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海洋公園執笠啦!附「動物退休會」攻略

2020/5/12 — 21:26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上星期六(5 月 9 日)為一年一度「國際反鯨豚表演和圈養日」“Empty The Tanks”,香港人困在家中幾個月,直至限聚令放寬至八人後,母親節的酒樓訪問,大家表示終於能三代同堂(四代同堂),呼吸一下自由空氣。事實上,需要自由的,豈只香港人,海洋公園的動物也同樣需要。

根據香港海豚保育學會資料顯示,海洋公園本年 1 月向政府申請過百億撥款,希望可以運用資金來重新發展海洋公園,並於發表的未來發展藍圖中指出海洋公園將會取消海豚表演。可是,海洋公園向政府申請撥款,到同月 21 日財委會通過了撥款,再到現時 5 月為止卻一直未有再提出任何取消海豚表演的安排及時間表,究竟這段期間海洋公園除了閉園抗疫外還做了些甚麼?

直至上周五,海洋公園向立法會財委會申請 54 億元「救亡」,當中 30 億元償還商業貸款,其餘資助公園未來一年營運,以免公園下月便會倒閉。有部份議員質詢猶如「無底深潭」,反問為了港人情意結是否要「不惜代價」。

廣告

海豚表演是勞役,不是教育

香港海豚保育學會亦指出,於圈養的生活環境遠遠比不上野外大自然的環境,無論海洋公園如何解釋及美化其圈養的行為,對海豚來說那些只是美麗的謊言。希望那些不用表演以及將會被「近距離接觸」的海豚能免受不必要的監禁及勞役,能獲得妥善的安排,並能夠儘早回歸大自然的懷抱之中。

廣告

園內的動物權益不只海豚,消費其他海洋生物及籠內的飛禽走獸,各種表演及違反動物作息的集體圍觀應逐步取消,而且停止人工繁殖動物,世代為奴,研究如何安置仍在園內的動物或退休飼養至終老。

曾經聽說過,觀賞動物在「生命教育」上有其助益,但筆者認為生命教育的本質在於「探索生命、愛惜生命、尊重生命」,而且能展現出「珍愛自己、愛及他人、愛護天地萬物」的大愛精神。筆者明白香港教育能造就出「自私、自戀、自大」而年年考第一的領䄂人物不難,但動物主題公園對於園內一代一代生物的利用及消費,大家能否趁今次機會重新思考其價值,反思其「教育」的實質作用。

香港海洋公園一日多場海豚表演及遊客互動節目,海豚日復一日表演,年終無休,無年假、無得投訴、無得轉工、無得退休、唔聽話隨時無嘢食。海豚每日待在小得可憐的石屎水池、與母親分離,一生娛樂遊客,即使是面臨死亡的當下,海豚都會儘量隱藏自己的病痛,因為這就是牠的天性。

水族館以人工繁殖圈養海豚計劃為傲,以保育的糖紙包裝一座監獄,圈養海豚一出世,就永遠留在水池被勞役至死,水族館已經忘記了真正的保育工作若不是在野外進行,是沒有意義的;水族館訓練海豚表演的動作,違反動物在野外時的自然行為,試問野外海豚會用頭把訓練員抛出水面嗎,遊客從圈養海豚身上接收錯誤知識,這種以娛樂遊客為宗旨的海豚表演,完全與「教育」扯不上任何關係。

順便取代「明日大嶼」

如果「明日大嶼」要用上萬億港元,今次救海洋公園又用上五十四億,不如讓海洋公園「執笠」,搞個「明日港南」好過。除了解放動物之餘,可以釋放大量用地。到時起多啲公屋及居屋,華富邨居民可同區搬遷,華富舊址重建,加建公營的生態保育公園,醫院及學校等。頂多比你地鐵站上蓋起個海洋公園主題豪宅商場,各取所需,皆大歡喜!

其實筆者正正住在「荔園」舊址附近,還在面書開設了「荔景山下 Lai King Hill Spirit」群組給區內人士交流。荔園原址現包括:私樓、商場、公屋、居屋、公務員宿舍、小公園、球場、資助小學、學卷幼稚園、荔枝角巴士總站等,附近則有瑪嘉烈醫院,美孚站及荔景站,在「荔園」拆卸後已開發出另一社區。相信海洋公園原址佔地,即使不及「明日大嶼」的填海用地,若能取而代之,更可減少當地環境及海洋生態的破壞。

明白大家關心海洋公園執笠後,動物的去向及生存方法,各位可參考不同動物權益者的建議,香港的確沒需要持續圈養各式動物,若政府只保留小部份海洋公園用地作生態保育,像各地國的「國家公園」或「地區公園」之類,能免費供市民認識本土、南中國及東南亞的自然生態才更理想,讓園內需要保護的稀有動物及退休動物,更適應生活環境。

