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8/27 - 0:33

請為立場姐姐的專業直播鼓掌

《立場新聞》前記者何桂藍

《立場新聞》前記者何桂藍

於是,我又重新看這直播片段一次,7.21《立場新聞》元朗襲擊事件的直播,單是 FB 平台,有超過五百萬點擊。因為警察抬出新論調,不點名明示暗示指控這次直播,為了看清楚警察的指控是否有理可據,我認真地看了一次。

證實,香港警察含血噴人、信口開河、顛倒是非的本領,又大有進境。

廣告

又證實,前《立場新聞》記者何桂藍,處變不驚,出奇鎮定,混亂中堅持客觀報道,倒地後爬起來繼續直播,驚魂未定時不忘提醒過路人危險,堪稱新聞教材。

警方指控直播三件事:一,直播鏡頭只指向「單邊行為」;二,旁述令人誤會現場是「無差別襲擊」,是不正當描述;三,警察描述事件再起衝突時,特別指「有穿反光衣女子行出閘外遇襲,事態急劇惡化」,暗示混亂由(立場新聞)記者做成。

直播鏡頭只指向「單邊行為」?

首先要破解一個警方常掛在口邊的誤導言論,就是媒體的鏡頭常指向警方,捕捉警察(的不當行為),而不指向示威者。當然這是錯的,眾多示威者縱火、堵路、私了的片段,還不是傳媒所拍?

傳媒的鏡頭為何會指向警察或白衣人?你看足球賽,當前鋒進攻時,鏡頭當然對準攻門的球員,難道鏡頭對準龍門看他準備如何撲救防守?鏡頭對準有動作的一方,這是自然而然的動作。當夜白衣人帶齊木棍竹枝,蠢蠢欲動,鏡頭指向白衣人,有何稀奇?

況且當日《立場新聞》的直播,亦有拍攝閘內市民的動作,也拍攝到有人擲樽,旁白(0144)亦有指出,閘內有市民向外擲水樽,鏡頭並非單指向一方,指向白衣人較多,因為白衣人武器多、動作多、行為激烈得多。

旁述令人誤會現場是「無差別襲擊」?

最關鍵約半小時的旁述,記者從沒有說過「無差別襲擊」,她的描述,都是畫面上看得到的,例如「攞住木棍攻擊市民」(0000 段)、「向市民揮棍」(0144 段)、「伶住木棍同竹枝,不斷向閘內的民眾襲擊(0638 段)、「攞木棍同雪糕筒、打列車入面市民」(1347 段)、「列車入面,男女老少……」(1524 段),這些描述,皆屬平鋪直敍,畫面亦可見,何來不正當描述?

況且,最後從不同新聞片段看到,被打的有孕婦、記者、跪地求饒的人、早前在市區路過背部被打至傷痕纍纍的廚師,難道還不算「無差別襲擊」,難道還是「勢均力敵」「旗鼓相當」?

事件因為記者行出閘外遇襲,事態急劇惡化?

警方此番論調,可謂顛倒黑白。翻看片段(0728 段),當時大部分聯群結隊後退,記者亦出了閘,但靠近閘邊,聽不到有說什麼、也看不見有大動作,當時亦有其他閘內的人出了閘觀望,突然穿粉紅恤衫的「西瓜阿叔」突然轉頭奔前,揮動類似竹條物體,襲擊閘內的人,初時他的襲擊目標不是《立場新聞》直播記者,但他看見有人在攝錄時,轉身抽擊《立場新聞》記者,何桂藍亦應聲倒地。之後,更多白衣人走回頭,畫面見到四周有白衣人拳打腳踢。

整個過程很清楚,事態急劇惡化,是有人大開殺戒動手,與記者行出幾步無關,當時很多人走出閘外,無追得貼,亦無大動作,情況惡化是因為白衣人回頭打人,繼而追上月台,當中曾有人舉傘或開水喉保護自己,攻擊性不大。

整個直播重新看一次,還有很多記者直播的細節,值得一書,甚至成為新聞教材。

立場姐姐何桂藍第一次倒下之後(0745 段),沒多久爬起來,繼續拍攝,再被打,又倒下(0825 段)這次時間較長,二十多秒,然後又再爬起來,繼續直播,不屈不撓的意志,令人敬佩。雖然喘著氣,明顯驚魂未定,但沒多久,又繼續直播旁述,冷靜清晰,而且很清醒地站遠一點,繼續紀錄。

請記住,7.21 這些片段,今天我們每個鏡頭都非常熟悉,但發生當下,無人能夠想像地鐵站無差別亂打人此等事情會發生在香港,更何況親眼目睹、更遭人圍毆,然後繼續不失客觀地繼續報道。

全個直播中,記者不只平實報道,更於引述一些並非自己親眼目睹的事情時,特別強調訊息來源,例如有關究竟有沒有人報警時,記者多次提到是在廁所救助最早衝突女傷者的救護員所說,有人早已報警,《立場新聞》記者在直播中,多番強調是救護員口中得來的資料(0420、1425、2210 段)。此做法符合一般新聞報道基本做法,若自己未能查證而訊息重要需要說時,最少要告訴觀眾消息來源,由觀眾判斷有多可信。

直播之中,若遇上迎面而來一家大小,直播鏡頭會避開,記者會暫時放下身分,警告人此地危險,要盡快離開;認真報道之餘,不失關懷,更是難得。

本來,一年前的衝突,若政府肯妥善處理,認真面對錯誤,來一個獨立調查,問題早已解決,香港或許早已回復正常。然而香港警察,再一次示範其顛倒黑白的能力,一年以後,處心積累想消滅眼中釘,不只誣衊記者、更打倒昨日的我,改變警察到場時間的計算方法,又認為這是兩幫打鬥,「勢均力敵」,無視白衣人一早已在元朗集結,無視白衣人衝上月台毆打車廂內的平民百姓,無視自己一早收到情報卻從來無法解釋完美配合的無警時份,妄圖一年之後享受權力的快慰,盡開管治機器,要重寫歷史。

幸好,現場直播錄影俱在,否則有一天網絡全部遭審查、電視台有一天全部變成 CCTVB,到時,六四就沒死過一個人、7.21 就是林卓廷帶領黑衣暴徒攻擊元朗鄉紳了。

請珍惜刻下仍然敢言的媒體、珍惜仍可鋪陳事實的機會、珍惜能讓人分清對錯的言論自由。

(利益申報:本人為長年《立場新聞》博客、義工、雞碎咁多贊助人,和何桂藍有幾面之緣,並不熟悉。)

 

相關文章:
【惡法日誌】如何摧毀一個新聞部
7.21 半年:兩個辜負自己的罪人
警方系統性不作為:務必廣傳的元朗黑夜紀錄片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