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博茨瓦納大象大規模離奇死亡多月 源頭仍未有定論 或與天然毒素有關

2020/9/4 — 17:17

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非洲國家博茨瓦納北部奧卡萬戈三角洲 (Okavango Delta) 自 3 月起已有超過 350 頭大象神秘死亡,被形容為「保育災難」。有學者推論,事件可能由藻華 (algal bloom) 神經毒素或囓齒動物病毒引起。

現時當地,大多數倖存的大象都已逃到其他地區。密切留意事態的英國保育團體「國家公園救援」保育總監 Niall McCann 博士指,上周一架飛越發現最多大象死亡的三角洲西北部時,僅找到 8 隻大象;在通常情況下,當地是有數百大象活動。他指:「這是可以理解的,如果所有的親朋好友都快死時,我敢肯定你或我都會逃離,這正是大象現時所做的。」

鄰國津巴布韋也有消息指,該國大象也開始出現大規模死亡情況。據《衛報》周四的報道,津巴布韋已有 22 隻大象死亡,數字更可能進一步上升。南非克留格爾國家公園前首席獸醫 Roy Bengis 指,在津巴布韋檢測的大象屍體可能是了解博茨瓦納發生情況的機會,但至今未清楚兩次事件之間是否有聯繫。

廣告

現時有多個理論解釋博茨瓦納大象離奇大規模死亡,在奧卡萬戈三角洲,當地原有 15,000 隻大象,且是有 16,000 人居住的農業區,農民與大象之間的衝突很普遍。不過,中毒或偷獵的可能性不大。根據《非洲野生動植物研究雜誌》刊登的評論, Bengis 與其他學者指,已排除了氰化物造成事件,因為並無腐食動物死亡,象牙亦無被盜。殺蟲劑和炭疽病也已被排除為原因。

死亡事件或由毒素引起

廣告

研究人員無法到達博茨瓦納事件現場,大多數樣本是從已經開始腐爛的動物中收集的。類似事件所收集的樣本需要在非常特定條件下存儲,並需要快速運送到國際實驗室進行分析,但該國政府並無這樣做。上月,該國野生動植物和國家公園部代理部長 Cyril Taolo 向法新社表示,初步的研究結果顯示天然毒素可視為潛在原因。

其他學者推論,大象大規模死亡可能由藻華 (algal bloom) 的神經毒素或稱為腦心肌炎病毒 (encephalomyocarditis, EMS) 的囓齒動物病毒引起。

藻華毒死說

據當地消息來源估計,奧卡萬戈三角洲大象有 70% 死於水坑附近,這些水坑許多都藏有藍綠色的藻華。當局最初排除藻類毒素為潛在原因,是因為除了有一隻馬死亡外,就只有大象離奇死亡。

現在專家認為,大象可能更易受到藻華毒素傷害,因為牠們花大量時間在水中洗澡和嬉戲,每天也可以喝數百升水,可能令牠們比其他物種接觸更多毒素。而氣候變化與密集式農業也助長了世界各地河流、湖泊、水庫和海洋中藻華的增加。

利物浦大學分子及臨床癌症醫學教授 Christine Gosden 向《衛報》表示,死亡事件有可能由近年發現的藍藻神經毒素 β-甲氨基-L-丙氨酸 (β-methylamino L-alanine, BMAA) 造成。她指出,過去有鯨魚和海豚因攝取 BMAA 而擱淺死亡,死前曾迷失方向地活動,情況就如博茨瓦納描述大象死前的情況。

不過,其他學者質疑 BMAA 主要存在於海洋而非淡水,當地的水坑 BMAA 濃度未必足以殺死大象。

美國非牟利研究機構 Brain Chemistry Labs 高級研究員 James Metcalf 有研究非洲的藍藻,他指出有機會是多種毒素混合致大象死亡;如在已死大象大腦中找到 BMAA 他也不驚訝,但認為無實際測試很難確認說法。

現時有文獻顯示,斑馬、牛羚、白犀牛和黑斑羚都會因攝入有毒藻類而死亡,但並無相關大象死於藻類毒素的文獻。這可能是因為病理學家和獸醫最初並未測檢藍藻,而一旦決定這檢測,通常為時已晚,因為組織已變質或藻華已消失。

囓齒動物病毒說

大象屍體往往在水坑附近發現並不意味著水是毒素來源 — 生病的動物經常因為發燒或口渴而尋求水源。

奧卡萬戈三角洲的平原是當地重要農業區,今年更因經歷過去一系列乾旱後,是玉米和高粱豐收的一年。這不單吸引大象偷吃農作物,豐收也增加囓齒動物的數量,在田裡排便。

大多數動物只會吃葉的部分,但大象則會用長鼻抓起整棵農作物,當中包括囓齒動物的糞便,有可能使象群曝露於 EMC 中。 EMC 是一種相當知名的病原體,經常在有很多老鼠的動物園中影響大象健康,美國與澳洲動物園過去也有數宗 EMC 造成的大象死亡案例。在 1993–1994 年間克留格爾國家公園也有 64 隻大象因 EMC 死亡。

Bengis 補充,在博茨瓦納傳聞指有大象於泥路上死亡,符合當年留格爾國家公園事件的情況。

藻類神經毒素可在 20 分鐘內殺死動物, EMC 同樣可快速致大象死亡,但其潛伏期有 5–10 天,這段時間大象已可移動到很遠的位置。此前發現的死馬可能就是關鍵,因為馬也很易受 EMC 攻擊。

然而,根據當年克留格爾國家公園的經驗, EMC 會造成較多雄性死亡:在克留格爾死亡的大象有 83% 是成年雄性,但奧卡萬戈三角洲的死亡並非如此,當地農業產量高的 2–5 月,主要由雌性和幼象組成的家庭會成群結隊偷吃農作物,因此是次事件中並無看到有性別和年齡差別的死亡。

博茨瓦納政府現時已排除 EMC ,因為在動物的心臟組織上未發現任何損害或異常,但外界不清楚當局已測試多少樣本。

專家憂毒素影響人類

學界希望解決問題,以減輕被隔離、復原力較低的大象族群未來所受到的壓力。如無適當的測試,學者無法確定這是否疫症的先兆;現時在武漢肺炎 (COVID-19) 疫情下,評估新型病原體的風險以及測試野生動植物疾病爆發將比過去任何時候都重要。 McCann 補充如果這是由毒素造成,就有可能會蔓延至人類身上,所以敦促當局盡快分析津巴布韋的新鮮樣本以及奧卡萬戈三角洲囓齒類動物糞便和藻華。

來源:
The Guardian, Why are elephants dying? The race to solve the mystery of mass die-offs, 3 September 2020

文/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