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生態旅遊的 Pros and Cons

2020/3/17 — 20:03

最近幾年新界北區的邊境地帶重新開放,在沙頭角的東面被劃作紅花嶺郊野公園。這個即將開放的郊野公園佔地 500 公頃,有高山、碉堡、花海、礦洞,罕見的雀鳥(大草鶯)和海景,更加和深圳的梧桐山連接成生態走廊。這麼豐富的旅遊資源一定會把紅花嶺郊野公園成為生態旅遊的熱點。現在生態旅遊(eco-tourism)已經成為一種新式的旅遊。很多旅遊公司都會用生態旅遊去吸引旅客因為現在越來越多人追求健康和環保的生活,而生態旅遊就滿足了這種需求。生態旅遊越趨蓬勃這是因為它帶來了很多利益。這些利益主要都是對當地經濟,文化和生態有所改善。但是不是所有生態旅遊會有利,如最近香港的行山客隨地拋棄口罩垃圾,這些不文明的行為和管理不當的生態旅遊反而做成弊病。

米埔紅樹林外的觀鳥屋是最佳觀賞過冬候鳥的地方(作者提供圖片)

米埔紅樹林外的觀鳥屋是最佳觀賞過冬候鳥的地方(作者提供圖片)

廣告

我先說生態旅遊有利的個案。就以香港米埔濕地作為例子,這個國際重要濕地每年都吸引每年大概五萬個遊客到訪。這些遊客能帶動到元朗區的經濟,因為很多遊客遊覽完米埔後都到元朗進餐和購物。除了餐飲業外,米埔濕地亦帶動運輸業和酒店業。港鐵西鐵線是由市中心到元朗最快捷的交通工具,米埔濕地增加了西鐵的客運量和令到其他接駁交通工具如小巴,的士和巴士有生意。因為米埔濕地佔地很大,有興趣觀鳥的遊客認為不能一天就遊覽完整個米埔濕地。雖然米埔保護區設有斯科特野外研習中心(Peter Scott Field Studies Centre)供遊客住宿,但因為只能容立十四人,所以很多賞鳥的遊客都會選擇在天水圍的酒店居住,帶動當地的酒店業。雖然米埔的訪客量不多,這是因為《拉姆薩爾公約》(Ramsar wetland)的濕地有名額限制確保濕地不會因為太多訪客而受到影響。這些生態旅遊景點不只能帶旺本土經濟,更加可以令到濕地可持續發展。每個訪客需要付一百元才可進入米埔濕地,這種收費不僅可以維持世界自然基金會的運作更可以控制訪客的人數。政府都支持這種收費模式,教育局會資助學生和特別團體的費用。因為他們相信生態旅遊能夠教育香港的下一代,使香港日後可以持續發展。米埔濕地因為有來自遊客的資金,得已管理濕地令到生態平衡。世界自然基金會定期派人清理濕地的外來植物和蘆葦叢,因為蘆葦長到二米左右就會枯死。把枯草除掉令到嫩蘆葦生長供雀鳥棲息,這樣不但維持到生態平衡,枯了的蘆葦更可以用來做肥料。自然基金會也會邀請漁民和當地的村民合作清塘、曬塘等工作,維持生態平衡和防止紅樹林向泥灘擴張,而他們更可獲得基圍蝦。所以說一個管理良好的生態旅遊景點是對整個社區都有利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 1987 年,香港發展天水圍新市鎮時無可避免的破壞了魚塘和紅樹林。為了補償就把天水圍北面的地方劃做米埔濕地的緩衝區,現在就成了香港濕地公園。濕地公園提供了就業機會給天水圍的居民,也吸引了更多遊客可以近距離觀察香港濕地的生態和物種,亦可以減少遊人對米埔的影響,是一個成功修復濕地的好例子。

廣告

香港濕地公園榮獲多項國際建築大獎,設計師把訪客中心融合到環境,體現到綠化和可持續發展的宗旨

香港濕地公園榮獲多項國際建築大獎,設計師把訪客中心融合到環境,體現到綠化和可持續發展的宗旨

至於一些管理不當的生態旅遊,就以中國大陸某些生態景點為例子。九寨溝是中國最著名的觀景區,被譽為仙景和天堂,但是因為過度發展令到管理不善,環境受到破壞。因為生態旅遊對當地經濟有利,他們急功近利,把景點商業化和城市化。九寨溝的水位逐漸下降是因為大量樹木被砍伐,用那些地方來建旅館和道路。觀景區漠視遊客數量的限制,令到每當旅遊旺季景點都擠得水泄不通。大量的遊客帶來大量的垃圾,污染土地和水源破壞整個生態系統。有調查顯示觀景區的水質,酸雨空氣質素和噪音都超出國際標準。在零四年,九寨溝發生了嚴重的車禍,二十四人死亡,這些都是不良管理的後果。生態旅遊有時會為政府帶來沉重的經濟負擔,如香港濕地公園因面積小不能容納太多人,而門票和紀念品的收益暫時不能支付公園的開支。

其實不只是內地的生態旅遊景點有弊端。像美國大煙山國家公園(Great Smoky Mountain National Park),當時美國人為了興建這個國家公園逼遷大批原住民,他們是切羅基印地安人(Cherokees Indians),而大煙山國家公園亦受到酸雨和空氣污染的問題。

其實這些弊病可以避免,只要有一個完善的機制管理生態旅遊,我相信可以做到零缺點。生態旅遊不止是我之前所說的利益,有些利益是不能計算到的。長遠來說,生態旅遊可以維持整個生物圈平衡和令到人類更文明。在這個疫症蔓延的時期不妨嘗試生態旅遊,回到大自然的懷抱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