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工廠式農場︰全球性流行病的巨大潛在因素

2020/5/4 — 15:03

資料圖片,來源:Miroslava Chrienova @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Miroslava Chrienova @ Pixabay

【原文作者:Włodzimierz Gogłoza,譯者:地球共惜】

(本文節錄翻譯自"Factory farming is one of the main risk factors of global pandemics. There is an alternative to it"

隨著冠狀病毒COVID-19全球疫症威脅日益增加,以前幾乎只屬於專家術語的詞彙,現已進入日常語言:「冠狀病毒」,「潛伏期」,「感染載體」。不過從長遠來看,這些術語中最重要的可能是「人畜傳染病」(一種從動物傳播給人類的疾病)。

廣告

在現代醫學已知的大約1400種病原體中,有800多種(約60%)皆來自動物。幾乎每年都會發現對人類構成嚴重威脅的動物源性新病原體。除COVID-19外,這些由人畜傳染引起的疾病還包括禽流感和豬流感,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和各種類型的出血熱,包括伊波拉病毒。

人畜傳染最常見於病毒感染(較少見於細菌感染),可通過與患病動物直接接觸或食用其肉類而發生。

廣告

研究人員懷疑,目前冠狀病毒疾病傳播的根源是武漢的肉類市場,那裡有許多野生和畜養動物在惡劣的條件下出售。鑑於此類市場帶來的公共衛生風險,中國當局目前正在全國範圍內逐步淘汰這些市場。

但是,據專家判斷,目前流行病學最大的風險因素之一是常規的畜牧業系統。飼養和供應絕大多數食用動物的工廠式農場的系統性風險特別高。

在工廠式農場,由於飼養動物的密度很高,而且通常只有單一物種,為病毒的快速傳播提供了理想的空間。高強度產量也加劇了這種現象,這種生產引起長期的環境壓力會削弱了動物的免疫系統。人畜傳染病的潛在風險因子還包括長途運輸,和涉及動物產業的供應鏈。

從源自豬的人畜傳染病的發展軌跡說明了常規畜牧業的負面後果。在1985年至2010年之間,全球豬肉產量增長了80%以上。同期,全球養豬場發現了77種新病原體。在1985年之前,這種現象從沒有發生過。在這些新病原體中,有82%都在全球豬肉產量所佔比例最高的20%國家中發現。

事實證明,至少有一種源自豬的病原體對人類具有致命性。根據不同的推算,在2009年的A / H1N1豬流感大流行期間,全世界有10萬至40萬人死亡,而死於疾病後的併並發症又有18萬人。

為了減少工廠化養殖的致病性,飼養者通常使用抗生素作為飼料添加劑。即使波蘭也是如此。儘管歐盟法律禁止出於預防目的使用抗生素(只能用於治療並在獸醫監督下使用),但最高審計署(NIK)在2018年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多達70%的波蘭育種者有慣常地使用抗生素(家禽養殖的百分比甚至更高:雞肉為82%,火雞為88%)。

流行病學家認為,抗生素在工廠化農業中的廣泛使用是世界上對公共衛生的最大威脅之一。隨著含有抗生素的動物製品的消費增加,病原體對抗菌劑免疫(即所謂的對抗生素產生抗藥性)的風險亦有所增加。

如今,僅在歐洲和美國,由對抗菌劑具有抗性的微生物引起的感染每年就導致約50,000人死亡。根據2014年為英國當局撰寫的報告,如果這種情況沒有改變,到2050年,全球將有3億人因抗生素耐藥性而過早死亡。

正如我們在世界衛生組織最近的一份報告中所讀到的,「如果說過去發生的只是序章,那麼我們將可能面臨著一個非常真實的威脅,即致命性的呼吸道病原體迅速發展,能致使5000萬至8000萬人死亡,並摧毀世界經濟總值將近5%。如此大規模的全球大流行將是災難性的,能造成廣泛的破壞、不穩定和不安全感。而世界還沒有準備好」。

當我們目睹全世界各國對抗COVID-19的大流行時,我們必須意識到,我們目前僅在面對一個症狀和它的影響,而不是深層原因。不幸的是,衛生專業界、流行病學界以及從事疫苗工作的科學家們的巨大努力,恐怕不能逆轉目前長遠的趨勢,除非我們在獲取和生產食物的方式進行系統性的變化。

正如美食協會(Good Food Institute)科學與技術副主任Liz Specht博士在回應SARS-CoV-2冠狀病毒大流行時所說的那樣:「現在是時候承認我們作為一個文明,狩獵和畜牧業雖然促使了數以千年來的人口增長。但是在2020年,我們需要對自己痛切地承認,我們不能繼續這樣做。當前糧食系統已經走樣,它效率低下,不安全,不可持續且極不安全」。

所幸的是,正如研究人員所補充的那樣,我們的糧食系統還可以過渡到另一種形式,就是逐步提高植物性蛋白的製品的生產活動,以及細胞農業(尤其是所謂的乾淨肉或培養肉)。

以高蛋白質豆類的素漢堡、素香腸、植物奶製品已經在貨架上出售了多年。目前,大部分產品還是由小企業生產的,或在大企業產品組合中只佔很小的一部分,而且主要客戶是素食者和有食物過敏的人。如今,客戶對飲食的關注推動了肉類替代品的需求和生產,而雀巢、聯合利華,嘉吉或泰森食品等大型食品公司也著力行動。波蘭肉類生產商也正在逐步探索植物肉市場,鑑於年輕波蘭人的強烈興趣(多達39%的人食用此類產品,而其中12%的人經常食用此類產品),預計其他本地公司也將很快投資肉類替代品。

以植物為基礎的肉類替代品行業正在蓬勃發展體,其表表者之一是美國股票初創公司Beyond Meat。在納斯達克首次公開募股後不久,該公司股票的價值增加了734%,這是2019年美國首次公開募股(IPO)以來最好的業績。

面對日益增長的人畜傳染病大流行,取締工業化畜牧業的方案必須加緊努力。植物蛋白和試管肉可能無法使我們抵抗目前正在傳播的人畜共患型冠狀病毒,但正如前面引用的Specht博士所論證的那樣,「無論是基於植物的還是栽培的肉類產品,都能消減動物性食品生產帶來糧食不安全和人畜傳染病的隱憂。以植物為基礎的現代肉類和栽培肉類製品,使消費者在飲食模式上可以輕鬆地調整和改變,減少畜牧業的需要,推動整個食物供應鏈變得更安全和可持續性。」

(編按:文章獲原作者 Włodzimierz Gogłoza 及 Anima 授權節錄翻譯及轉載。)

(譯者簡介:地球共惜為本地非牟利團體,致力推動動物福利及環境保護。深信透過選擇更好的生活及飲食模式,我們可以一起造就對動物生命、人類健康及生態環境都更理想的永續地球。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