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林超英:如果我係秦始皇管香港,我禁咗冷氣佢!

2020/10/10 — 10:00

九月尾的下午,天氣依然非常熱。這天下午來旺角訪問前香港天文台台長林超英,氣溫達 31°C ,就算行幾步路也身水身汗。

一見到記者,安坐在辦公室的林超英就問:「要唔要開冷氣呀?睇你好辛苦喎!」的確,記者「滴緊水」幾乎褲都濕埋,但心想林超英不是堅持不開冷氣,更與環境局局長黃錦星鬥低電費嗎?所以禮貌但少少無奈地回答:「坐低就會涼㗎喇。」他心知記者在想甚麼,便說:「唔係個個都頂得順嘅,我哋睇吓幾多度先再決定開唔開。」一看那個有點歷史的酒精溫度計, 29°C 有多,林超英立即跑去開冷氣。事實上,辦公室早已下了直簾開著風扇,西斜下根本一點陽光也照不進來,確實已比室外涼得多。

林超英立即解釋,自己關心環保,但並非「環保塔利班」,有需要都會開冷氣,只是大家要考慮的是「應用則用」。

廣告

劏房點降溫?

林超英 2009 年退任天文台台長後一直就很多社會環保議題發聲,希望香港人更多了解氣候變化和生活方式的關係。例如他曾指買樓要向南偏東,會較為冬暖夏涼,他這天再解釋,因為香港多數吹東風,但夏天吹西南風,而向南偏東則可以「食到」東風與西南風,變相經常有風吹入屋;而香港最熱與最冷的時份都吹西北風,向南偏東的樓則擋去所有西北風。這只是其中一個因素,林又指向南樓,夏天亦不會有太多陽光入到屋不會加熱,相反冬天太陽會相對較低令陽光入屋,令屋較暖。

廣告

換言之,控制陽光入屋與氣流,即可以減少使用冷氣。不過問題是,香港仍有一批人住劏房,如何不開冷氣解決室內焗促的問題呢?林超英很雀躍地介紹自己之前考察過的劏房,指已有人學懂在窗邊加上小風扇抽鮮風入屋,吹住室內另一把氣流扇,形成氣流可將更多鮮風吹入室內,減低 1–2°C,較為舒服,這些氣流扇更只是數百元就有,可取代使用冷氣,低下階層亦有能力購買,改善生活環境;就算無窗,有些業主也會在門上下開口,把氣流扇當風扇放在地上使用,便可達到通風功效,熱風亦可從門上面離開。

林超英指只要有氣流扇,也可以改善劏房室內焗促問題。

林超英指只要有氣流扇,也可以改善劏房室內焗促問題。

再生能源是終極減排方案?

很多人都說要轉型至綠色經濟,淘汰化石燃料,擁抱再生能源。然而林超英認為,香港的環保問題並不在於轉用再生能源與否,因為礙於香港的城市設計與地理問題,所有再生能源都最多只能提供最多 5% 總電力,他說:「華南地方風不大,香港做風能?聽餓死咁滯,都無風嘅,風又唔夠大,打風又唔開得!」太陽能亦有其限度,尤其香港多高樓大廈「你遮佢佢遮你」,可能只有頂部數層能設太陽能板,無法製造足夠電力予全幢大廈,最多是大家各自在窗台放個小小的太陽能板「叉部電話都 OK 嘅」。最重要是,就算真的成功轉用再生能源,也會給人「能源取之不盡」的錯誤訊息,所以最終還是要減少耗電與其他資源。

