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8
    兩個沙灘之間的叢林中滿佈發泡膠垃圾

    淨灘遇著清潔工 — 飯盒唔係垃圾?

    在面書看到大便妹,學環保吹雞,相約大家自費到索罟群島(唔係南丫島索罟灣,係大嶼山西南面既大小鴉洲),這麼偏遠的小島,除了包船前往,根本就很難有機會前往。所以,即使是平日大家要請大假的日子, 15 位的名額也很快爆滿了。

    小鴉洲南面的沙灘

    包船由長洲出發,船程要差不多個半小時,我們在小鴉洲南面的小碼頭登岸。天朗氣清,藍天白雲,水有點漲,沙灘只露出了窄窄的部份,遠看過去一點都不像要去進行沙灘清潔的地點,因為仿佛這裡人跡罕至之外,連垃圾也沒有被沖到上岸。當走在沙灘時近看,也只是散落著零星的垃圾,我心裡覺得有點希奇。是否因為這灘向南面,有大鴉洲作屏障,故此,沒有太大的水流和風浪把垃圾帶到灘上?後來,我發覺自己的估計是錯誤的。

    我們的目的地是在小鴉洲北面的白沙灣,跟著領隊穿過後灘植物,沿隱約小徑在叢林中穿梭,被眼前到處都是發泡膠驚嚇,我心諗我們只有十五人,每人執十大包都未必能夠清理這麼多的垃圾,更重要的是,我們海灘清潔只是一半的工作,另一半是進行海洋垃圾調查和統計。我還未及細想,已到達了白沙灣海灘。這裡的海沙真的比南面的較白,有垃圾在對上一次潮漲位置堆積,但數量不太明顯。我們開始前有個簡單的分工,我與拍檔一人一個大袋,一個是執會進行統計的垃圾如即棄餐具、膠袋、膠樽蓋、鞋履、牙刷等,總之大部份可以辨認的垃圾都會被分類和統計。另一個是一些不能辨識或一些碎裂的塑膠或金屬等。

    向北面的白沙灣,我們淨灘前的模樣

    開始時,我們都在沙灘的範圍執,我真的沒有想過會如此容易執到打火機、飲筒和膠樽蓋,但奇怪的是沒有太多較大的垃圾,除了一個生銹巨大而沒有可能被我們搬得動的鐵筒。我們越來越往上走,在潮水不會覆蓋的位置,有頗密的假菠蘿和木麻黃小樹林,那裡滿佈了各式各樣的發泡膠,我按捺不住,決定集中處理這堆白色廢物。要彎身低頭,穿梭於樹枝之間,不時被枝條插頭拮身,我心裡只是不斷重覆,「我真係好 L 鍾意香港⋯⋯」好快我就執滿兩個大發泡膠箱,再衝出沙灘回一回氣。我突然發現有一批著制服的人士正在海灘執垃圾,正當我滿心以為他們是救兵,但卻看到他們把沙灘上大木頭,往樹林扔去。

    我執既發泡膠垃圾,在負責海灘清潔人的眼中不是垃圾!

    打火機真的隨處都有!

    我跟大便妹了解後,才知道他們是由海事處委派的沙灘清潔工,負責範圍只是到最高潮漲位置,即是有樹木生長的陸地並不是他們的工作範圍。我並沒有因此而放棄,我繼續利用那裡隨手可得的發泡膠箱,執了很多很多的發泡膠飯盒,本來想慳垃圾袋,但原來若不把這些發泡膠入袋,遲一些來協助收垃圾的食環清潔工是不會收的,當刻真的想爆粗。最終,我大約執了十個發泡膠箱的發泡膠。

    由於這裡是潮水不會漲到的地點,海事處清潔隊是不會負責這些垃圾的。

    其他朋友各有分工,有人專門負責膠水樽,有人細心地把垃圾分類並且排好在海灘上點算,有人負責記錄數量和重量,也有人拍攝整個過程。雖然實際淨灘時間有限,只有大約個多小時,但收集了接近 95 公斤垃圾,最多有 412 膠水樽,而這個灘最特別,也是現時最多的一次發泡膠飯盒就有 117 個,詳細數據可以參考 Ecobus

    大大個發泡膠箱在街市是最常用來裝蔬菜,據聞回收價有值 5 蚊一個,但這個價錢對於裝著十幾個飯盒而言,是一個不值回收的。我相信即使香港再多好像我們一班熱愛香港的朋友,再多幾次淨灘行動,其實都難以解決問題,沒有源頭減廢,或者發泡膠箱要加入環境成本,才能改善這個發泡膠飯盒灘的問題。我記得幾年前南丫島膠粒事件引起好多香港人的關注,其實當發泡膠在海岸日積月累的磨擦下,大大小小的膠粒已進入了環境和食物鏈,我們的膠粒問題一直都存在而且越來越嚴重,這些根本問題不是海事處或食環署能夠解決的。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