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地產提供圖片

以租代「買」,不再即棄 — 以咖啡杯為起點,嘗試在香港建立環保循環經濟

你可曾因為要丟掉手中的外賣咖啡杯而感罪疚?但趕上班的你,又有沒有可重用的咖啡杯使用?去年起,有地產商與新加坡初創公司合作,在一個商業區中設置智能環保杯租借系統。此先導計劃的目的,在於尋求方法影響都市人的重用習慣,並持續提升運作效率,為香港帶來源頭減廢的新方案。

香港每日棄置塑膠餐具約有 200 公噸,其中有一大部分為即棄膠餐具。太古地產發現單是太古坊內的上班族,每年已棄置上百萬隻即棄咖啡杯,繼而嘗試由即棄咖啡杯着手,尋找減廢方案。

太古地產高級可持續發展經理黎戈(Amie)稱,開始有關計劃前,曾訪問該區的上班族,了解到要讓更多人參與源頭減廢,過程必須讓他們覺得方便,「可能有啲女士嘅袋較細,要佢哋自備咖啡杯未必好方便,或者要佢行返上辦公室拎個杯到樓下間咖啡店,都好花時間,亦有人係因為唔想洗杯而唔想自備環保杯」。

「我哋想幫顧客簡易地借用到環保杯,又可以喺方便嘅時間、地點還杯;另外要考慮到咖啡店的日常運作,同時要諗埋點樣去追蹤借出的環保杯,確保顧客有借有還」,Amie 稱,因此他們就想到於太古坊推出一個租借環保杯的咖啡店網絡,可是發現香港從未有類似服務可參考,因此從世界各地搜索合適的環保方案,最後找到於新加坡已開始營運的初創公司 Muuse。

經過約一年籌備,太古地產與 Muuse 於去年 11 月開始在鰂魚涌太古坊推出這個先導計劃。用家可在太古坊內的五間咖啡店免費借用環保杯,並可於社區內四個收集點交還;整個系統有手機應用程式(app)支援,每隻環保杯有專屬的 QR code,顧客需事先下載其應用程式,當光顧有參與計劃的咖啡店時,可要求使用環保杯,咖啡店職員就會遞上一個環保杯讓顧客用手機掃描其 QR code 作紀錄。顧客不僅不用花費,更可因此而得最多 5 元折扣優惠。借用完畢,用家只需於 14 天限期內還杯,就不會被收取任何費用。

為了確保整個租借及清洗過程流暢, Amie 指出太古地產與 Muuse 團隊花上不少心思去完善環保杯設計,「因為香港無人試過呢類型方案,我哋一邊推出服務,一邊吸取經驗,例如於今年5月我哋推出全新環保杯設計,幫助優化清洗程序」。

Amie 稱,他們推出計劃後,仍需不停調整各樣配套措施。計劃開始時,太古地產與一間位於九龍的清潔工場合作,「但運輸費好貴,每日淨係隧道費已要用上約 500 元」。今年 8 月,他們將清洗的工作改交由太古坊內一間餐廳負責,希望藉此降低碳排放和運輸成本,「然後就明白洗杯嘅過程都非常繁複」。一隻佈滿咖啡漬的環保杯,由收集箱被運到餐廳後,要先浸熱水,工人再用海綿將咖啡杯洗刷,才可放進洗碗機內清洗,最後要再經人手逐隻抺乾和檢查才可送回咖啡店讓大家使用。

計劃推出十個月,有 1,200 多人下載其應用程式註冊,並已錄得逾 10,000 次借用。縱使困難重重,Amie 指,他們感謝咖啡店和客人的支持,並希望可以繼續推行。他們正與更多咖啡店負責人洽談,「因為愈多人參與,單位成本就愈低,形成良性循環,吸納更多咖啡店和客人參與,改變大家日常習慣以達至長遠減廢的目標」。是次經驗亦讓他們看到重用餐具循環經濟在港實施的可能,「太古地產作為本地主要地產商係好支持成件事,但要逹到零廢堆填目標,長遠需要更有系統嘅循環經濟支援。」

太古地產是次先導計劃的合作夥伴 Muuse 早於新加坡已推動這環保方案,除了咖啡杯外,亦有租借食物盒服務。網上外送平台 Foodpanda 亦參與其中,用家可於購買外賣時要求餐廳用環保餐盒提供外送食物;現時在新加坡已有超過 80 間咖啡店及餐廳參與。Muuse 首席營運總監 Brittany Gamez 稱,他們於新加坡推行計劃的初期也遇到不少困難,如餐廳因環保餐具的外型未能配合餐廳品牌而遭拒,或顧客因不想將信用卡連繫到其應用程式上而不願使用等。

而 Muuse 在新加坡已推出會員制,顧客除了可於外賣自取時免費使用租借服務,也可以每月 3.5 至 5 新幣月費享用外賣送餐餐具餐盒租借服務,並於部份餐廳享用會員優惠。Brittany 認為,難以一下子改變大家的習慣,但全球對即棄塑膠產品的規管越來越廣泛,促使餐廳尋找即棄膠餐具的替代方案,重新再思考其成本應轉移至其他物質裝成亦較昂貴的即棄餐具,還是應開始使用環保餐具;而 Muuse 努力在各地推動計劃,是相信愈多人參與,這環保餐具的循環經濟就愈容易成事。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