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最後一次超速寫名釆

2021 年 6 月 23 日晚上,《蘋果日報》印刷廠印刷於翌日(24 日)最後一天發行的《蘋果日報》。

今日(6 月 23 日)三點幾近四點,電話響,一個聲音有點像走火警的「O3」打來:「最後一日出報紙喇,你如果想告別要快啲交稿喇!」

她說得急,我未聽得明:「你意思係星期六篇稿早啲交定聽日最後?」

「聽日最後,之後冇㗎喇,你告唔告別,會開多一版名釆」,說得很急很急。我問「咁幾點交,幾多字?」

「5 點,冇你平常咁多啦,幾百啦」。好明顯,一切非常突然。我都感到那種兵荒馬亂。

一睇,哇,剩得差不多一個鐘,要交出一篇告別文。

「好,即寫!」然後她 text 來「800 字」。即刻發癲咁諗講乜好寫乜好。(仲要此時《立場》記者 J 打來想做訪問,遲啲先啦大佬,趕尾班機呀)

第一次超速寫完名釆,
第一次寫稿似走難,
第一次交完稿冇同編輯對稿執漏。

寫字似俾大白鯊追 Time’s up Pens Down。

倒數,像打到嚟。

儘量希望說來得及說的。

不過,總覺得這不是最後一篇。「別了依然相信,以後有緣再聚」。

然後見有《蘋果》舊生會同學在面書說,她把這視為「暫別」,「十年廿年或更遠」冇人知。

她唱的是你離開了卻散落四周。

最後一夜,大批人自發走到報紙辨公大樓外,人潮塞得滿滿,大叫「加油!」、「多謝你哋呀!」、「多謝肥佬黎!」

我想,你應該非常自豪,睇吓今晚香港人如何送別《蘋果》!

 

#告別篇自己睇報紙啦
#很久沒有不用寫稿的星期六了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