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年年有「漁」

2020/11/27 — 9:00

面對與內地海產供應的價格競爭,香港的養魚場經營困難。

面對與內地海產供應的價格競爭,香港的養魚場經營困難。

【文/陳志樺;圖/香港電台】

香港本是個漁港,靠水吃水。時移世易,港人吃的海鮮九成靠外地進口,這個四面環海的小島,自己的魚去了那裡?

都是老掉大牙的文明進程,有得就有失。 60 、 70 年代開始,隨著香港逐漸城市化,人口急升又加上污染都令海魚量減少。另一方面,生活水平上升,暴飲暴食成為常態,海鮮需求日高,過度捕撈和暖化等等環境問題,令不少海洋生物已面臨瀕危。

廣告

海洋生物學博士吳芷欣指出,香港海域在 6 、 70 年代起已出現過度捕撈。現時在本港水域已很難見到體積較大的可食用魚。

海洋生物學博士吳芷欣指出,香港海域在 6 、 70 年代起已出現過度捕撈。現時在本港水域已很難見到體積較大的可食用魚。

廣告

海洋生物學博士吳芷欣指出,香港海域在 6 、 70 年代起已出現過度捕撈。現時在本港水域已很難見到體積較大的可食用魚。

海洋生物學博士吳芷欣指出,香港海域在 6 、 70 年代起已出現過度捕撈。現時在本港水域已很難見到體積較大的可食用魚。

然而,我們仍是海鮮的超級粉絲。數據顯示,港人每年消耗 50 萬公噸海鮮,平均每人吃掉 71.8 公斤,亞洲第二,比全球人均的海鮮食用量高出 3 倍。要滿足港人龐大的吃魚量,只靠野生捕撈,當然是沒可能。向來本地漁民多從東沙、西沙、南沙羣島那邊捕撈,現因海魚數量太少,只佔供應量 15% ,唯有倚賴外地輸入和養殖。

本地買到的活鮮海魚很多都是養殖所得,由空運到港,而非用漁船進口。

本地買到的活鮮海魚很多都是養殖所得,由空運到港,而非用漁船進口。

香港海鮮業聯合總會主席李彩華(圖左)表示,現在捕撈的活鮮海魚只佔總供應約一成半,其餘都是急凍、冰鮮或養殖的。

香港海鮮業聯合總會主席李彩華(圖左)表示,現在捕撈的活鮮海魚只佔總供應約一成半,其餘都是急凍、冰鮮或養殖的。

海鮮當中,不時有海魚忽然被追捧,有價有市,就像珊瑚魚「蘇眉」,近年不斷被吹噓熱賣:白肉細嫩、低脂肪高蛋白質、美容保健等等……最貴可達每公斤幾百美元。香港原來是珊瑚魚的主要貿易中心,每年營業額高達 78 億元,不是小生意。

香港是全球珊瑚魚主要貿易中心,每年營業額多達 78 億元。

香港是全球珊瑚魚主要貿易中心,每年營業額多達 78 億元。

由於利潤太豐厚,蘇眉被捕撈之後,都爭分奪秒,大量從東南亞各地輸入香港,再轉售內地等等。蘇眉和石班類魚,都屬「珊瑚魚」,淒身水底珊瑚與岩石之間,由此得名。其相對體積較大,在食物鏈的高層。蘇眉生長速度很慢,繁殖率低,一年體重才增加一公斤,養殖對增加供應幫助有限。如此下去只會造成不可逆轉,並破壞魚業的可持續發展。

蘇眉屬於「瀕危」物種,每條進口的蘇眉都需要登記,必須在領有合法許可證的酒家或市場售賣。

蘇眉屬於「瀕危」物種,每條進口的蘇眉都需要登記,必須在領有合法許可證的酒家或市場售賣。

有一種普遍觀念,吃魚相對於豬牛羊會比較「健康」。其實海魚吃得多,不單不環保,也有吃進毒素的風險。海中的藻類/微生物,會製造毒素比如「雪卡毒 (Ciguatoxins) 」,草食小魚吃下,進入食物鏈,大魚吃小魚,毒素不斷累積,最後成為「海鮮」。毒素耐熱煮不死,人吃下有風險。加上地球暖化,海水溫度經常保持 25-30°C ,有利藻類加速生長,毒素更多。另外,如火山爆發,人類活動如燒煤釋出水銀,最終八成沉積海床,回頭又進入食物鏈。海魚體積越大,自然也就更具毒性。

