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導演編劇 最壞時代拍最好電影
2021/10/16 - 13:10

香港電影《少年》早前入圍第58屆台灣金馬獎,並獲最佳新導演和最佳剪輯兩項大獎的提名。電影以2019年反修例運動為背景,描述很多年輕人組成民間搜救隊,拯救一位想輕生的年輕女生,「情況有點像武俠世界裡志同道合的義士,聯合起來做一件不知有沒有結果的事。」拍這部電影不也是這樣的處境嗎?導演監製任俠、導演林森和監製陳力行,娓娓道來過去兩年如何排除萬難地拍攝。

電影於2019年10月開拍,拍了7組戲便腰斬,有資金或演員相繼退出。他們唯有重整旗鼓,將開初所拍的片段剪接成teaser,再私下向朋友籌集資金。最後加上任俠和陳力行各自掏荷包10萬積蓄,共籌得大約60萬元,便重新投入拍攝,拍出一齣劇情長片,「25年前有齣戲叫《香港製造》,50萬拍到是奇蹟來,25年後我們用60萬來拍《少年》,這不是奇蹟,是香港電影的悲哀。」

資金少,團隊只能打游擊般拍攝,拍攝時遇警察查截和阻撓,過程中有說不完的困難與辛酸,但是他們都一一咬著牙關撐過來扛住了,「因為很多素人演員,冒了很多風險或者作出很多犧牲,這麼難困都繼續參與,如果我們放棄,那說不過去。這是一個承諾來的,起碼要做完它。」

奈何兩年時勢變壞太快,電影如今無法在香港公映。面對宛如飄移的紅線,他們有做足夠的風險評估嗎?「我們不想散播任何的恐懼,我們不是說我們很敢言,或者特別勇敢的一群,但是起碼我們的底線是,我們不會散播任何的恐懼。為甚麼我們光明正大拍一齣戲要懼怕坐監?為甚麼?」任俠句句擲地有聲。

在最壞的時代,有人努力拍最好的電影,是因為他們篤信,電影是通往自由的窗口。

記者/莫坤菱、莫曉晴
影像製作/Matthew Mak
美術/黎明

相關報道:三個去金馬的《少年》導演編劇:創作不為計算,而是為追求自由

發表意見

更多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