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秉權

【特稿】「私隱」為名收緊多項查冊要求 香港未來還有偵查報道嗎?

有份製作港台《鏗鏘集》7.21 專題報道的編導蔡玉玲昨日( 3 日)被捕,被指因在節目中運用查閱車牌所得資料,涉嫌作出虛假陳述。事件除令公眾續關注 7.21 事件,亦有揣測指,政府有意「沒收」傳媒在偵查報道中的各項工具。《立場》整理下,發現近年多個公開資料登記冊的查閱要求被收緊,當中出生及死亡登記、婚姻登記,傳媒已經無法再查閱。有現職偵查記者指,一些過往「好爆」的偵查報道,可能成為絕響;亦有新聞系講師坦言,香港記者未來「要有喺大陸做嘢嘅心態」,事事小心,避免被當權者借題發揮。

蔡玉玲因查冊車牌時涉及虛假陳述被捕,是首名因查冊被捕的新聞工作者。現時查閱車牌必須聲明用途,三項用途分別為「進行法律程序」、「買賣車輛」及「其他有關交通運輸事宜」,沒有與學術研究或新聞報道有關的選項。翻閱資料,車輛登記的查冊申請表在去年曾改動,把原有的「其他」一項改為「其他有關交通運輸事宜」。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則向《立場》表示,改動時已有疑問,「唔知想點」,但「而家就知」,認為政府是處心積慮更改查冊要求,令傳媒無法藉此偵查。

記協:若政府全面開戰,能做的有限

除了車輛查冊,其他公開資料查閱近年亦有被收緊跡象。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去年 10 月,曾入稟司法覆核,要求禁止披露選民登記冊中載列的姓名及地址資料。當時員佐級協會曾指,是為了避免警員及家人被「起底」。雖然其後高院上訴庭裁決可供候選人、新聞機構和政黨查閱,但同時表明公開登記冊會侵擾私隱。

楊健興坦言,未來傳媒的工作一定會越來越難,雖然記協會從所有渠道保障採訪權利,但「如果政府要全方位開戰,傳媒能做的事有限。」

婚姻登記、出生死亡登記已「封殺」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於 2018 年 1 月上任,但旋即被指在屯門海詩別墅的獨立屋僭建,更被揭發與「鄰居」,工程師學會前會長潘樂陶事實上是夫婦。當時傳媒翻閱婚姻登記資料,發現 2 人於 2016 年 12 月 29 日登記結婚,進一步發現主婚人可能是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男方見證人則是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

現職偵查記者 Kyle(化名)解釋,查閱出生死亡登記、婚姻登記,有助核實公職人員配偶及子女的身份,特別在監察官員處理政策時會否與家屬有利益衝突,尤其關鍵。他舉例,當政府出招壓抑樓價措施,記者通常會調查處理政策的官員、行會成員,其本人及親屬在出招前會否有物業買賣。

但入境處於 2019 年 10 月收緊查閱,若要查閱出生證明需獲當事人同意,或向入境主任申請,入境處表示,改動是基於保障私隱。而新聞機構並不屬豁免範圍之列。Kyle 說,如果官員沒有公開配偶、子女的身份,傳媒再難以透過查冊,核查其親屬的身份,變相阻礙調查官員親屬財產、以及持有甚麼公司股權等利益狀況。

政府曾提出收緊公司註冊查冊

雖然各查冊系統均受《個人資料私隱條例》規管,不過條例列明,新聞工作可獲豁免。但蔡玉玲是次的案件與《私隱條例》無關,而是「虛假陳述」。換句話說,所有須填寫「事先申報聲明」的查冊,都可能會有同樣「陷阱」。

其中傳媒經常用到的註冊公司資料查冊,政府亦曾於 2012 年年底以私隱為由,提出限制公眾查冊,不能查到公司董事的完整身分證號碼及住宅地址,但其時因新聞界反對而作罷。惟至 2016 年,公司註冊處要求公眾查冊時申報目的,而可供選擇的選項中,並無新聞採訪及報道。

Kyle 批評,公司註冊處未有把新聞採訪及報道列為正式選項,變相不肯承認新聞採訪及報道,是正常的查冊目的之一;他憂慮政府進一步收緊、甚至改變現有選項,令記者公司查冊時,同樣會誤墮法網。

「套丁」偵查或買少見少

另一位偵查記者 Johnny(化名)亦向《立場》表示,過往不少「重磅」調查報道,都是透過查冊找出線索,假如政府繼續收緊查冊,這些報道可能再不復見。例如 2017 年 9 月,剛卸任特首的梁振英,被揭發出任兩間私人公司的董事,卻未按規定,向政府申報出任董事。當時傳媒便是憑公司註冊處的公開紀錄,查證梁振英的董事身份,再整理出事件時序。

另一例子是「套丁」。雖然發展商與原居民之間的秘密協議,不能透過查冊取得,但丁屋地段的買賣紀錄、「滿意紙」、公契,以至男丁授權書等業權相關文件,都可在土地註冊處付費查閱。近年多間傳媒,正是以這種方式,調查不同丁屋發展項目,透過文件上的人名、公司名,追查出一個又一個「套丁」利益關係網。

多年來埋首於各項公開資料冊的 Johnny 無奈表示,已料到政府將以不同理由,收緊傳媒查冊空間,打擊調查報道,「傳媒的監督角色,將會大幅削弱」。

呂秉權:收緊查冊涉「中國因素」

政府以「私隱」之名收緊各項查冊要求,但浸大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估計,除了表面上的私隱問題外,更有「中國因素」的「大背景」,「巴拿馬文件(Panama papers)事件前後,香港傳媒透過查冊,搵到好多中共領導人的家產問題,例如溫家寶家族。」他認為,中央察覺到傳媒查冊會觸及當權者利益,但又不能貿然抹殺整個國際認可的制度,「要保住營商環境,所以收緊傳媒查冊。」

他以早前國安公署的圖則完全無法查閱為例,指當去到中央敏感的位置,查冊資料便會「完全消失」,「當權者係認為,呢啲係唔應該畀人知。」呂秉權說,現時無論中央及港府,均把傳媒定性為「抹黑」、「專挑衰嘢嚟講」,所以要「根本上令你做唔到嘢」。

他認為,當北京「法律武器化」時,傳媒亦只有細心研究法律,嘗試避免「中招」,傳媒機構亦可以透過註冊法人、有限責任代表等,避免讓記者獨自承擔風險。但呂秉權表示,「應該做的事,要繼續做」,曾任中國組記者的他,亦提醒香港記者,「要有喺大陸做嘢嘅心態,當權者會千方百計搞你」。

記者|劉偉程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