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網誌:https://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s://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Patreon 頻道:https://www.patreon.com/pazu

2020/7/7 - 16:40

標題黨誤導之嫌

資料圖片,來源:visuals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visuals @ Unsplash

《HKFP》在 2020 年 7 月 5 日刊出了一篇獨家報道,撮要三點:

  1. Telegram 告訴《HKFP》,暫停向香港法院提交香港用戶的資料。
  2. 本來按 Telegram 的私隱協議,如有法院命令確認該人與恐怖活動有關,他們可以會把用戶的 IP 地址及電話號碼交給當局。
  3. 近來越來越多人使用 Signal。

然後當《Unwire》轉載該新聞,大字標題寫道〈Telegram 暫拒香港政府披露用戶數據ㅤSignal 條款:會就政府要求提供資料〉,卻有明顯的誤導之嫌。

有誤導之嫌的報道(《Unwire》報道截圖)

有誤導之嫌的報道(《Unwire》報道截圖)

廣告

《Unwire》文章的意思,一下子變成是:

  1. Telegram 暫拒向港府披露資料
  2. 但 Signal 會向政府提交資料???

兩家公司原本的用戶協議,都聲稱會向當地法院提供資料,《HKFP》只確認了 Telegram 會暫拒香港法院的要求,卻沒有同時向 Signal 查詢過最新針對香港情況的取態。

《HKFP》原文提到 Signal 時,本來只是輕輕一句提到很多人用 Signal,但當《Unwire》轉載時,其標題卻一下子把意思扭曲成 Telegram 暫拒向香港政府提交資料,但 Signal 會就政府要求提供資料。

看到中間的問題嗎?

標題裡轉述 Telegram 的取態,是他們就著香港最新情況向《HKFP》發出的聲明。而同一標題裡轉述 Signal 的做法,卻只是該公司用戶協議裡一般的陳述,當中根本就沒有嘗試了解 Signal 就香港情況會有甚麼最新取態。

雖然《Unwire》的內文後來又說:「不過,Signal 條款亦有列明『會就政府執法機關要求披露用戶資料』,更未有指明會披露甚麼資料,但該企業會公開其處理政府要求的記錄,而對上一次被要求提交指定用戶資料時,只交出了用戶註冊日期以及最後上線時間。」

而《Unwire》寫出「只交出了用戶註冊日期以及最後上線時間」這句話,正是引述了美國維珍尼亞州東區聯邦地區法院發出傳票一事,但《Unwire》沒有把事實交代清楚,因為 Signal 不是純粹「只交出了用戶註冊日期以及最後上線時間」,而是他們根本沒有保留用戶其他任何資料。

讀者沒有好好細閱內文,雖然是讀者閱讀理解上的缺失,但 Unwire 採用的標題,明顯有誤導之嫌。

而 Signal 在 Twitter 上有轉載《HKFP》的新聞,並稱:「We’d announce that we’re stopping too, but we never started turning over user data to HK police. Also, we dont have user data to turn over.」(我們也會宣佈停止,但我們一直沒有開始向香港警方交出用戶數據。而且,我們也沒有用戶數據可交。)

之後我寫了一篇文章,提到 Signal 的 zero knowledge 的操作方式,但見仍有不少人因《Unwire》的文章而質疑 Signal 是否安全。

這就是標題黨誤導的威力。

 

作者 Facebook /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