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只是一趟預演

2020/3/17 — 11:43

意大利封城後的街道(圖片來源:無綫新聞報道截圖)

意大利封城後的街道(圖片來源:無綫新聞報道截圖)

參與倒數迎接 2020 年來臨的人做夢也想不到,不出數月,全世界會活在一種來源不明的病毒肆虐之下,而不少以為在科幻電影裡才會出現的情況,竟然一一在現實世界中發生:

  • 各大城市和省份實行「封關」(一些小型社區則「封區」);
  • 不少國家甚至實行「鎖國」(封鎖邊境);
  • 不少有可能帶有病毒的平民百姓被「強制隔離」;
  • 到處出現口罩、廁紙、糧食等的搶購(甚至搶劫)潮;
  • 不少受疫症影響的地方要停工、停課;
  • 大量大型的社交、娛樂和體育活動(包括 NBA)被取消;
  • 大量圖書館、博物館(如羅浮宮)和主題公園(包括全球的迪士尼樂園)被關閉;
  • 政府名令禁止多於某一人數(如 50 人以上)的集會;
  • 大量飛機航班被取消,全球旅遊業幾乎停頓;
  • 全球產業的供應鏈陷於斷裂狀態,國際貿易萎縮;
  • 股市崩盤、經濟衰退、失業率上升…以至美國聯儲局要再次把利息減至接近零的水平,並且好像 12 年前,推出了總值七千億美元的「量化寬鬆」以救市

無怪乎一些人指出,除了沒有出現軍事衝突之外,上述的情況跟爆發了第三次世界大戰已經沒有多大分別。

但筆者想指出的是,上述的情況,只是廿一世紀將會陸續出現的災難的一趟「預演」,而且只是溫和的預演。

廣告

筆者在危言聳聽嗎?請回憶這次瘟疫之前的大半年,地球上發生過什麼大型的天災:亞瑪遜森林的大火摧毀了大量熱帶雨林、澳洲持續數月的山火導致十億頭動物死亡、源自東非的蝗禍蔓延至印度…。還有較少人留意的,是去年七月份的歐洲熱浪。期間各國錄得的破紀錄高溫包括:法國的 46.1°C 、荷蘭的 39.3°C 、挪威的 35°C 。今年 2 月 6 日,南極半島更錄得了 18.3°C 的破紀錄高溫,亦即當時只需穿著一件 T 恤,便可輕鬆地在南極之上走動。

我們無需是科學家也可以看出,在這種急速暖化的情況下,無論是北冰洋的海冰、格陵蘭和南極之上的冰冠、還是全球高山上的冰雪,都出現了空前的急速融解。結果之一是,北極熊在饑餓難當的情況下以幼兒作食的恐怖景象在報張和網上廣泛深傳…。

廣告

全球暖化已經不是什麼新鮮的事物,何需在此反複強調呢?你可能會說。但大家有沒有想過,由 COVID-19 病毒導致的「武漢肺炎」無論如此貽害深遠,最終也會像一百年前的「西班牙流感」般成為過去,而一切會「重回正軌」。但上述由全球暖化所引致的生態環境災劫,卻是在我們有生之年(甚至在我們子女的有生之年)也不會消失。

更可怕的是,假設我們未能猛然醒覺力挽狂瀾,這些災劫必會愈演愈烈,以至我們今天所見的疫症衝擊,會變成「小巫見大巫」!換句話說,文明只會愈來愈「脫軌」,而沒有「回復正軌」的一天。

想知道筆者是否在危言聳聽,讓我們先看數據,然後再看看科學家的推斷。在數據方面,我們知道生態環境的災變來自氣候變異、氣候變異來自全球暖化、全球暖化來自加劇了的溫室效應、加劇了的溫室效應來大氣層中二氧化碳水平的急升、而二氧化碳水平的急升則來自人類不斷大量燃燒煤、石油和天然氣等「化石燃料」。

而直至今天,化石燃料仍然佔了人類所用能源的 80% 。人類每年排放至大氣層的二氧化碳已達 400 億噸(約等於 30 萬艘郵輪的重量),而且還在增加中。

「大氣層中的二氧化碳水平」是情況有多嚴重的最佳指標。研究顯示,比起十九世紀初的工業革命前期,這個水平已經上升了 47% 之多。進一步的研究顯示,這已超出了地球過去三百萬年以來的最高水平,而上升速率之快,更是史所未見。

由於加劇了的溫室效應,地球的平均溫度在過去 150 年已經上升了 1.2°C ,而海平面亦因為海水的膨脹和高山冰雪的融化,上升了近 25 厘米。

這是已經發生的事情,而科學家一至認為,比起將會發生的事情,這些都只是前奏。

二零一五年的巴黎氣候峰會,提出了「必須阻止地球的升溫超逾攝氏 2°C ,而最好是不超逾 1.5°C 」的危險警戒線,否則,各種環境生態災難會接踵而來。它們包括

  • 愈來愈頻繁的殺人熱浪;
  • 規模愈來愈龐大的山林大火;
  • 愈來愈曠日持久的大旱;
  • 愈來愈繁密和嚴重的洪災;
  • 破壞力愈來愈強的超級風暴;

