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桂山島填海 多風光仍是絕望

2020/10/12 — 19:14

長春社製圖

長春社製圖

【文:吳希文(長春社公共事務經理)】

距離香港大嶼山西南約五公里,屬於珠海的桂山島,早陣子又被炒熱為解決香港土地問題的另一出路,一班政黨、議員、學者唱好在桂山島填海借地,讓香港建公屋,又可以把貨櫃碼頭、大學、監獄、高球場搬到新填海地上。加上在內地水域填海,香港人反對不了,比極具爭議的「明日大嶼」更加理想。

需考慮生態《紅線》

廣告

桂山島填海借地一事,是否已獲中央祝福,一般人無法揣測,不過我們不妨從早前某媒體在微博上舉辦的網上投票,瀏覽一下內地網民的意見,初步掌握民情。「廣東人民不同意、先把香港的地用完再說」;「一方面這對珠海很不公平,另一方面這解決不了香港的根本問題」;「為甚麼不讓地產商李嘉誠他們出地,憑甚麼內地人買單?」;「不給,桂山島生態會被破壞,香港新界可以用環保做理由。憑甚麼桂山島不可以」;「中央敢批,我們也遊行示威」……六百多個留言,就是幾乎一面倒反對。香港境外填海造地,香港人的意見也許真的毫不重要,然而居住珠海以至廣東省的民眾聲音,又是否被看在眼內?

民意當前如是說,客觀的環境亦會告訴我們,在桂山島填海造地,要考慮的生態紅線有不少。參考《廣東省海洋生態紅線》(《紅線》),桂山島一帶水域有不少程度不一的限制。「萬山群島重要漁業海域限制類紅線區」包圍整個桂山島,管控措施包括禁止圍填海,周邊海域不得設置排污水、工業排水口或其他污染源;禁止設置海洋傾倒區,開採海砂,不得設置明顯改變水動力環境的構築物等。桂山島以北是珠江口中華白海豚自然保護區,其核心區禁止開展任何形式的發展建設活動,適當保障海上交通用海、嚴格限制除公益、科研性質外的其他活動。

廣告

《紅線》亦有針對自然海岸線的保護措施,例如以國家規定的紅線指標為標準,維持岸線自然屬性導向,限制實施可能改變海島自然岸線生態功能的開發建設活動,嚴禁佔用岸線進行圍填海;對於有居民海島,原則上不得佔用原有自然岸線,確需使用的,應對開發利用可行性進行科學論證,維持擬使用岸線的自然狀態,或採取「佔多少恢復多少」的原則。

紅線以上,還有「辣招」。2018 年起,中央發布了《國務院關於加強濱海濕地保護嚴格管控圍填海的通知》,除國家重大戰略項目外,全面停止新增圍填海項目,嚴格管控填海,不少珠三角地區的大型填海項目,目前依然前途未明。建議在桂山島填海的賢達,一開口就是一千公頃,更有人「叫價」五千公頃,在現時這種嚴控填海的大環境下,在內地推動大規模填海項目,是逆流而行。

無限制填海 忽視累積影響

雖然以往內地的基建,也曾出現過侵佔生態紅線的問題,國策有時也可以話變就變,不過如果保育二字不是說了算,我們實在有需要看清現況。現實是珠三角水域基建處處,除了我們熟悉的香港機場三跑工程及港珠澳大橋之外,還有深圳機場的三跑、前海深港合作區、連接深圳及中山的深中通道及其人工島、距離桂山島以西水域不遠處的海上風力發電場等,早已對該區中華白海豚及漁業資源構成嚴重威脅,再在這片水域無限制擴張填海,就是忽視累積的環境影響,中華白海豚以至其他海洋生物的生境將再度收窄,漁民的生計亦雪上加霜。

桂山島填海不是捨難取易,問題不會離開香港後便迎刃而解。是桂山島還是明日大嶼,本質也沒大分別,風光背後,把大家珍貴的海洋環境奪走,把大家辛勞的血汗錢花光,逼在眉睫的房屋問題卻沒有解決,大家的明日,仍是絕望。

 

原刊於 2020 年 10 月 12 日《星島日報》綠色論壇
長春社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