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改劃綠化帶就是打郊野公園主意

2021/1/8 — 14:18

長春社製圖

長春社製圖

【文:吳希文(長春社公共事務經理)】

去年 2 月,發展局回應土地供應小組「土地大辯論」報告時,指「現階段不會繼續尋求改變郊野公園邊陲地帶的土地用途」,然後當時我們的回應,是「不搞郊野公園,不代表天下太平」,因為最糟的,真的一直就在眼前而未曾發現。2013 年起,改劃綠化地帶配合房屋發展的研究,從來沒有停止過,去到最近,輪到多幅貼近馬鞍山郊野公園的綠化地帶,其中一幅將要興建 9 幢 18 至 27 層,提供 1,040 伙私人住宅的綠化地帶,與郊野公園的距離只有不足 15 米,這些手法,就是試水溫,就是要為日後打發展郊野公園主意而鋪路。

沒有一腳踩入郊野公園發展,不代表無問題。那些規劃官僚、技術顧問,已經不斷在講「在靠近郊野公園以外的地方建屋,早已不是新鮮事」。被大潭郊野公園包圍的陽明山莊、在大潭郊野公園(鰂魚涌擴建部分)旁的康怡花園、在飛鵝山(馬鞍山郊野公園範圍)下的彩輝邨、馬鞍山郊野公園旁的水泉澳邨等,今日被吹捧成為貼近郊野公園與房屋發展的「最佳示範」。然而,公眾看着他們「拋書包」之時,希望大家仍會意識到,引用一堆年代久遠的規劃例子,支持發展具緩衝市區及郊野公園功能的綠化地帶,是無視今日社會對郊野公園保育、發展密度的重視,簡言之,即是離地。

廣告

吹捧「例子」無視保育

這裏也回想起五年前,在深水埗大窩坪跟進的綠化地帶改劃個案。這幅當年計畫興建 980 伙私人住宅單位的地皮,距離獅子山郊野公園估計僅 70 米,我們批評改劃除了破壞當地生態環境,也令該區綠化地帶的緩衝作用減低,加劇民居及生態對立,但城規會當年最後都通過建屋計畫,這裏早已沙塵滾滾,正在興建一些所謂可以解決房屋問題的私人住宅。然後看看今日馬鞍山的例子,同樣建議在郊野公園旁建私人住宅,還比之前更貼近郊野公園。

廣告

改劃建議料陸續有來

翻查 2017 年 1 月時,政府向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提交的文件,類似貼近郊野公園而又被建議改劃的綠化地帶,未來可謂陸續有來。荃灣區近油柑頭村的一幅綠化地帶,根據 10 月荃灣區議會的文件,這幅綠化地帶的面積約 4.93 公頃,建議作中密度私營住宅發展,預計可提供 1,390 個住宅單位。這幅綠化地帶的西北面不遠處,正正是大欖郊野公園。

又例如葵青區一幅位於華景山路及長坑村之間,現劃作「休憩用地」及「綠化地帶」的土地,其東邊與金山郊野公園非常接近,2017 年時在未展開城規改劃的程序時,已被納入賣地計畫,這幅面積 1.04 公頃的地皮,當年預計可興建 620 伙低密度住宅單位。瀏覽現時賣地計畫的網頁,沒有顯示這幅地皮的下落。

今日受破壞他日恐更糟

綠化地帶的規劃意向,主要是促進自然環境保育,以及防止市區式發展滲入該地帶,設立的目的包括保存現有自然景觀、作為各市區之間的緩衝地帶、提供更多靜態康樂用地,一般推定是不准進行發展。把這些鄰近郊野公園的綠化地帶改劃發展,與兩年前「土地大辯論」建議發展「郊野公園邊陲」沒有太大分別,政府不過是換一種做法,今日在郊野公園旁邊製造破壞,長遠蠶食郊野公園的景觀、生態系統的完整性,他日便能得寸進尺,配以強而有力的科學分析,把更多郊野公園邊陲內外的土地納入發展區。我想我們找到了這個答案後,未來在改劃綠化地帶一事上,會更懂得看通當中最爛、更糟、「壞過凱婷」的問題。

 

原刊於 2020 年 1 月 1 日《星島日報》綠色論壇
長春社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