此外,海水升溫會令全球的珊瑚步向死亡(迄今死亡的已近一半);加上了海水的酸化,海洋生物會受到致命打擊,全球的漁業會全面崩潰。

在陸地上,因高溫、旱災和生態失衡下的蟲害蔓延,糧食的生產將會受到嚴重打擊。在海陸接壤之處,因為海平面不斷上升,無數沿海的城市會遭受淹浸而不再適宜居住。(計算顯示,格陵蘭冰冠全部融化會令海平面上升7米,而南極洲最不穩定的「西部冰架」全面融化,會令海平面上升23米。)

按照聯合國的專家估計,如果人類不改弦更張大力減排,按照現時的發展趨勢, 1.5°C 這道危險線最快於 2030年 便會被超越;而即使是 2°C 這條危險線,也會在2050年左右被超越。而由此而引至的「氣候難民」,將會達數十億之多(世界現時的人口是 78 億)。無怪乎自從這次瘟疫發生之後,不少有識之士慨嘆:如果傳媒向大眾作出有關全球暖化危機的報導,就有如現時每天就疫情所作的詳盡報導,那麼人類也許還有機會對抗這次災劫…。

按照計算,要阻止災劫的發生,我們必須將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於 2030 年時減至 2010 年排放量的一半,並於2050年之時減至零。

要達到上述的目標,我們必須大幅減低經濟活動以遏止排放。更具體的是:(1)立即停止興建任何新的火力發電廠(無論是燃煤的還是燃燒天然氣的)、(2)盡快關掉現存的數千座火力發電廠、以及(3)大幅減低石油的使用(即大幅減低人和貨物的全球流動)。

與此同時,我們必須大力發展太陽能、風能、海浪、地熱等「可再生能源」以作取代、大幅提升能源的使用的效率(即以更少的能源做更多的東西)、並且大量植林以移除大氣層中過多的二氧化碳。

好消息是,地球每一個多小時所接收的太陽能量,便已足夠人類全年所用。就面積以言,在撒哈拉沙漠陽光最猛烈的地方,一個邊長 600 公里的正方形所接收的能量,便已足夠全世界的使用。

那麼我們為何不馬上去做呢?這便牽涉到人類行為的隋性,對「市場經濟規律」的迷信、以及巨大既得利益集團(主要為跨國煤炭和石油企業,也包括汽車製造商)的千般阻撓這些複雜的因素。

不少學者早已指出,由於力挽狂瀾的「機會窗口」已經愈來愈窄,要有效地扭轉現今的發展趨勢,我們最後惟有採取類似戰時的緊急措施,其中必須包括嚴格的管制和配給(無論是物資還是能源配給)的措施。

在這次疫症肆虐之前,大部分人都會覺得這些極端的建議是脫離實際的胡說八道。其實,筆者在 2011 年出版的《喚醒 69 隻青蛙 — 全球暖化內幕披露》之中便已作出類似的呼籲。且看我當時是怎樣說的:「一個常被引用的例子,是美國在偷襲珍珠港之後的全國總動員:在短短一年內,全國實行了石油和其他戰略物資的配給制度;所有車廠禁止生產私人汽車,而轉為生產軍用的車輛;成年男性因為要徵調作戰,社會上不少傳統上由男性擔任的崗位都由女性充當。」我當時沒有提及的,是不少美國人還購買了「愛國債券」以支持國家的財政,並且在家中的後園興建「勝利園甫」以種植糧食。

但那時是戰爭時期啊,跟和平時期的今天怎可以相提並論呢?你可能會說。但真的嗎?我在上文已經提出,這次疫情的影響,已經和世界大戰不遑多讓,而全球暖化帶來的災劫,只會有過之而無不及。事實上,一些科學家指出,隨著全球凍土的融解,一些不知名的古細菌和古病毒會被重新釋放到世上。由此可能導致的瘟疫,只不過是暖化危機帶來的無數災劫之一吧了。

情況已經很清楚了。這次瘟疫固然是一次災難,但它給了我們一個老掉牙的教訓:幸福不是必然的。此外,我們之前認為是無法想象的極端措施(如封城、鎖國…),在必要時原來是可以實行的。在對抗全球暖化危機的道路上,我們已經失去了太多寶貴的時間。筆者強烈呼籲,我們必須以對抗這次瘟疫的十倍決心和毅力,來對抗全球暖化災劫。若非如此,人類文明的「停擺」甚至倒塌是絕對有可能發生的事情,而我們現時所見的,將只是未來災劫的一趟預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