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痛之痛:速食時裝「斷捨離」有多偽善?

2020/4/22 — 12:15

Photo by Sarah Brown on Unsplash

Photo by Sarah Brown on Unsplash

【文:何偉歡 香港教育大學大中華研究中心項目主任,羅金義 香港教育大學大中華研究中心聯席總監】

當下留家防疫,不少朋友善用時間執拾家居。這世代經歷過「速食時裝」的巔峰歲月,衣櫥可能是經常有待整理的地方之一。三年前綠色和平發表的《狂歡之後:國際時尚消費調查報告》透露,無論是歐洲的德國和意大利,或者中國大陸、香港、台灣等地區,均有超過五成受訪者表示擁有多於實際需要的東西。香港的情況更是「名列前茅」:近七成受訪者承認自己擁有的衣服比需要的多,超過五成人擁有未剪招牌的新衣裳。2018年地球之友掌握的數據是:香港人每年平均花7000港元買衣服,四成人僅穿一次便丟棄,兩成人最少有三件只穿過一次的衣服被丟掉。

「斷捨離」虛有其表?

廣告

談到衣物收納,自然會提到由日本興起的「斷捨離」。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者張政遠將「斷捨離」思潮概括為三種蛻變:先是2000年日本社會觀察家辰巳渚出版《丟棄的藝術》一書,叫人扔掉物品;之後是2009年山下英子提出「斷捨離」概念,即「斷絕不需要的東西,捨去多餘的事物,脫離對物品的執著」,不止講丟棄,也講精神上要脫離物質的束縛;最後是2010年最為人熟悉的近藤麻理惠所強調「怦然心動法則」(Sparks Joy)收納技巧。

近藤麻理惠藉去年出演Netflix真人秀〔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Tidying Up with Marie Kondo),將「斷捨離」思潮推向國際社會;「怦然心動法則」成為潮語,吸引大量「信徒」,認為「斷捨離」是醫治過度購物的良藥。真人秀播出後,美國二手慈善商店「Goodwill」收到的捐贈物品增加了66%,澳洲的垃圾處理當局甚至作出警告,要市民不要大量拋棄家中物品。

廣告

然而,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的Carl Cederström卻認為「麻理惠為我們丟棄物品提供了一張道德通行證,如此一來,我們不再為丟掉物品而感到內疚和自責。」很多人「講」斷捨離,儀式化「捨」棄舊物,但不是很多人可以「斷離」購買的慾望。半桶水的斷捨離,更可能成為糖衣毒藥,讓人容易忘記棄置背後的真正代價,跌進消費主義的黑洞中。

從1995-2017年的消費品價格變化數據上看到,服裝價格上漲的速度比其他消費品的升幅緩慢,發達國家如美國和英國更呈現負增長,愈賣愈平。過往一年兩季的時裝變成一年52季,大量新衣服無限供應。單是ZARA每年就生產超過四億件單品, 四萬多種款式的服飾。麥肯錫報告透露,全球服裝產量在2000-2017年增加1倍,普通消費者年均購買衣服的數量增加了60%。無論是哪一類服飾,壽命都比15年前短了一半,很多衣物穿了幾次就丟棄;更誇張的是很多消費者把廉價的衣物視為一次性用品,用完即棄。

當衣服成為一次性用品,可以想像它的棄置量是何其龐大。單是香港的紡織物棄置量便由2014年的107,000公噸大幅上升至2018年的143,000公噸,升幅超過3成。 紀錄片〔The True Cost〕指出,全球每年生產超過800億件衣服,麥肯錫報告估算一年後將有480億件(即60%)被送到垃圾焚化爐或者棄置在堆填區。「速食時裝」世代,這算是什麼的「斷捨離」?

衣物回收自欺欺人?

面對大量的紡織物廢料,衣物回收會是解決方法之一嗎?可惜根據Global Fashion Agenda在2017年的報告,全球只有20%的廢棄衣物被回收再用。這方面表現出色的德國可以回收國內近75%的舊衣物,當中有一半可以重用、25%可以循環再用。其他國家的回收率普遍偏低:英國、美國和日本分別為16%、15%和12%;中國只有10%;香港根本沒有完善的舊衣回收系統,情況差得很。

環境局局長黃錦星上個月月書面回覆立法會議員提問時透露,2014-2018年紡織物廢料的回收率由3.8%微升至4.3%,令人苦笑的是2011年香港的回收率有12%。雖然當年仍然比不上英國和美國的回收率,但遠勝目前 ── 黃錦星是在2012年開始擔任環境局局長的。

