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8/28 - 11:24

時代就是這麼壞 — 當有線新聞步向亞視永恒

作者網誌圖片

作者網誌圖片

有線新聞三位工程主管老臣子遭即炒,幾百記者編輯員工與舊同事聯署質疑新領導層。外界也許不太理解,幾位「工程」有什麼大不了?

電視新聞是 team work,「夫添」採訪隊,除了車長,記者、攝影記者,具規模的電視台還有工程人員。在突發新聞中,他們負責直播及傳送;在衝突場景中,他們在攝影記者身邊護駕;靜態新聞,他們負責收音燈光。新聞採訪隊伍中,工程是一同出生入死的手足,記者忙亂中的強大後盾與定海神針,他們默默在鏡頭背後工作,沒多少觀眾會察覺他們存在;如果電視記者有光環,工程就是在背後默默耕耘的無冕皇帝。(此 post 圖文並茂介紹

廣告

行內術語,他們的專業叫 ENG,其實並非「工程師或 Engineer」意思,是 Electronic News Gathering(電子新聞採訪)的簡稱,源自七十年代。香港最初的電視新聞畫面,用菲林拍攝,可以想像,因為菲林每秒鐘都是錢,不能拍得長,而且採訪完還要時間沖曬,亦不可能現場直播。電子新聞採訪技術出現後,改變了新聞面貌,工程人員可以用微波,甚至配合衛星傳送影像,不用「人肉走帶」,機動快速,令現場直播成為可能,把觀眾帶到各種災難、衝突、議會暴力現場,同喜同悲同呼吸同命運。背後的技術大師,就是 ENG。

還記得工程的一些絕技,例如在密集巨廈之中找尋空隙與玻璃幕牆的反射角度,務求把微波信號射到各區山頂發射站,位置要準繩,也要方便記者工作和傳送片段。直播時候,混亂喧囂市民圍觀之中,ENG 負責確保訊號飽滿、保持與控制室溝通,一切流暢,小事如咪高峰有無電、察看直播時四周人群有無癡漢等,都是他們的工作。

時代轉變,ENG 亦一路與時並進,網絡傳輸成為可能之後,工程人員要思考如何在網絡封鎖、網速緩慢的落後國家,用電腦或電話傳送片段兼做直播不會起格變型斷線。這些煩瑣而專業的細節,有了稱職又一路累積經驗的 ENG 團隊,記者可以專注內容,心無旁鶩。

曾經活在「快樂新聞部」的有線記者們最不忿,正是公司二話不說手起刀落,沒有商量,不珍惜員工,不當他們是寶貴資產,一個二個只是用完即棄的工具。

還只是不久前,有線新聞在傳媒行業內,公認是做新聞的樂土。有線新聞部記者內部聯絡的 WhatsApp 群組,取名「快樂新聞部」,不少記者同意這個稱號名副其實,他們以「快樂新聞部」自豪,大家工作坦誠真心,不會勾心鬥角。縱使不少記者抱怨工作繁重、人工偏低、人手缺、主管要求高、心理壓力大;大部分人都同意,有線一向是認真做新聞的地方,大家有爭拗,也只是為了做好新聞。記者編輯們每朝構思是日新聞角度,一同追尋關鍵線索,團隊合作在街頭奔走追新聞,都是有線記者的美好回憶。

有線新聞大地震,撤換新聞主管換新人再突然即炒三名德高望重的工程部老臣子,終於激起記者公憤,罕有具名聯署質疑管理層。有線電視財務總裁郭子健發稿,稱調整架構是「強化新聞部」,管理層對各部門包括新聞部人事架構有「決策管理權」。

「決策管理權」五字,可圈可點,傳媒同業深明,老闆操控傳媒機構人事任命的決策最高點;人變,新聞之質亦變;閂水喉,亦代表新聞質素難以為繼。

裁員先斬工程人員,綜觀其他大台經驗,提防有陽謀:

  1. 人手減少,記者與攝記往往要兼顧更多技術細節,一身兼多職,做死你,自然行動較慢、減少靈活、磨滅新想法。秉承香港社會陷落規律,這些都是老闆樂見的:做事最緊要平庸、不要太過醒目、不要做出頭鳥,人有我有、人云亦云,擦鞋擦得好,才是生存之道。最新例子,有新任新聞主管最關心的事情,就是下屬出鏡時,有沒有穿黑衣
  2. 減少工程人員,即是減少了直播靈活性,資源缺乏下,代表上級主管有更大權力安排採訪優次,「重要場合」如林鄭見記者,自然要直播,民間什麼記者會,就說資源不夠,得過且過。
  3. 少了工程人員,新聞傳送速度較慢,妙事。或許有人問,電視新聞主旨,不是要快嗎?對不起,這時代早已不談「要快要準」,「快」有時候代表老闆未有機會定個神來政治審查,新聞速度越快,政治上越危險,很多老闆只是追求安全,並不追求卓越,更不想見到任何令西環不安的內容。

要控制新聞內容,透過結構性的「決策管理權」,影響廣泛,滲入骨髓,不用著眼於某一單新聞如何處理,結構要位的人事更迭,正是操控過程的重要一筆。

聞說往日九倉大老闆吳光正經營有線電視時,把這家電視台當作「社會企業」,有線電視年蝕億元,都是地產大亨一兩座豪宅的價錢。資本主義下的商業機構,老闆就是獨裁者,坐擁「管理決策權」,操財權與人事生殺大權,所謂新聞自由,很多時只是老闆一念之仁。

商業運作大道理下,一間公司不賺錢,難以持續經營,而新聞部往往是賺取名聲而不太能賺錢的部門,老闆身為出資者,常常一聲重整架構或善用資源,就可以手起刀落,一聲公司擁有「管理決策權」,就可以為所欲為。但是手法太粗暴的話,會引發反彈、折損士氣、自削公信力,自掘墳墓。

時代就是這麼壞,有些老闆,就是要粗暴,要自殘,就是要損你士氣。有線新聞走上亞視永恆之路,但願,管理層的忠誠勇毅,是向專業忠誠,不是向主子叩頭時忠誠;所謂勇毅,乃監督權貴時勇毅,不是對下屬開刀時英勇。


拙作《二十道陰影下的自由》詳述以「決策管理權」操控新聞之「結構性審查」方式,剛加印第三刷,各小書店有售,請支持。

 

相關文章:
請為立場姐姐的專業直播鼓掌
【惡法日誌】如何摧毀一個新聞部
操控就在陽光空氣中
下一站天國(新書自序)

(此文部分內容原刊於《蘋果日報》論壇版《明報》副刊,此乃合併加長版。)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