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升溫難保不逾 1.5°C,懸崖勒馬還是等運到?

2018/10/11 — 12:36

聯合國前日發表 SR15「升溫 1.5°C」特別報告。六旬漢眼力退化,無復當年細讀 AR5 蠅頭小字之勇,但即使只讀總結,亦看到媒體報導和 KOL 都視 SR15 為水庫,只顧狂抽,例如 BBC「五大要點」之一只提「再生能源在世紀中要佔電力 85%」,卻故意不提再生能源大規模上線不可或缺的核能(SR15 各模擬排放進路都預算核能要以倍數增加)。我反對政府未全盤考慮全球暖化因素就草草推動人工島基建,但科學人不能將世紀末海平面升高誇大到數十米 (按 SR15 最新評估,2°C 升溫導致世紀末海平面升高值在半米至一米之內,但假如南極州和格陸蘭冰棚崩潰,海平面在百至千年間會以米計升高,其臨界點有中度可能性在 1.5° 至 2°C 之間觸發 [1] )。

說回 SR15,由 2016.4 開始撰寫至今,全球減排雷聲大雨點少,若非關鍵的「碳排預算」經大幅度調整,保 1.5°C 的碳排配額由只夠用 3 年調至尚有 10 年,這份報告的標題只能是《碳排配額即將秏盡,1.5°C 升溫已成定局 》[2]。即使 carbon budget 搬了龍門,保升溫在 1.5°C 之下的希望亦很微。跟據專家按不同排放進路 (RCP) 的評估,要不逾越 1.5°C 警戒線,人類必須在數年之內開始每年大幅減排,世紀中 (30 年內) 前歸零(下圖一)。

圖一:SR15, page SPM-6

圖一:SR15, page SPM-6

廣告

能源轉型需時以百年計,劇情有可能這樣「急轉直下」嗎?不要忘記,巴黎峰會後各國承諾的減排額度遠離「保 2°C」所需,遑論 1.5°C ,何況舉足輕重的美國已由川普帶隊退場。我關注氣候變化 6 年多,眼見大氣二氧化碳含量 350ppm, 400ppm 兩個防線相繼失守,人類對化石燃料的依賴依然未開始減少,連去碳先鋒德國也證明「有姿勢冇實際」。事實上,2017 年的全球碳排量已重返升軌 [3] 。我不但看不到 2050 年碳排如何歸零,連何時開始下降也不樂觀。不過,「有賭未為輸」。雖然老婆對我這口頭襌不以為然,但堂堂「聯合國跨政府氣候變化委員會」亦只能豪賭一鋪,寄望以尚未成型的技術清除及封存大氣中的碳成份,甚至用上未定確定是否真的是負排放的生質能源,所需的面積等於澳大利亞州。

廣告

媒體報導信唔過,不如自己讀。 IPCC 列出四個保 1.5°C 的「代表性減排進路」 (下圖二) ,在「痛改前非 (P1) 」到「等運到 (P4) 」的場景之間,模擬氣候變化前景。魔鬼全在細節,細看之下,每一個場景都牽涉目前不可能解決的矛盾,現代人真心為未來世代著想,唯一可取的碳排必須「急轉直下」的 P1 (圖一、圖二),其它決擇都只能讓升溫先突破 1.5°C ,再寄望施以除碳技術的魔法強行令之急速歸零,那是既毫無把握又不負責任的想法。

圖二: SR15, page SPM-19

圖二: SR15, page SPM-19

不方便的真相:第二行 “Kyoto-GHG emission” 指二氧化碳之外的溫室氣體,大部份來自畜牧業,必須在世紀中減少 80%,即是說,人類要大幅減少食肉。第五行 “Primary energy from coal” 各進路都要求煤電 12 年內減少大半,30 內歸零,可是去年全球的煤電(包括德國)仍在上升,千多個煤電廠在建,要即時放棄。第四行「再生能源」和第八行「核電」要一起看:前者要在 12 年內提升至佔大半發電量,同期內後者要幾乎倍增,等於今天就要決定這些投資(核電廠建造時間以十年計)。

