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素材來源:Weuse Facebook

提供重用的選擇 — 兩個開創者的大嘗試

盛載魚蛋的發泡膠兜、喝水用的紙杯、吃雞翼的膠刀叉 — 它們雖然為人們帶來便利,但同時亦製造出大量垃圾。即棄餐具的泛濫,令「Weuse」創辦人 Wing 及「有叉用(Utentials)」團隊阿暉反思,「我們是否一定要用這些即棄餐具?」兩位有心人,兩個故事,分別成立了社企 Weuse 和團隊「有叉用」,嘗試為大家的便利生活帶來多一個選擇:重用餐具。

「餐飲通常喺活動中佔好短嘅環節,但就製造幾袋大垃圾,對環境嚟講係個大污染」,曾任活動籌委的 Wing 眼見每次活動垃圾成籮,於 2015 成立香港首間租用餐具社企 Weuse,提供餐具租用、外送及清洗一條龍服務,「我哋係一個輔助角色,你唔記得帶餐具,都仲有得借,你唔方便帶,就為你提供一個方便」。 

最有成功感 21 日活動零垃圾

小至公司內部活動、生日派對,大至嘉年華會、馬拉松賽事和年宵市場,Weuse 都盡力提供重用餐具服務。不是沒有成功過,回想 Weuse 創辦之初,只有幾十套餐具,如今規模已經可以接待逾萬人。Wing 指最有成功感的一次,是於啟德郵輪碼頭公園舉辦為期 21 日的嘉年華會,為當中六架美食車提供重用餐具,整個活動最後沒有一件即棄餐具垃圾。「係好滿足,亦係一次好好嘅經驗畀大家知道,唔用即棄餐具唔係無可能」。

惟持續兩年的疫情,令 Weuse 生意銳減九成,雖然外賣變多,但 Weuse 賴以為生的大型活動卻急劇減少。Wing 解釋,現時香港的重用餐具租用服務多於定點或指定活動中運作,因食物種類少,容易作出調整及與食肆互相配合,但如要推廣至較大的範圍,甚至一整個地區,社企由於缺乏資源,將難以擴展,同時食肆亦面臨一定困難,「香港好多食肆小店,佢哋都無地方去放重用餐具,又點幫手推呢」。

眼見本港外賣及外帶量因此而大增,政府終於就管制即棄膠餐具諮詢公眾,Wing 期望政府投放資源帶領各界齊齊減膠,包括資助食肆選用可重用餐具,「不論買餐具、物流同清洗運作都係成本,要食肆自己去行呢步係好難。以往大家為咗方便,將個成本放咗喺個環境度,而家大家唔想,就要分擔返個成本」。

圖片來源:Tableware Culture Facebook

餐廳免卻成本 卻轉嫁環境

至於從事與環保有關行業的阿暉,三年前與另外兩位朋友,一同創辦關注即棄膠餐具的團體「有叉用」,曾於葵涌廣場的小食街推出「餐具機器人」試驗計劃,亦兩度於青衣戲棚市集提供重用餐具借用服務。

「當年要搵合適嘅重用餐具就已花咗好多時間,要令市民喺願意借用同時,都要方便食肆運作」,阿暉稱,重用餐具必需耐用,並且易清潔和不易發霉,「有時有啲膠會有殘留氣味或洗極都好油,啲人就唔想借用」。除了方便消費者,亦盡力不加重食肆負擔,「重用餐具始終唔及即棄餐具輕便,可能平日放到百幾隻發泡膠盒嘅位置,只放到幾十隻重用餐盒」,他解釋,運送量愈多,物流費用就會愈少。

阿暉仔細看畢政府管制即棄膠餐具的的諮詢文件,認為當中只著重「減膠」,未有詳述如何引領食肆及市民,逐步棄用所有即棄餐具,「要令業界知道點做,政府有話要提供替代品,但最後都只係放喺堆填區,對氣候係唔理想,而家只係解決一個環保問題,又引伸另一個環保問題」。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