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難現場

作者攝

有這樣的一句話:災難發生時,人們爭相遠離災場,只有三種人會往人潮的相反方向走,就是警察、消防員,和記者。

國安警察把利劍指向記者,《蘋果日報》五名編採高層被捕,他們明知兵凶勢危,仍然堅守三剎位,不離不棄。副社長陳沛敏說:做記者職業病就是,有災難發生,你好想靠近現場,現在香港就是最大現場。

大難臨頭各自飛,剛舉家遠飛的朋友繼續報告,女兒所讀的傳統名校一班,開學有三十六人,考試前最後上學日,只剩十七位同學,學期還未正式完結。

走或留,每個人有自己的理由;當記者的,有多一個理由要留下。記者本能,滲入骨髓,就是要逆流向災難中心走,汶川地震時他們踏破鐵鞋餘震中走向震央,福島核災人們速逃他們買機票奔赴核洩漏現場,香港的衝突他們站在汽油彈與催淚彈中間。

你當然可以躲在辦公室看現場直播、可以上網搵料,都只是隔山打牛,隔著幾個時差。裝備好自己,留在現場,才能靠近真實,嗅到氣味,撫觸時代脈搏。

香港今日,馬照跑樓照炒,昇平假象,遍地是災。《蘋果日報》與香港電台是傳媒重災區,律政司與法院則是法治的震央、教育局則是教育界海嘯推波助瀾的黑手。

國安法下,我們正目睹一場災難,一場人權災難、法治災難、教育災難;每天在電視新聞上看到的嘴臉,是一場美感災難、邏輯災難。

我明白了為何自己不想走。

 

相關文章:
《蘋果》創刊號社論:我們屬於香港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 夜〉
作者網誌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