香港中文大學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王紹明醫生表示,製造雪卡毒的藻類在攝氏25-30度會加速生長;隨著氣候暖化,食用珊瑚魚引致雪卡毒的風險也隨之而增加。

香港中文大學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王紹明醫生表示,製造雪卡毒的藻類在攝氏25-30度會加速生長;隨著氣候暖化,食用珊瑚魚引致雪卡毒的風險也隨之而增加。

專家說,其實沒必要刻意挑食海魚或大魚,可選擇吃其它品種或小魚。若要求更高,選魚要小心,最好遠離水底瘀泥,因越近就越多重金屬。另外,就是烹調與食法,高溫煮食(如炸),魚脂肪會變質。魚肚因有脂肪及魚皮容易被污染,少吃為佳,魚背肉相對衛生無毒。當然,能吃到「優質魚」,有保證魚少病、沒抗生素、飼養無添加,那就更理想。

梁浩民博士(圖右)在節目建議大家幾個食魚貼士,希望減少因進食時吸入過量重金屬。

梁浩民博士(圖右)在節目建議大家幾個食魚貼士,希望減少因進食時吸入過量重金屬。

要食得健康,可以選擇優質養殖魚場的出產,在嚴謹的品質控制下飼養出「優質魚」。本地也有類似養殖場,在市場售賣要符合漁護署檢驗規格,有適當標籤以示及格;另有二維碼可查證來源地等等。由於養殖「優質魚」成本高,平價魚像黃立鯧、紅鮋等,因其市場競爭力太低,自然很難成為「優質魚」。另外,大規模養殖場也存在不少問題。比如,仍然有從「野外」活捉回來後轉放入籠再「養殖」,又或以捕撈海魚作飼料,是不違反了原則?

本地的優質養魚場,受漁農自然護理署監管,會定期巡查漁場的水質狀況及飼料等,在食用安全上較有保障。

本地的優質養魚場,受漁農自然護理署監管,會定期巡查漁場的水質狀況及飼料等,在食用安全上較有保障。

在市場出售的優質養魚場海產,附有認證標籤;至於冰鮮包裝,也有二維碼識別產品的來源。

在市場出售的優質養魚場海產,附有認證標籤;至於冰鮮包裝,也有二維碼識別產品的來源。

凡事涉及利益,總有人在縫隙中鑽。要保護珊瑚魚,各方要合力打擊非法交易的同時,又要容許可持續發展的買賣。最近,香港大學生物科學系名譽教授薛綺雯的團隊,研發了「魚面識別技術」的流動應用程式,以協助查證所售賣的蘇眉是否合法進口。因蘇眉價高又屬瀕臨絕種,而其長相特徵明顯,也就可利用魚臉辨識即時與資料庫比對,查證來源和品種等,合法與否就一目了然。不過,吃魚要吃到如此誇張,實有點諷刺,卻笑不出來。

香港大學生物科學學院名譽教授薛綺雯與她的團隊,研發了一個「魚面識別技術」的流動應用程式(2021 年初啓用),以協助監管蘇眉是否合法進口。

香港大學生物科學學院名譽教授薛綺雯與她的團隊,研發了一個「魚面識別技術」的流動應用程式(2021 年初啓用),以協助監管蘇眉是否合法進口。

香港有魚場經營室內養殖龍躉,希望減少野生捕撈,有助可持續發展。

香港有魚場經營室內養殖龍躉,希望減少野生捕撈,有助可持續發展。

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推出「海鮮選擇指引」應用程式,提供日常食用的海鮮的資訊,有助消費者辨識「環保海鮮」。

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推出「海鮮選擇指引」應用程式,提供日常食用的海鮮的資訊,有助消費者辨識「環保海鮮」。

愛海鮮無不妥,但何必吃得太盡?香港環海,曾有五千多種海洋生物,這小島本就環境優秀、地靈人傑,情何以堪?

*  *  *

香港電台節目《環保身開始》逢周六晚上 9 時 30 分於港台電視 31 播出,探討本地環保議題及與健康的關係。本集 11 月 28 日播放;港台網站及流動應用程式 RTHK Screen 同步直播及提供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