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發掘真相的代價

2020/12/1 — 23:27

圖片素材來源:有線中國組 Facebook

圖片素材來源:有線中國組 Facebook

對於有良心的人,生活在香港很痛苦。

荒謬成為了日常,像癱瘓但仍有知覺的人,在病床上受盡折磨卻無力移身,更苦無反擊之力。

今天,有線《新聞刺針》全員被裁,唇亡齒寒,其餘新聞部亦多人集體請辭。

廣告

這個時代,任何威脅到威權的東西都要被拔除。真相太危險,刺針太銳利,是以泱泱大國田連阡陌,卻無立一根刺針之地。

近幾年,大家對記者多了一份尊敬,不單因為前線越加凶險,而是在蠻夷之地,發掘真相的代價越來越高。《刺針》和有線中國組是近年一手負載起整個有線電視的王牌,是因為大家開始明白偵查式報導(investigative journalism)的價值。

廣告

不單是教科書第四權理論的那些價值,而是切切實實,影響整個國家人民命運的利益。別說其他國際轟動的新聞如巴拿馬文件、汶川地震、李旺陽被自殺,只是香港,近幾年的圍標貪污、囤地套丁、假博士專題、7.21 專題、武肺專題,都已值回票價。

關於新聞自由,2017 年的電影《戰雲密報》(The Post),寫的便是 Katherine Graham 和一眾記者在權貴壓力之下保持記者專業的故事。

Graham 本來就是很傳奇的故事。她本來出身富貴之家,從無工作經驗。父親死後,《華盛頓郵報》由女婿接掌,但後來他精神出了問題,1963 年吞槍自殺,於是她 — 一個 46 歲,生於富貴、二子之母,本來可以賣盤套現然後安穩度日的中年女人 — 臨危受命,接管了這個上下千人,預備上市工程的《郵報》業務。

正值上市之際,《郵報》收到了一連串密函,舉報關於美國政府在越戰中的殘酷罪行。

那時候,公司不但受到政府、股東、工會壓力,還有法庭對公開此類文件的禁制令,所以公司董事局、法律顧問一致建議不要公開密件。如果只考慮商業和法律角度,根本完全沒有任何理由去做。

但是事關重大,牽涉龐大公眾利益,Graham 力排眾議,公開了文件。

歷史結果也判她無罪。聯邦最高法院以保護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為理由,宣布《郵報》勝訴。

歷史上很多轉捩點,都是由個體的一念之差而成。如果 Katherine Graham 不為秉持某些道德價值,根本可以繼續當富二代社會名流,當年不會有尼克遜水門事件,今天也未必又《華盛頓郵報》。

驅動記者工作的,既然不可能是只有萬餘港幣的薪水,那就只剩下心中對真相的執著,和對新聞專業的尊嚴。

有線的墮落,早不是香港第一宗,也不會是最後一宗。這是時代的哀歌。癲佬鄭重向記者朋友致敬。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