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Frontiers in Marine Science Credit: Griffiths, H.J. & et al. (2021).

【生命之謎】南極冰架深處意外發現濾食性海綿動物 專家:要用新角度理解生命規律

南極冰架深處的極端環境下,仍然處處生機。最新刊於 Frontiers in Marine Science 的報告指,南極冰架之下的生命比預期多,更發現濾食性動物。

發現屬意料之外,英國南極調查局 (BAS) 地質學家團隊原本鑽探冰層以收集沉積物樣本,深入冰架下 900 米,但最終撞到岩石而非原本估計的海底泥漿,並在鑽探錄影片段中,見到類似海綿,以及其他濾食性動物固定生存於該冰架下的海底石層。

團隊在南極洲西部威德爾海沿岸的 Filchner-Ronne 冰架上鑽探了 900 米深的冰,該冰架與公海相距 260 公里,而冰架下完全黑暗、長期處於 -2.2°C 的溫度,幾乎完全無生物活動。

領導研究的 BAS 生物地理學家 Huw Griffiths 指,這是一次幸運的發現,展示了南極海洋生物的特殊性和牠們對冰凍世界的適應力,十分令人驚訝。

浮於海上的冰架,覆蓋了超過 150 萬平方公里的南極大陸架。

過去的理論指,當遠離陽光與有明顯食物來源的位置例如開闊海洋,濾食性生命難以生存,所以生物學家不預期在冰架下發現太多生物,只會發現到一些如魚或蟹等以捕獵為生的物種。

不同顏色所圈的是新發現的不同冰下濾食性生物。 Credit: Griffiths, H.J. & et al. (2021).

Griffiths 解釋,在這種惡劣環境下,仍有濾食性生物,顯示牠們可能是全新物種,又或是原本已適應南極環境的物種,但出現了特別存活於冰下的強悍群族。如果是後者,這些物種可能需要捱過數周、數月甚至幾年沒有食物的極度困難情況。

他續指,發現帶出更多的問題,例如這些動物如何到達當地、牠們的飲食習慣如何、已在當地植根多久?發現的物種是否新物種,能否在冰架以外發現到?如果冰架崩塌會對這些冰下棲息地造成甚麼影響? Griffiths 表示:「問題太多,顯示地球上的生命並非以生物學家所理解的規則生存。」

團隊又認為,隨著氣候危機令冰架加快崩塌,研究和保護這些生態系統的時間已不多。

來源:
CNN, Antarctic sponges discovered under the ice shelf perplex scientists, 15 February 2021
Eurekalert, Strange creatures accidentally discovered beneath Antarctica's ice shelves, 15 February 2021

報告:
Griffiths, H.J., Anker, P., Linse, K. & et al. (2021). Breaking All the Rules: The First Recorded Hard Substrate Sessile Benthic Community Far Beneath an Antarctic Ice Shelf. Front. Mar. Sci., 15 Feb 2021. doi: 10.3389/fmars.2021.642040

文/Alan Chiu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