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好緊要】日本小六生獨角仙研究登國際期刊!

讀小六時的你可能只會打機踢波睇漫畫,怎會想過自己的大名會在國際科學期刊出現?

來自琦玉縣、現年 11 歲的小六學生柴田亮就發現日本獨角仙 (Trypoxylus dichotomus) ,並不如過去所想是夜行性動物,而可能會在日間於部份樹木上活動,其發現更刊在影響系數 (impact factor) 達 4.7 的國際期刊《生態學》,相當「威水」。

圖:柴田同學 由柴田亮母親提供

如果有留意日本文化的朋友都知道,獨角仙相當受當地小學生歡迎,日方甚至有公司曾製作以獨角仙等昆蟲做主角的「甲蟲王者」動畫與遊戲,港台地區曾紅極一時。

在過去的認知,獨角仙是夜行性動物,夏季日落後就會飛出來吸啜原生的橡樹汁液,其活動在午夜最多並逐步減少到天光後消失。

柴田同學接受日本媒體訪問時指,他在讀幼稚園時露營,晚上去找獨角仙但找不到,但他後來發現白天時在光蠟樹 (Fraxinus griffithii) 上發現很多獨角仙聚集。其後他又讀到山口大學創成科學研究科講師、生物學家小島涉的著作《我的獨角仙研究(わたしのカブトムシ研究)》指,獨角仙在白天時似乎有可能會聚集在光蠟樹上。

光蠟樹遍佈東南亞多國,但在日本原僅出現於沖繩,但自 2000 年左右起已開始廣泛在本州種植,如今,已在日本路邊、住宅後花園中相當常見。剛好柴田亮的後花園也有種該種樹。

日本暑期作業最需要創意和時間的功課就是「自由研究」,學生自行選一個題目進行調查寫報告,而柴田同學自 2019 年暑假就以「光蠟樹上的獨角仙活動觀察」為題進行研究,每天都以 3–5 次觀察後園光蠟樹的獨角仙,記錄牠們的數量與活動。他在當年暑假結束前,電郵自己的觀察給小島老師,當時小島注意到柴田同學的記錄認真又有條理,他也有回信並給予意見。

到 2020 年,柴田同學聽取小島的意見,用油性筆在獨角仙身上做記號,一共觀察了 162 隻個體,並確認大部分的蟲是在晚上至凌晨 3 時飛到後園的樹,然後一直待到日間持續活動,有些獨角仙更會待上超過 24 小時,他更發現日間最常見到獨角仙交配。這些發現均與過去在原只棲息於橡樹的獨角仙觀察不同。

獨角仙在日間吸啜光蠟樹樹汁的不同位置(左); 2020 年觀察更發現樹上的獨角仙有不同標記,即來自不同時間與地方(右)。 Credit: Shibata, R. & Kojima, W. (2021).

小島老師接受日媒訪問時表示,論文所有資料都是由柴田觀測取得,又形容柴田所寫的「自由研究」報告,寫得非常有邏輯架構,跟正規科學論文體非常接近,他只是把柴田的文章直接翻譯成英文,所以不可能不把柴田同學放在報告首席作者的位置。

他又指出,暫時未清楚為何光蠟樹會改變了獨角仙的晝夜習性,尤其在調查過程中,柴田同學發現了許多被烏鴉吃掉的獨角仙屍體,顯示日間的活動可能會增加成為天敵目標的風險。小島老師解釋,這可能與光蠟樹和橡木的樹液含量、營養價值等差異有關,但將繼續與柴田同學進行深入調查。

保持好奇心真的很重要啊!

報告:
Shibata, R. & Kojima, W. (2021). An introduced host plant alters circadian activity patterns of a rhinoceros beetle. Ecology 2021 Apr 13;e03366. doi: 10.1002/ecy.3366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