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8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比卡超」高原鼠兔首被發現吃犛牛糞過嚴冬

    最新刊於《美國國家科學院期刊 (PNAS) 》的研究指,有現實比卡超之稱、居於青藏高原的高原鼠兔 (Ochotona curzoniae) ,部份會透過食犛牛糞便渡過嚴冬。

    領導研究的蘇格蘭鴨巴甸大學生物學教授 John Speakman 解釋,動物會採取各種意想不到的策略來生存。許多兔子與近親鼠兔都會吃自己的糞便,幫助吸收牠們最初無法消化的營養,但吃其他物種的糞便相對較少。

    鼠兔是在北美和亞洲發​​現的一類小型哺乳類動物,雖然貌似倉鼠,但實際上是兔形目(Lagomorpha)的物種,與兔科關係更為密切。

    在冬季,在海拔約 5,000 米的青藏高原氣溫可降至 -30°C ,而高原鼠兔在食物匱乏的冬天無法冬眠,或遷移到較溫暖地區因此牠們如何渡過長達數月的嚴冬一直成謎。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 Speakman 的團隊 13 年來監測高原鼠兔活動,包括拍攝其生活習慣、將溫度記錄裝置植入高原鼠兔體內。

    團隊發現,高原鼠兔主要會透過減低體溫、限制覓食等活動緩減新陳代謝並節省消耗能量。在一些研究地點中,團隊更拍得高原鼠兔吃圈養犛牛的糞便片段。

    高原的某些地方會出現很多犛牛,其糞便很可能很易被高原鼠兔消化,因為食物已通過犛牛消化系統消化排出。研究又表明,與尋找其他食物來源相比,吃犛牛糞便可能有助高原鼠兔消耗較少能量。糞便還可能含有其他高原鼠兔稀缺的營養和水份,令牠們更願意作出這種冬季覓食策略。這亦解釋到為何犛牛密度高的地方,也會有較多高原鼠兔。

    不過,團隊認為兩個物種仍會互相競爭食物,當中也可能會令高原鼠兔群族感染寄生蟲,因此食犛牛糞並非一個普遍行為。團隊目前正研究這種覓食方式的其他好處,以確定犛牛與高原鼠兔的真正關係。

    來源:
    Live Science, Real-life Pikachus eat yak poop to survive Tibetan winters, 19 July 2021

    報告:
    Speakman, J.R., Chi, Q.S., Ołdakowski, Ł. & et al. (2021). Surviving winter on the Qinghai-Tibetan Plateau: Pikas suppress energy demands and exploit yak feces to survive winter. PNAS July 27, 2021 118 (30) e2100707118. doi: 10.1073/pnas.2100707118

    文/Alan Chiu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