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及扭轉森林流失和土地退化是今年 COP26 重要議題之一。(香港世界宣明會提供圖片)

停止砍伐森林以外的選擇

目前,每分鐘就有 27 個足球場那麼大的森林面積消失。

我們可能並未察覺,但是,若森林持續因被砍伐而消失,未能充當地球的肺部,吸收二氧化碳,枯竭的森林也會開始釋放二氧化碳。科學家們擔心,地球將達到一個臨界點,引發不可預測的氣候變化危機。

在本月初,全球百多名國家領袖於第 26 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發表聯合聲明,承諾到 2030 年前停止及扭轉森林流失和土地退化。簽署有關承諾的國家森林覆蓋率佔全球約百分之八十五,包括中國、俄羅斯、巴西及印尼。

2030 年距今不足十年,到底各國能否兌現有關承諾,我們且拭目以待。其實,除了減少砍伐樹木,如何善用本地天然資源,助其再生,也是扭轉森林流失和土地退化的良方之一。

停止砍伐森林以外的選擇

在 1980 年代初期,現任澳洲世界宣明會的資源氣候行動顧問托尼.里努多(Tony Rinaudo)在非洲尼日爾馬拉迪地區,說服村民植樹。然而,因當地飽受乾旱的氣候和饑荒的困擾,以致傳統的植樹方法一直未見成效。在乾旱農田種植的樹木,不停地枯萎。直至有一天,托尼在路上發現田地裡有數百株已被砍伐的樹木,從樹樁再次生長起來。由於當地農民習慣每年播種前均會燒林,然後再播種,以致樹木無法持續生長。可是,這個發現啟示了托尼植林並非因地制宜的良方;反之,善用本地天然資源,助其再生可能更為合適,因而發展出「農民管理天然資源再生」模式。

澳洲世界宣明會的資源氣候行動顧問托尼.里努多(中)四十年來,一直關注如何提升環境和生態系統的復原能力。

「農民管理天然資源再生」模式是一項低成本的土地修復技術,以加強應付極端氣候的抗禦能力,實際操作包括有系統地重新栽種和管理經砍伐的樹樁或發芽的植物根部。樹木和灌木經過重新種植,融合耕種及放牧,將會恢復土壤結構及肥沃度、抑制侵蝕情況及水份蒸發、修復水源和地下水位,並且增加生物多樣性。有些樹木種類亦會為土壤提供養份,例如氮氣。此模式除了可增加農作物收成,亦可提供建築木材及柴木、為牲畜提供飼料及遮蔭地方、提供有營養及藥用成分的野果,以及提高農民家庭及社區的收入及生活水平。當然,此模式能否成功,也取決於土壤本身的再生潛力、農民的參與程度和所有持份者共同協議的配合。

原來每棵樹每年平均可以吸收 48 磅的二氧化碳,從而緩解氣候變化帶來的危機。因此,「農民管理天然資源再生」模式不單有助解決荒漠化對農民的困擾,也是改善氣候變化的良方之一。

托尼.里努多表示:「經過四十年與各地社區合作,使我確信其實有很多事可以做。環境和生態系統復原能力非常強,只要給予機會,就能自行再生。我學習到如果我們與大自然合作,大自然是能夠自行復原的。我們可以視乎當地情況,使用不同再生方法,包括『農民管理天然資源再生』模式,配合全面的放牧管理和取水技術,就能夠完全改善一度退化的土地。」

宣明會在肯尼亞推廣「農民管理天然資源再生」模式,協助農民恢復土壤結構及肥沃度。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