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氣候變化致挪威山區融冰 史前馴鹿狩獵場重見天日

2020/11/28 — 0:07

圖片來源:Secrets Of The Ice twitter影片截圖

圖片來源:Secrets Of The Ice twitter影片截圖

隨著氣候變化,更多融冰情況出現,除了影響人類生計,也令更多史前文物曝光。最新刊於《全新世》的研究指,一個挪威山區融冰,令一個史前馴鹿狩獵場重現人間,當中至少發現 68 個史前箭頭、鹿骨與鹿角等更多相關文物。經放射性碳鑑年後,發現當中文物最早可追溯到大約 6,000 年前。

團隊亦發現當中有一些「嚇鹿桿 (scaring sticks) 」,相信用以驅趕馴鹿至一定位置,讓人更易將之獵殺。

團隊早在 2016 年於遺址附近找到多枝嚇鹿桿。
Photo: Julian Martinsen, Oppland County Council; Drawing: Lars Pilø, Oppland County Council

團隊早在 2016 年於遺址附近找到多枝嚇鹿桿。
Photo: Julian Martinsen, Oppland County Council; Drawing: Lars Pilø, Oppland County Council

廣告

領導研究的挪威內陸郡議會文化遺產部考古學家 Lars Pilø 指,這是世上已知找到最多箭頭的冰場,而挖掘過程令人難以置信,是考古學家的夢想。同時由於發現最初已被認為相當重要,該個位於尤通黑門山脈 (Jotunheimen Mountains) 的 Langfonne 冰場位置的秘密被保守多年,直至找到所有文物為止。

廣告

團隊發現,遺址的文物石器時代一直延伸到中世紀時期,而大多數箭頭都來自新石器時代晚期的公元前 2400–1750 年與鐵器時代晚期公元 550–1050 年。團隊又指在維京時代之前即公元 800 年左右,當地馴鹿狩獵活動有所增加。

其中一個有 1,300 年歷史的箭頭。
Credit: Secrets of the Ice

其中一個有 1,300 年歷史的箭頭。
Credit: Secrets of the Ice

為了整理遺址的歷史,團隊不得不考慮許多不同的因素,例如融冰的運動、風的侵蝕等影響,這些因素也將大部份文物從遺址中帶走。 Pilø 解釋冰場並非常規的考古遺址,是處於寒冷與嚴峻的高山環境,當地所承受的自然力量與低地、正常考古遺址截然不同。

某些箭頭被壓碎的方式亦表明,冰塊實際上比以前想像的更規則方式運動,此發現亦得到了使用現場勘測的地底雷達數據所支持,可讓人類更了解氣候的運作模式;而 Langfonne 冰場的冰量只為 20 年前的三分之一,並且已分成三個獨立部分。

團隊又指,未來還需要大量研究工作才能了解冰場現況和位置,與多年來與冰、馴鹿和人類活動的互動有何關係。

來源:
Science Alert, Melting Ice Has Revealed a Spectacular Trove of Ancient Hunting Artifacts in Norway, 27 November 2020

報告:
Pilø, L.H., Barrett, J.H., Eiken, T. & et al. (2020). Interpreting archaeological site-formation processes at a mountain ice patch: A case study from Langfonne, Norway. The Holocene first published 25 November 2020. doi: 10.1177/0959683620972775

文/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