說起風力發電的風車扇葉可能造成雀鳥傷亡,林超英自稱是「雀仔佬」捨不得,但認為傷亡比例遠低於使用化石燃料造成的傷害。林超英是香港觀鳥會榮譽主席。

說起風力發電的風車扇葉可能造成雀鳥傷亡,林超英自稱是「雀仔佬」捨不得,但認為傷亡比例遠低於使用化石燃料造成的傷害。林超英是香港觀鳥會榮譽主席。

林超英近年亦大力推動使用水涼風機作為「幾好嘅中間辦法」。林指去年妻子也在街邊角落頭「俾人氹到」買了一個水冷涼風機回家,一用便愛上更「解決所有問題」,因為該水涼風機比過去的 USB 小風扇涼、耗電也只是冷氣的一成左右,他指:「我唔係極端主義,就算用少一成電都好呀!」記者追問,怕不怕妻子好易「俾人氹到」胡亂消費,林則笑指好的消費要不斷讚,還要公開讚「咁樣夜晚就有飯食」。

如何減食肉、減用外賣盒?

香港另一個為人詬病的環保問題是吃太多肉, 2018 年香港大學的研究發現香港人每日人均吃 664 克肉,是全球其中一個最高肉消耗量的地方,亦比英國人平均肉消耗量多 4 倍。近年則有多種素肉推出以減低人因為食肉造成的碳足跡,但林超英表示自己未試過亦不會試,他認為既然有新鮮的食物,為何要用植物製造肉,當中也需要能源與資源,更不用提運輸上的排放,所以他強調「唔要動用額外能量,唔要動用額外運輸」的食物才是最終解決碳排放問題的辦法。

疫情之下,香港人少去旅行確實減少很多碳足跡,但用多了外賣盒,條數點計?林超英明言「無得計」,他認為塑膠令人懶惰,又說:「我相信好多人都自己煮嘢食,多啲係屋企煮,可以唔浪費。」他補充,以前的外賣或包伙食服務,都可以用瓷器等,隔日才由食肆收回,形容「舊時得點解依家唔得?」問題是自己有否決心做。他指這些問題的解決方法是「行返轉頭」,買外賣時店方收按金,吃完遲些退回器皿時退還。

「我哋政府思維慢過內地!」

當然,要減碳不是個人層面就可以做到,林超英也指叫人減排碳「好難」,所以政府有一定責任訂下框架規範市民的排放,而很多問題的方案都是靠溝通得來,尤其環保問題沒有邊界,例如空氣污染。林超英指出不要常以為香港空氣污染問題是由大陸獨自造成,現時很多都是香港自己造成,而且近年大陸工廠排放標準提升,進入 2010 年代香港空氣能見度已有改善;林又指不要以為大陸落後過香港, PM 2.5 懸浮粒子的量度指數中國更早過香港公開,香港是見到大陸做才肯公開。他認為增加透明度,在網上公佈數據都有助推動環保工作。

林超英說:「我哋政府思維慢過內地!」

林超英指自曾蔭權時代以來,官員覺得做環保會破壞經濟,直到現在行政體系絕大部份都認為「環保友阻住地球轉」,他們不明白世代轉變,環保行業是新的經濟機遇。一些極保守權貴也仍希望社會如 80 年代一樣運作,經濟發展只是靠「做大個餅」,他們已脫節,不明白新世代正在製造新的經濟模式,當中會創造新的綠色職位。林超英越說越勞氣,指香港太多人似美國總統特朗普,是 "mini-Trump" ,認為現時發達靠他們一代,「舊時就係咁奮鬥,點解唔照行?」、「佢哋唔明咁樣搞爛個世界!」

又因為官員見來見去都是這班權貴,不斷重覆同一意見,官員就以為這是社會主流意見。林超英指,現時香港是社團主義,由一班權貴控制社會,但他們並無協助社會發展,他比喻這些權貴的功能似腦袋,指揮控制身體其他部份,但現時腦袋卻只會從其他部份搾取好處並無回饋。林超英形容:「連官商勾結都不如,因為官商勾結官員有著數,依家係商指住官去做嘢!」