最不方便的真相是第三行 “Final Energy Demand”。最老實的 P1 要求 2030/2050 年前減少能源需求 15/32%,需要在能源效率和消費行為上雙管齊下大幅改變。相比之下,「等運到」的 P4 容許能源需求大幅長。P1 和 P4 之間有著經濟模式和意識形態的分野。首先警告 1.5°C 排放限額數年內秏盡的氣候學家 Kevin Anderson 批評 [4] ,大部份排放由少數人的消秏產生, IPCC 卻無視排放的不平等,將政策建議受制於現行的經濟模式,幻想出這些官僚將來不會看到的除碳技術,只求交差。

1.5°C 沒可能保住,教授認為「要真正減排保 2°C,人類需要有如 Marshall Plan 般宏大的全球生產能力的轉型。為 20% 最富有階層提供高碳生活模式的人力和資源需要轉移到一個無碳的能源體系。渡假屋和豪宅、SUVs、商務及頭等客艙等高消費都不能再存在。取而代之,人類應該建造或改建零排放房屋、大幅擴張公共交通,以及 4 倍加速電化。」

最後,回答你心中的問題。升溫「只不過 1.5°C」,怎麼說成像是世界未日?1.5°C 指全球海陸全年平均氣溫升幅。香港人都知道,雖然至今升溫「只不過 1.0°C」,但夏天氣溫高達 36 甚至 38°C,遠超平均溫升數值。據 SR15 最新評估,若全球升溫 1.5°/2°C,中緯度地區的極端高溫將會很可能升 3°/4°C;冬天最低溫度的升幅更大,至 4.5/6°C。香港早已幾乎沒有冬天,全球升溫 1.5°C 後,將會正式成為熱帶地區。除著氣候變化,各地區將會面對不同形式的極端天氣,山竹過後,香港人應該「覺醒」。

補充:IPCC 沒有明確地定義 pre-industrial 工業革命前期,一般指 19 世紀中葉,「升溫 1.5°C」是相對於這段時間。從下圖三各地球表面氣溫數據庫顯示的升溫走勢可見,若以 19 世紀中葉更前期為起點,升溫數值可增加 0.2 至 0.3°C。剛看到媒體引用林超英的說法,指升溫已到 1.3°C,甚至 1.5°C,相信是引用不同起點的升溫值。在 SR15發表的日子,必須說明清楚。


[1] From SR15: “By 2100, global mean sea level rise is projected to be around 0.1 metre lower with global warming of 1.5°C compared to 2°C Model-based projections of global mean sea level rise (relative to 1986-2005) suggest an indicative range of 0.26 to 0.77 m by 2100 for 1.5°C global warming, 0.1 m (0.04-0.16 m) less than for a global warming of 2°C (medium confidence). A reduction of 0.1 m in global sea level rise implies that up to 10 million fewer people would be exposed to related risks, based on population in the year 2010 and assuming no adaptation (medium confidence). {3.4.4, 3.4.5, 4.3.2}

Marine ice sheet instability in Antarctica and/or irreversible loss of the Greenland ice sheet could result in multi-metre rise in sea level over hundreds to thousands of years. These instabilities could be triggered around 1.5°C to 2°C of global warming (medium confidence) .”

[2] "Analysis: Why the IPCC 1.5C report expanded the carbon budget." Carbon Brief 2018.10.08 http://bit.ly/2NvKU28

[3] “Carbon Emissions Rose in 2017 Despite Record Solar & Wind - More Proof They Can't Save The Climate” Forbes. 2018.6.13 http://bit.ly/2C1Kpe1

[4] Kevin Anderson, “Response to the IPCC 1.5°C Special Report”. October 8, 2018. http://bit.ly/2zZM964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