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培植人肉唔係嘩眾取寵係乜?

2020/12/28 — 16:35

早前,新加坡全球首度宣佈批准培植雞肉出售,令人寄望食物科技可持續幫助貧窮人口得到溫飽,亦可減少飼養牲畜,只從細胞培植出人類食用的肉,既環保減少碳排放,也可保障牲畜權益。不過有些人,例如藝術家 Orkan Telhan 就不同意培植肉對地球的好處。

於倫敦設計博物館正在舉行的 Beazley 年度設計展覽(展期至明年 3 月 28 日),正展出了 Telhan 團隊的作品 Ouroboros Steak 。這作品的名字取自於自己食自己的銜尾蛇 (Ouroboros) ,因為作品特別之處是用人類細胞以及血庫已過期血清製造人肉扒;如果你吃了這些人肉扒,就代表你食人,從而反思食物科技根本無處理到最根源肉類起源的問題。

廣告

與 Telhan 合作的科學家 Andrew Pelling 曾向設計雜誌 Dezeen 表示,現時培植肉行業一直都有用例如胎牛血清 (fetal bovine serum) 製造培植牛肉,這些血清仍然需要從屠宰後的母牛中提取,指培植肉仍然像常規肉類一樣,是污染性農業生產的副產品。

團隊雖然聲稱並非要宣傳「人食人」,只是希望大家反思:為了能夠繼續食肉,需要做出甚麼犧牲? 將來,又有誰可負擔得起食肉?除了自己種人肉之外別無選擇嗎?

廣告

Telhan 的 Ouroboros Steak 藝術成份有多高,還是交由藝評人討論好了。不過我想說的是,人類幾十萬年來包括牙齒、腸道等的生理結構都已演化成適合雜食性飲食,故此食肉對人類是正常不過的事。

雖然這樣說,我絕對同意人類要吃少點肉拯救地球。因為根據 2014 年 IPCC 第五號報告的數據,農業、林產和其他土地利用的碳排放佔總排放量高達 24% ,當中大部份來自農業及伐林,注意的是這個數字並未包括自然生態天然將生物質、已死有機物與土壤中等封存的 20% 碳排放。全天候吃素我會代地球多謝你,但沒有太多人能做到。如果要強逼全球人類都不吃肉,不是剝奪了人的自由與權利嗎?這絕對萬萬不能,所以只能靠不同的方法讓人類走向吃較少的肉更為可取,培植肉是其一,素肉是其二。

Pelling 又曾向《紐約時報》表示,培植肉亦有個問題就是未經動物的同意就取走牠們的細胞。這句說話我真的「R 爆頭」,大佬呀非洲草原上﹐大型肉食動物如獅子獵殺班其他動物﹐又有無經過獵物的同意才追捕獵吃?根據 Pelling 的邏輯,要保障牲畜的權利﹐人類就要干預大自然規律﹐用不知何種方法完全禁止肉食動物吃肉,吃肉前要咨詢隻鹿是否願意被吃之類,做法不單不切實際﹐更會帶來生態大災難、食物鏈大崩壞——做乜地球要有肉食動物,全部吃植物、吃微生物好了,噢植物與微生物也是生命,到底條界線點定?我完全理解不到。

2012 年有學者宣讀《劍橋意識宣言》,指生物即使缺乏大腦新皮層 (neocortxex) ,亦不表示牠們不會體驗情感狀態的變化,並指有多個證據顯示,動物擁有構成意識所需的神經結構、神經化學及神經生理基礎物質,促請各界不應以科學、教育、食品、衣服、娛樂等等之名,虐待動物。的確網上有不少片段指工業流水式農場有員工會不人道地處理動物,但這不代表全部人類吃的肉類,便是由虐待動物而來。 That said, 也不代表我們不應爭取動物權益,反而更應該提倡在屠宰之時不對牲畜施加額外的痛苦,吃肉也可以良心過意得去的。這正是中國儒家所謂的「人禽之辨」;孟子認為人有向善的本性,人性之善可以仁義禮智四德表現出來,吃肉卻對動物有所憐憫,是以君子遠庖廚也。

吃不吃肉這個道德、哲學問題複雜得緊要,寫多洋洋幾千字也可,但如 Telhan 團隊一樣將之跳了多個步驟地問「人吃不吃培植人肉」卻是奇怪的稻草人謬誤。我真的越想越不明白,唔係嘩眾取寵係乜?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