園內動物點算好

今時今日大家要明白,消費動物去賺錢,借此高消費方式「教小朋友」是不人道的。大家近年開始了解到馬戲團背後對待動物的黑暗,就算筆者之前一家帶同女兒去中環個嘉年華,馬戲團表演已經沒有動物演出,只有裝置特別效果,雜技及小丑表演。如果繼續盲目不斷注資一間動物權益唔達標、不願轉型嘅主題樂園,即使從動物的角度來說不挽留也不用可惜。

香港海豚保育學會曾提出動物該如何處置的問題,從過去多年各地案例都有例可循,淘汰動物園和水族館本應就是國際大勢所趨,本地動物團體一直都催促海洋公園正視同儘早安排動物退休問題,但卻無得到回應,海洋公園更不停繁殖表演海豚、製造問題。

海豚點算?

全球各地已有二十幾個國家立法淘汰圈養鯨豚,香港海豚保育學會精選了三個於近年實現「零圈養」和讓海豚退休的個案,當中包括讓海豚遷至海濱庇護所、及禁止繁殖和進口:

2017 年 8 月ㅤ墨西哥的墨西哥城
禁止鯨豚圈養、科學研究、與人互動,違者最高可被罰款 30 萬披索(約 5 萬港元),市內 30 間水族館限於六個月內搬遷其 300 條海豚到海濱庇護所。

2018 年 4 月ㅤ西班牙的巴塞羅納
禁止鯨豚圈養、繁殖,當時 6 條海豚被移遷至海濱庇護所。

2019 年 6 月ㅤ加拿大
禁止鯨豚圈養、繁殖、進出口,違者最高可被罰款 20 萬加元(約 117 萬港元),現時在主題樂園內的鯨豚類動物則可繼續圈養,但不能繁殖。

海豚退休海濱庇護所

海濱庇護所是甚麼呢?香港海豚保育學會解釋,由於圈養海豚失去生存技能不能直接野放,設立在天然海灣的半開放式庇護所,讓這些海豚有機會在較理想的環境退休並安享餘生,最少可以感受自然的海浪、潮汐等自然環境的變化。例如:

1. 加拿大鯨魚庇護所

根據美國非政府組織「鯨魚保育計劃」(Whale Sanctuary Project),他們在加拿大東部設立的海濱庇護所,適合白鯨和虎鯨退休,面積約 40 公頃,正準備於 2021 年接收北美地區海洋公園內的八隻退休鯨豚。該庇護所獲得政府和聯邦政府批准以及近 1,500 萬美元(約 1 億港元)的投資,作為設立庇護所的成本,包括圍網、獸醫護理設施、員工住宿等,而每年營運成本則約為 200 萬美元(約 1,500 萬港元)。

2. 冰島白鯨保護區

2019 年 4 月,上海長風海洋世界的兩隻小白鯨「小白」和「小灰」結束了十五年的困養表演生涯,前往 9,000 公里外的冰島南部海岸,在 3 公頃大的冰島白鯨保護區退休,成為庇護所內第一批住戶。

3. 希臘海豚庇護所

根據希臘非營利組織「群島海洋保護研究所」(Archipelagos - Institute of Marine Conservation),其在愛琴海東部利普西島的長峽灣建立的,是為退休海豚而設的第一個海灣庇護所,準備於 2020 年營運,住客將會是常困於水族館的瓶鼻海豚,一個內灣能容納約六隻海豚,庇護所亦能擴充至島上其他海灣以容納更多退休海豚。

係時候搞「動物退休會」

香港人需唔需要海洋公園係一件事,如何安置同處理動物又係另一回事。

在海洋公園收入驟降,陷入財困下,保護動物團體今天已發聲明表示非常擔心園內動物情況。例如園內動物死亡、生病、受傷的數目、原因及種類等。海洋公園是否能確保,從即時起,所有動物去向,均經公眾監察,以確保動物福祉,並成立一個公開透明,包括立法會議員、保護動物組織、市民的委員會,一起商討所有動物去向。

日後,海洋公園若果不能有效經營下去,更應提早公開宣佈停止人工繁殖海豚/動物計劃,停止製造更多圈養動物的問題,接下來再公開園內海豚等動物的退休計劃。

 

延伸閱讀:
豚聚一家及動物團體聲明(2020 年 5 月 12 日)
香港海豚保育學會聲明(2020 年 1 月 13 日)
免費電子書《與自由永別 — 海豚笑臉背後的真相》
研究海濱庇護所對海豚的好處
鯨魚保育計劃介紹
希臘海豚庇護所介紹

#事在人為
#拒絕供養動物權益唔達標嘅水族館
#仲諗唔諗到其他方案
#EmptyTheTanks
#EmptyTheTanksHK
#EmptyTheTanks2020
#國際反圈養日
#endcaptivity
#零表演零囚禁
#拒絕動物表演
#SelfiesForCetaceans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