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後的北大嶼山生態遊?

2020/3/15 — 16:05

欣澳對出海面兩隻白海豚 Photo credit: Felix Leung

欣澳對出海面兩隻白海豚 Photo credit: Felix Leung

【文:梁沛健】

香港地小人多是我們眾所周知的問題,早期土地專責小組建議在大嶼山大幅的填海,把東涌擴大至大嶼山都會,變成一個可以容納一百萬人的新市鎮。我們年青人都希望樓價降低,增加土地供應是其中最直接的方法,但是犧牲香港美麗的海洋和海岸綫,這樣值得嗎?

中華白海豚的末路?

廣告

香港的海岸線已經被填海填到面目全非,大嶼山是香港唯一還保留比較天然的海岸線的島嶼,但是超低使用率的港珠澳大橋和第三條跑道工程帶動的填海會破壞海岸線,對中華白海豚的棲息地的破壞更是無可挽救。中華白海豚是香港的吉祥物之一,但是填海和繁忙的船隻航道已經嚴重威脅白海豚的家。根據世界自然基金的研究,香港棲息的中華白海豚的數量已經愈來愈少,從 2000 年的千多條到現在的 32 條, 如果想見他們最後一面就要盡快。

現在是香港旅遊業寒冬,很多旅行社推出本地生態旅遊 。我想分享我去年跟香港海豚保育學會出海的一次觀豚和沙螺灣觀蝶的經歷。

廣告

我們先到青衣地鐵站集合後到碼頭乘遊艇出海尋找海豚。開船後導遊在船上講述觀豚的守則和怎樣拍攝海豚。我們的遊艇穿過葵青橋,長青橋,青荔橋,青荃橋和汀九橋就離開藍巴勒海峽進入海豚出沒的區域。我們一路向西駛去都沒有甚麼動靜,就在此時船長突然說前方近欣澳有海豚。船長減低船速駛近欣澳。這位船長帶過很多觀豚團所以對觀豚很有經驗,就算海豚在遙遠的地方也能一眼就看到。我們都走到船頭平心靜氣地尋找海豚的身影。我看見海面有一團陰影游過,一隻海豚忽然跳出水面,由於事出突然所以我來不及拍照海豚就潛進水裡了。有一隻海豚在海上游來游去,應該是少年豚因為他帶有灰色的斑點。他們圍著遊艇暢泳,像向我們打招呼。

磨刀洲附近海域發現白海豚在躉船旁邊出沒 Photo credit: Felix Leung

磨刀洲附近海域發現白海豚在躉船旁邊出沒 Photo credit: Felix Leung

海豚在繁忙的船隻航道中穿梭,如果一不小心就會被撞倒,十分危險。船長和導遊更說有些海豚喜歡尾隨拖網的漁船吃魚,但是那些網處理不當很容易會纏繞海豚令他們窒息死亡。

遊艇駛近赤鱲角,到沙螺灣。二十多年前赤角是一個生態價值很高的島嶼,但因為香港要發展,所以把赤鱲角填海成為一個國際級的機場。填海減少了中華白海豚的棲息地更加令到港獨有的盧文氏樹蛙受到影響。幸好當局把盧文氏樹蛙遷到南丫島,他們才不至絕種。

昆蟲不可怕

沙螺灣位于大嶼山的西北部,是觀賞蝴蝶的好地方。沙螺灣非常接近飛機升降的航道,聽到很大的飛機升降聲。我粗略地計算過,差不多每兩分鐘都有一架飛機升降,可見香港機場是全球最繁忙的機場之一。導遊首先介紹了在亭旁邊的香港四大毒草羊角拗,它的果實像羊角一樣但它的汁液有劇毒,如不慎沾上毒汁會神志不清或死亡。奇怪的是它是藍點紫斑蝶幼蟲的食物,所以毒素積在體內令到捕食者不敢吃他們。

黃襟蛺蝶 photo credit: Peellden, https://bit.ly/38T7rR8, CC BY-SA 4.0

黃襟蛺蝶 photo credit: Peellden, https://bit.ly/38T7rR8, CC BY-SA 4.0

鑑定蝴蝶的品種,我們要留意蝴蝶的顏色和花紋,更加要注意它們的飛行形態。沙螺灣真是有很多不同品種的蝴蝶,如黑脈蛺蝶,美姬灰蝶,斑灰蝶,綠鳳蝶,串蛛環蝶,角翅弄蝶等等。而有些蝴蝶名稱令人印象深刻如統帥青鳳蝶,木蘭青鳳蝶,忘憂尾蛺蝶和巴黎翠鳳蝶,改這些蝴蝶名稱的人應該很有文采!很多蝴蝶都重複出現,慢慢我就開始認到他們了。最容易認的是玉帶鳳蝶,黑色的翅膀有一帶白色的點。我已經認到黃襟蛺蝶,白弄蝶,東方菜粉蝶等。想不到學習蝴蝶時更學到得多植物,如我們之前見過的猴耳環是窄斑鳳尾蛺蝶的寄主植物和布渣葉是角翅弄蝶的寄主植物。後來我們發現了一些像橙的樹木,導遊說這是山橙,有劇毒。漁護署為了清除這些毒物就引人了猴子,猴子愛吃這些山橙令到今天猴子在香港大量繁殖。我們繼續走看見昂坪 360 纜車在頭頂經過。之後我們經過了幾條山澗,見到不同的蝴蝶和有人在岸邊用罾棚這古老方法捕魚。最後在夕陽下我們穿過一些魚塘和紅樹林,一路走經過建於 1832 年清朝時期的東涌炮台就到逸東村了。

斑灰蝶 photo credit: Dr. Raju Kasambe, https://bit.ly/33k7WCm, CC BY-SA 3.0

斑灰蝶 photo credit: Dr. Raju Kasambe, https://bit.ly/33k7WCm, CC BY-SA 3.0

我們只是走了東澳古道的一小段但已經看到很多東西。現在很多香港人都怕昆蟲,但是他們是生態系統的重要一環,我們要多了解和多觀察就不會怕了。願北大嶼山發展之前有更多人可以認識和欣賞香港的生態。在旅遊學中有一種旅遊叫做 “Last chance tourism” 或 “Doom tourism” ,意思是最後的旅遊機會。全球暖化和海平面上升令到馬爾代夫,威尼斯和澳洲大堡礁都是 Doom tourism榜上有名。大嶼山規劃的藍圖主張『北發展南保育』,難道我們真的要犧牲北大嶼山的生態嗎?香港新界北區有很多棕地都是貨櫃場,回收場等佔用了大片平地的設施,這些設施的土地利用效率都是非常低。如果把這些設施集中和提高效率就可以釋出棕地改建房屋,不用過度發展北大嶼山。時間無多了,北大嶼山的生態旅遊會不會是港人的最後機會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