本在於媒體擁有者的利害關係和代理人背後的真正考量。一再問究竟,香港傳媒理應下定走出困局的決心,縱使再艱難,路始終要行。

其實裁員理據並非不存在,只差在能否說出口而已。被裁的包括《新聞刺針》全組和《有線中國組》的助理採主,兩個欄目皆是有線新聞台的皇牌。前者所做的調查報道類別是較敏感的一環,往往透過明查暗訪例如查冊發揮監察當權者的第四權作用,早前港台《鏗鏘集》編導蔡玉玲正正因為就 7.21 事件查冊而被捕,而日前有線記者在表明新聞用途後亦被屋宇署拒絕查冊。種種事件與《刺針》全組被裁進行比對,足以預估有關公共事務的相關報道將被進一步以各種方式進行打壓。同被開刀的中國組,曾報道李旺陽事件、烏坎村維權運動和 709 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主要優勢在於友台難以媲美的固定非輪換編制,資深記者得以擁有足夠人脈去做更具新聞價值和深度的故事。影響力之大,甚至在廣州亦有不少居民裝置機頂盒試圖收看。事實上,兩類新聞正正是以往通識課上最經常用作教學取材的資料來源。沒有出色的新聞專題,取而代之是更多官方框架下跟隨領導人和高官訪問的報道,配合通識科包括「今日香港」和「現代中國」兩個單元在內的大幅改革,增設國民教育及強制往中國大陸考察,長遠的客觀效果是製造世代之間的嚴重認知落差,透過傳媒和教育兩方面進一步削弱公⺠社會之間的連結。

走在現實最前線

香港傳媒生態的現況注定是多事之秋。以往香港記者飛往外國實地採訪的例子已經買少見少,當其他國家的電視台在世界各地設立分局並派駐記者向觀眾傳達世界觀的同時,身處國際大都會的香港傳媒連在港島設立直播室都倍感困難。環顧其他電子傳媒近況,Now 新聞台近期已發生將報道下架和更換節目主持等風波,日前新聞部亦接管 ViuTV 英文台由路透社負責的新聞時段。香港電台除了節目製作人面臨訴訟,廣播處長任期完結前後能否維持港台約章中的編採自主仍然是疑問。不過,面對種種逆境下我們或許至少有三件事可嘗試做。(1) 加強全⺠媒體素養(Media Literacy),即使有線新聞的品牌殆盡亦不等同世界末日,接收資訊並非只建基於相信指定媒體,更重要是具備自主思考和辨別真僞的能力應對隨時改變的報道方式。(2) 繼續參與公共領域(Public Sphere),在政府干預和私人領域之間把握有限的言論自由和網絡空間,例如繼續討論本港以至中國的公共事務,確保社會對新聞媒體的議題設定有一定影響力。(3) 善用國際戰線,研究其他方案突破本地採訪限制,例如白俄羅斯的網絡媒體 Nexta 利用 Telegram 匿名收集報料來源,再由身處國外的編採團隊負責,其去中心化(Decentralisation)的運作模式可作為必要時繞過新聞審查的應對方法。

維港兩岸今年見證變改,曾經日夜播放有線新聞的銅鑼灣時代廣場大電視早已改為播放戶外廣告,同樣以往轉播開有線新聞的尖沙咀海港城大屏幕近月亦已隨聖誕燈飾上架而悄然落幕。那條對有線新聞忠實觀眾而言十分親切的藍色 ticker 已經染了紅色,不過捍衛自由呼聲仍不絕。「走在事實最前線」是否從此成為絕響尚在未知之數,有離開有線的記者則在社交媒體上載黑白色的新聞部照片,附註寫上「回不去」。也許今日少了一個新聞台可以嘗試轉台,但假如少了一個香港,回不去的又會是哪座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