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名有線記者:有線高層,你地嘅講法說服唔到我

2020/8/23 — 23:44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文:Cow Wong】

(編按:有線新聞近日接連有人事「地震」,三名工程部資深主管日前被解僱,即時生效。逾 230 名新聞部員工,包括港聞全體採訪主任、記者,中國組全體記者等,昨日(22 日)向有線寬頻主席邱達昌、財務總裁郭子健發公開信,對三人被解僱感「震驚、不解,甚至憤怒」,要求公司停止不合理人事調動。本文由有線新聞節目《新聞刺針》一位記者所寫。)

「你地有咩問題,可以 raise 出嚟,或者直接入嚟我間房同我傾都得。」新聞及公共事務副總經理謝燕娜如是說。

廣告

「我地都係一樣。」兩位新聞總監李臻、陳興昌亦有附和。

呢兩句 bite,係新聞部三位新老細第一日上任,開早早會時實牙實齒咁講,原句抄錄。之後同港聞、《刺針》嘅見面會上,亦都有多番強調,要多啲溝通。

廣告

星期五下晝,傳嚟工程部三位阿頭被炒一事。作為記者,去問清楚發生咩事,係天職。估唔到換嚟新任新聞總監李臻一句:「你咁樣好 X 無禮貌!你識唔識基本尊重?!」

利申:當時門開住,入去之前亦都有敲門。

試問係邊個講過,有咩可以直接入嚟傾?

如果咁樣「敲完門衝入嚟」係冇禮貌,咁平日扑咪係唔係唔應該嗌 Q?做衝突嘅時候,警察、示威者都會阻擋我地採訪,係唔係就咁企定定喺度?鞠個躬問可唔可以影,對方唔「批准」就走?

又,咁樣粗暴炒開台元老,你地唔去問管理層「識唔識基本尊重」?(定其實你地有問,我地誤會咗你?)

我話,我地係做新聞的,係咁直接,唔好意思。兩位總監又異口同聲話:「我地都係做新聞的。」

既然如此,點解我問兩位「點解會有咁嘅人事變動,係咩原因」,兩位可以答「唔清楚,唔會干涉其他組事務」?雖然工程部現時編制獨立於新聞部,但無工程,新聞根本廣播唔到,炒工程部三個阿頭點會唔關新聞部事?不能干涉?

如果有疑問,作為一個新聞工作者唔係應該去問問題,搞清楚發生咩事咩?如果出面其他公司「地震」,我地寫稿,可唔可以話「唔清楚,唔干涉其他公司事務」輕輕帶過?

一方面,總要有個說法。另一方面,同樣為做新聞的人,有冇盡到自己責任,盡力去搵答案?

如果冇,何來「做返好啲質素」?(李總監第一日坐落嚟咁講)又,Cable 本身係唔係好失禮你?

再者,李總監一句:「乜《刺針》都要 feed 帶嘅咩?」同樣令人震驚。

電視新聞係 teamwork,係大學時上堂老師講嘅第一句;所有崗位的同事,缺一不可。做《刺針》,好多放蛇、偷拍道具,都係由工程包辦。更何況,《刺針》唔只做故仔。去年衝突現場,都有《刺針》同事採訪身影。去年七一當日,我同另一《刺針》同事意外被困立法會,同我地並肩作戰,將立法會裡面警方防線之後畫面傳返公司嘅,正正係一位工程同事。

震驚個位係,原來喺閣下眼中,工程部 = feed 帶(將畫面傳返公司)而已。如果不了解工程部運作,可以參考港聞同事圖文並茂的詳細解說。但唔係一句:「總之唔會影響新聞部運作。」

高層們前一句說「未清楚」成件事,立刻就拋出一句「總之唔會影響新聞部運作」,是不負責任的,亦難以令人信服。

二百幾個同事聯署後,管理層一封回應,同樣令人難以信服。

「恆常架構調整」、「人力資源檢討」係咩意思?如果要節省資源,點解原先嘅新聞部主管,一個馮德雄搞掂,要換來三人 — 謝燕娜、陳興昌、李臻?而且要勞師動眾,將 admin 房騰空裝修,來迎接盛傳會加盟的許方輝?

喺管理層眼中,炒人只係數字,「有線電視亦已按照勞工法例作出合理和充足的補償」;但其實被炒嘅三位工程,都係有血有肉嘅人。對唔少同事嚟講,仲係曾經喺伊拉克、喺地震現場,literally 出生入死嘅好兄弟、好拍檔。

我年資尚淺,冇經歷過同三位大佬並肩作戰嘅日子。但喺去年反修例衝突現場,我唔只一次見過佢地三個。唔只係探班,有時仲會落手落腳。

幾位新聞部新貴、有線管理層,你地知唔知僱淚彈、水炮車係咩滋味?當你口水眼淚鼻涕直流、全身感覺俾火燒嘅時候,作為新聞部一員,我地仍然首先確保畫面出到街,工程絕對功不可沒。

有線新聞做得好最核心的地方,唔係有聲有畫有 bite 有扒,而係講人話。要講人話,首先係對人嘅尊重。每一個新聞部同事,首先係一個人,而唔係純粹係員工、資產。

或者喺你地眼中,唔郁 editorial 同事,就唔會被口誅筆伐,損害「新聞自由」。但再重申一次,電視新聞,係 teamwork。有線新聞嘅光環,唔係你坐咗落嚟就自動會戴喺你地頭上。

位置係一時,做人係一世。我作為一個記者,作為一個人,冇理由不公義的事情在我眼前發生都唔出聲,我問心無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