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城規新常態

2020/10/23 — 9:30

香港城市規劃著重功能性,以效率為主,缺乏緩衝空間,問題在疫情之中表露無遺。

香港城市規劃著重功能性,以效率為主,缺乏緩衝空間,問題在疫情之中表露無遺。

【文/陳志樺;圖/香港電台】

沒完沒了,新冠肺炎的慘痛經驗,為人類處境帶出多面反思。至今年 9 月底,已超過 100 萬人死於新冠肺炎。別以為在相對落後或貧窮地區,傳染病就一定最嚴重,往往文明繁盛的國際都會才危機四伏,防不勝防。再加上人口老化、氣候變化等等威脅,人與人之間如何保持「安全距離」、如何建構生活空間,都涉及城市規劃。

沈祖堯教授指出今次疫情之後,人的生活習慣會被永久改變,一個「新常態 (new norm)」將會誕生,而城市設計亦要適應迎合。

沈祖堯教授指出今次疫情之後,人的生活習慣會被永久改變,一個「新常態 (new norm)」將會誕生,而城市設計亦要適應迎合。

廣告

公共空間夠不夠?曾幾何時,沸沸騰騰,似乎重視程度仍未足。一直以來,港人太著重效益,只爭朝夕。前陣子因疫情被禁「堂食」,忽然上班族、地盤工、 OL 等等都要在公園,甚至街邊露天開餐。快食快跑,「鬼叫你窮頂硬上」,已談不上甚麼衛生舒適或尊嚴。

廣告

眺望全球,經常後知後覺,諷刺地,多次關鍵檢討都在「疫情」爆發之後。香港並不例外,久遠的要數到開埠初期的鼠疫。據說,當時基層生活環境排污條件太差、陽光不足、空氣不流通,成為瘟疫元兇,引伸1903年成立的公共衛生及建築條例。一百年後的沙士 (SARS) ,淘大花園的樓宇設計,煙囪效應令病毒向上傳播,其後亦引伸種種研究和建議。

(圖右)吳恩融教授表示:建築和城市規劃的變革,往往出現在巨大疫情過後。在香港, 1894 年發生的鼠疫催生了後來的建築物條例 (1903) 。

(圖右)吳恩融教授表示:建築和城市規劃的變革,往往出現在巨大疫情過後。在香港, 1894 年發生的鼠疫催生了後來的建築物條例 (1903) 。

無疑,城市不斷豎起高樓與怪獸建築,「風環境」也不斷轉變中。研究顯示,風在尖沙咀區比往日減少了三分之二;風缺席,塵埃病菌就容易被困在死角位,令空氣質素更差。中上環區,像 PMQ 及中環街市的位置,就是研究後刻意留下的「生口」,讓風流動,不可再插建高樓大廈。當然,要徹底改善和規劃,就要收集微氣候數據;溫度、濕度、太陽輻射、紅外線輻射、風速等等,以評估人的舒適度及對健康的影響。荃灣、觀塘、旺角是「重災區」,原因不言而喻。

香港中文大學建築學院吳恩融教授指出屏風性的建築佈局限制了風的流動,令病菌和污染物在城市之中循環流竄。

香港中文大學建築學院吳恩融教授指出屏風性的建築佈局限制了風的流動,令病菌和污染物在城市之中循環流竄。

吳恩融教授參考德國的經驗,完成了香港的「都市氣候環境圖」,是亞洲第一個成功繪製氣候圖的城市。

吳恩融教授參考德國的經驗,完成了香港的「都市氣候環境圖」,是亞洲第一個成功繪製氣候圖的城市。

今年 7 月天文台錄得 21 個「熱夜」,乃自 1884 年有紀錄以來最熱月份。有數據顯示,熱夜會增加 2.43% 的死亡風險。城市極端焗熱,尤其對露天勞動者,會因熱壓力 (Heat Stroke) 中暑甚至死亡。

無疑,良好的規劃,必需與環境全盤考量。 2014 年完成的蘇屋邨重建計劃,正是一個經典示範。新規劃特點就是破格——因地制宜,著重整體布局。前期進行微氣候研究,以天然採光,並預留通風廊,讓風能夠流動入邨來去縱橫。樓宇高度,並非向上發展,前低後高、引風下中亭,令空氣更流通,造就了四通八達的風環境。

因應盛行風的走向,在樓宇之間預留風廊,令蘇屋邨在大熱天時仍能保持通爽。

因應盛行風的走向,在樓宇之間預留風廊,令蘇屋邨在大熱天時仍能保持通爽。

風環境之外,處理雨水、也是城規重要一環,近年也越來越重要。

全球暖化,間接產生更多的強颱風和大暴雨,已是不爭事實。 2018 年「山竹」襲港,沿岸滔滔大浪、倒樹以萬計,水浸等等,預演了未來水患的威脅。事實上,香港的「極端降雨」情況,比過往更頻繁。 20 年來,天文台錄得兩次破紀錄的降雨量。渠務署鎖定的 126 個主要水浸黑點,現已完成改善工程,尚有5個黑點仍在修復,極端天氣將帶來新挑戰。

政府在元朗進行多個防洪計劃,包括連接錦田河的「元朗排水繞道」。

政府在元朗進行多個防洪計劃,包括連接錦田河的「元朗排水繞道」。

一直以來,雨水處理,基本方案皆以上游截流、中游蓄洪、下游擴闊河道為主。然而,因市區早已發展成熟,建築物林立,空間地勢有所限制,水患處理比較複雜,需要創新思維。跑馬地區本來就地勢低,容易水浸。因地制宜的解決方法就是興建巨大的地下蓄洪池,位於馬場下面,容量達24個標準泳池,設智能水閘,能把雨水臨時蓄起,待後再排出海。 2017 年完工啟用,大大舒緩了灣仔及銅鑼灣的水浸問題。

在跑馬地的地底原來有一個大型蓄洪池,容量達 24 個標準泳池。

在跑馬地的地底原來有一個大型蓄洪池,容量達 24 個標準泳池。

蓄洪池使用智能水閘設計,能減少水泵使用,節能環保。

蓄洪池使用智能水閘設計,能減少水泵使用,節能環保。

理想地,蓄起的雨水能再加善用,可以用作制冷系統,也可以配合綠化,美化環境,加上風能流動,就能節能。未來的城市,還是令人相當期待的。城市規劃,正在風高浪急、陰晴不定的世局中,如何破舊立新之餘又能順應自然,確是高深的學問。

房屋署前副署長,資深建築師馮宜萱打趣說環保建築要做到「高智慧、超低能」。

房屋署前副署長,資深建築師馮宜萱打趣說環保建築要做到「高智慧、超低能」。

*  *  *

香港電台節目《環保身開始》逢周六晚上 9 時 30 分於港台電視 31 播出,探討本地環保議題及與健康的關係。本集 10 月 24 日播放;港台網站及流動應用程式 RTHK Screen 同步直播及提供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