林超英的辦公室有網誌「草雲居」的字畫。

林超英的辦公室有網誌「草雲居」的字畫。

官員無危機感、只懂「周圍威」

事實上,國家主席習近平九月尾在聯合國大會都表示中國要在 40 年內達到零碳排放。要推動政府做環保,林超英指首先要改變官員思維,因為很多人活在「insulated world (絕緣世界)」,不知道外面發生甚麼事。他解釋官員不只是不知香港事,外國事也不知,批評他們在外公幹只是吃喝玩樂,不看看人家在做甚麼。

他舉例近幾年外國提出新氫氣經濟,官員完全無感覺,說潔淨的氫氣燃料只屬測試,又以挪威氫燃料站爆炸推搪。記者翻查今年挪威政府發表的報告,該國並無因爆炸事故停止發展氫氣燃料,反認為氫氣燃料策略仍未夠進取,未來更會增加該國的氫氣燃料能量組合佔比,無疑是打香港官員的嘴巴。

林超英指,新加坡是 quick follower,已與澳洲和日本方面合作,展開氫氣燃料的發展,新加坡甚至有計劃轉用氫氣燃料推動的船與飛機,希望在未來仍可保持航空運輸業的樞紐地位,但香港官員仍覺得技術不可行。

政府官員自吹自擂是國際城市,甚至很多指標全球第一,但講到環保議題,就推搪自己是彈丸之地,在全球無甚責任。林非常勞氣地說:「成日話有無先例,我話你都戇居,點解香港唔做得第一?」尤其香港的碳排放佔全球 0.12% ,而人均每年排放更高達 5.4 噸僅低於英國、意大利的人均碳排放,比法國、土耳其、巴西與印度等更高。

林超英越講越氣憤:「啲官成日話香港咁細點做?做唔到就唔做呀?香港影響地球好緊要,後果關乎人類存與亡,唔大責任咩?」

林超英指,政府的問題是結構缺陷,早在 80 年代出現,當時是「小政府大市場」,但其調控市場力度會變小,而在市場內有動作的人就權力逐漸變大,「亂咁搵錢」,更反過來比政府更大聲;亦由於政府「小慣」,官員不懂處理問題,不如新加坡一樣有危機感,「政府咁咪失效囉」,林超英如是說。

「如果我係秦始皇管香港,我禁咗冷氣佢!」

等政府負責任搞環保,林超英形容「死得喇」,但個人層面又可以點緩減氣候變化?記者問他如果要選 3 個個人最有效且可實踐的減碳行為,林超英劈頭就說:「如果我係秦始皇管香港,我禁咗冷氣佢!」語氣似足「環保塔利班」,但他補充禁止之前有很多前提工夫要做,例如給予時間建築物規格要有促進自然通風的設計,亦要避免太多陽光入屋。

第二則是吃在地、時令、新鮮食物,用多一點在地製造的食物與用品,「不要夏天要吃冬天菜」,同時不要浪費食物或太咀刁只吃整條菜的一部份。第三才是「買少啲」,林超英強調:「買少啲嘢唔等於洗少啲錢,鬼佬有句說話叫 “Buy less buy better” ,用同樣嘅錢買啲襟嘅嘢用好多年,好過你年年買一啲好快爛嘅嘢!」他又指,買少啲亦有多些時間陪伴至親,不用常常購物,對自己生活快樂都好。這好像是每個人都聽過的事,但很少人能夠做到。

林超英將與另外 7 位專家於 10 月 18 日進行 TEDx 對談,深入探討香港如何應對氣候變化問題。
(圖片由 TEDxEncompassHK 提供)

林超英將與另外 7 位專家於 10 月 18 日進行 TEDx 對談,深入探討香港如何應對氣候變化問題。
(圖片由 TEDxEncompassHK 提供)

後話

如何做到 2050 年零碳排放?這個訪問肯定不會有答案,香港政治困局似乎難以解開,香港人要走得更遠應對氣候變化,可能真的要靠自己。重要的是要有居安思危的思維,不要以為一些物質一定長期有供應,如果再有比是次疫情更嚴重的事件,可能連電都未必有供應。正如林超英所說:「幾十年好快到㗎!」

文/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