香港政府對舊衣回收的資助少之有少,「10億元的回收基金」最終只批出資助兩個有關舊衣物回收的項目,金額約為港幣438萬元。「難得」的是,政府從不否認未有任何政策推動舊衣回收 ── 黃局長的書面答覆是:「本港產生的都市固體廢物當中,廚餘、廢紙和廢塑膠已佔總量超過百分之七十五。政府的減廢策略是投放較多資源去減少生產量較大的廢棄物。」所以,紡織物廢料並不在減廢策略當中。

  地球之友提醒,市民大眾其實也免不了慚愧:在回收衣物中,有四成因質量太差而無法循環再造或轉贈,最終只能棄置在堆填區。也有不少朋友會選擇把舊衣捐贈到慈善團體,說是轉送至有需要的人士身上,延續它的生命云云。調查透露全球平均有37%消費者傾向將衣物捐贈,香港更是亞洲第一,超過四成消費者有此類捐贈文化,比東京和上海為高。然而,這只是讓我們「心安理得」的藉口嗎?研發紡織品循環再造系統的龍達紡織主席曹惠婷說:「好多人捐,但好多地區不收,說是不要『垃圾』」。

讓我們了解一下非洲國家的故事:一些致力改善迦納的二手衣物問題的非營利組織發現,每年進入首都阿克拉的30,000噸衣物中,有四成會直接進入了垃圾場。這些二手衣物不單增加這些國家的垃圾量,影響環境,更破壞當地的製造業發展,影響國家經濟和產業升級的空間。2017年東非共同體進口1.51億美元的二手衣物,導致非洲本土工業生產下降40%,就業率更下降50%。盧旺達自2016年起便向二手衣物徵收1,250%的關稅,希望透過關稅壁壘阻擋二手衣物進口。其後其他非洲國家如肯亞、坦桑尼亞、烏干達和盧旺達等國更向二手衣物發出禁令,逐步減少進口,期望在2019年前開始徹底封殺二手衣物。雖然禁令最後因為美國的強硬阻力致使當中多國退讓,撤回禁令,但是二手衣物對非洲國家的影響已然是不容否認或忽視的難題。

  對紡織廢物說不的,還有中國。環保部、商務部、發改委、海關總署、質檢總局於2017年8月聯合發佈對《禁止進口固體廢物目錄》的新修訂,把廢紡織原料如廢棉、廢布等列入禁止進口項目,並於同年12月31日正式執行,違法將判以走私罪;翌年8月便有「走私廢物罪」的案例:六名台灣人涉嫌從韓國走私近1,300噸舊衣服進口中國大陸,被福建省漳州市法院判決罪名成立,處罰有期徒刑兩年到六年六個月不等。當中國、非洲多國拒絕接收二手衣物,我們應該認識到當回收的衣物無處容身,最終只會淪為垃圾。

物慾「斷捨離」

「速食時裝」對環境的衝擊當然不只是在營銷之後,其實是早在生產過程當中:製衣業是全球第二大污染產業,僅次於石油業,其碳排放量佔全球10%。被丟棄的衣物由製造、運輸、零售等過程,到最後被棄置之前,已經為環境造成極大痛楚。全球化監察發布有關製衣業如何影響環境的報告,引述孟加拉生產一公斤布料的用水,相當於兩個人一天所需的總水量,耗水量嚇人。水污染問題也很嚴重,英國《衛報》報導,近兩成的水污染是由紡織業製衣過程使用的有害和有毒化學品、染料和清潔劑所造成。在中國,近七成的湖泊或河流受到污染,其中大部份是來自製衣業。

還有有血有肉的勞工權益:2013年2月24日,孟加拉Rana Plaza工廠大樓倒塌,造成1,100多人喪生,2,500多人受傷,是史上最嚴重工業災難之一。死傷者當中大部份是製衣廠工人,因為製衣廠主管罔顧大樓緊急疏散警告,堅持工人要繼續工作,為大家生產平價時裝。一班設計師、學者、作家、商界等關注人士組成時尚革命(Fashion Revolution),把每年4月24日定為「時尚革命日」,致力改革時裝產業對社會及環境帶來的負面影響。

泰國話題電影《無痛斷捨離》女主角Jean形容垃圾袋就好像黑洞,丟進去就會消失、就可以忘記。但現實中,垃圾袋不會是黑洞,丟進去的物品仍然會存在,斷捨離更不可能無痛。面對「速食時裝」文化,購物時只求一刻怦然心動,有多少人意識到衣服製造過程、丟棄後對環境、社會帶來的影響?人類的慾望才是真正的黑洞,是過量生產、過度消費的根本原因。今年的「時尚革命日」,大家會為自己的購物模式怎樣進行一場改革,反思一番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