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眾送來的仙人掌收音機

圖:作者博客

有《自由風自由 Phone》的長期聽眾,送來這部「仙人掌收音機」留念,說我做主持好「巉手」,似仙人掌。

「巉手」,主持應該如是,我以為自己做電台烽煙節目一向如此,鋪陳事實,帶引討論,過程中要保證資料不出錯,也確保節目中其他人的評論要基於事實、推論要對確。縱使自己有意見,但在節目的角色設定,主持的意見不重要。不過,若有人發表評論時基於誤解、片面事實,或推論邏輯有謬誤、顧左右而言他、避重就輕、理據不清晰,主持的責任,就要反問、追問、澄清。

有時因自己準備不夠好、思路未夠清晰,讓一些似是而非、偏頗失實的資訊污染大氣電波,我會感到慚愧、自責,對不起出糧給我的香港人。

仙人掌,我喜歡,它不用太多水、不用太多養份,已可以生存。仙人掌生長很慢,我家有一盆仙人掌,是在雨傘運動清場時在佔領區花圃檢回來,多年來仍然是老樣子,沒有變過。

這些年來,我覺得自己都在做同一樣的事,靠近現場,留到最後,一直站著觀察。站著站著,發現前面的人群,有人身處牢獄、有人遠走他方、有人退得很遠;我沒有做過什麼驚天動地的事,只是站在原地,繼續靠近現場,繼續寫些不合時宜的字,只是,站在前面的人愈來愈少。

從去年農曆新年,香港電台規定直播室內所有人都要戴口罩開始,我每次節目開場,都會說「戴著口罩的區家麟同大家主持自由風自由 Phone」,等待終有除罩相見的一天,期盼回到正常的日子。三個月過去,才發現只是疫情開始;半年過去,知道戰役漫長;一年過去,我知道限聚令是永恆,我知道我不會等到在香港電台除罩的一日,我知道新香港電台不會容得下我。

告別香港電台,我傷感,不是為自己,是為了香港電台,為香港。

從命的官僚,全力摧毀香港固有價值,擊殺公共廣播,盡用行政權力為所欲為,消滅不喜歡的聲音,用香港人的錢,同香港人作對。這就是新香港電台,這就是新香港。

各位朋友,你們的祝福、關心,我都收到了,未及回覆、掛一漏萬,請見諒。在《自由風自由Phone》節目,我只是微不足道的小小兼職主持,我所承受的,只是其他香港電台人員的萬一。

謝謝大家的錯愛與關注,我懇請大家,不要忘記香港電台的遭遇,《鏗鏘集》、《鏗鏘說》、《視點 31》、《議事論事》、《頭條新聞》等等節目,被殺、被架空、遭改頭換面,而且只是一個開始。記者不容許做自己的專題故事,生怕失控,個別人被針對、被迫辭職,「新香港電台」主宰行政權力,以「泄密」作恐嚇,以政府鐵飯碗相逼,恫嚇員工不准發聲;而大部分媒體同業,或敢怒而不敢言,或主管早已變色現形,對一切荒謬與不公已不再報道,甚至落井下石。

也懇請大家,若財力許可,請盡量支持你信任的網絡新聞媒體與仍然在努力不懈的自由記者。媒體沒有了大台,每個人都是大台。

我喜歡仙人掌,它不會隨風搖擺,也不傷害人;無論是晴是雨,它只是堅毅不拔,繼續站直。

 

***   ***   ***

 

相關文章:

一場華麗的告別

當紅線變成紅海

 

 

原刊於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