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百年一遇氣候異常致一戰傷亡增、西班牙流感大爆發

2020/9/29 — 16:15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圖片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圖片

1914–1920 年間,地球曾經非常危險:歷時 4 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戰若然未夠可怕,1918 年西班牙流感大爆發,估計造成全球 5,000 萬人病死。最新刊於 GeoHealth 的冰芯研究指,當時地球氣候出現百年一遇的突變,使歐洲出現異常寒冷和潮濕的天氣,導致當年的戰爭與流感大流行情況更差。

緬因大學氣候變化研究所助理研究教授 Alexander More 領導的團隊,在瑞士與意大利邊界的阿爾卑斯山 Colle Gnifetti 冰川鑽取 72 米長的冰芯,發現與 1915–1918 年有關的冰芯中鈉和氯含量增加,顯示有不尋常的海鹽成份,清楚地表明阿爾卑斯山和西北歐大部分地區可能受北大西洋冷空氣大量湧入影響,帶來了寒冷空氣和暴雨。

當時一些書面文件或照片等證據,亦通常將這段時期描繪成一段漫長的灰暗時期、戰壕中充滿雨水和泥漿,似乎與發現極為吻合。

廣告

團隊認為,惡劣的天氣可能進一步加劇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帶來的傷亡人數,因為除了炮火威脅,士兵亦要應對各種疾病和戰壕腳病 (trench foot) ,後者是指當腳部長時間留在潮濕且冰凍環境下造成的凍傷甚至組織腐爛現象。

More 在聲明中解釋,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歐洲出現三次死亡高峰期,這峰值在 1914–1917 年三個冬季出現,都在大西洋海洋氣流湧入歐洲後,引起低溫和暴雨期間或之後發生的,該次氣候異常屬百年一遇,研究團隊認為同死亡高峰有關聯。

廣告

團隊又認為,這種氣候異常與西班牙流感大爆發有關:更加潮濕的環境不僅會促進呼吸道疾病傳播,異常的氣候條件可能也對綠頭鴨造成深遠影響,綠頭鴨是 H1N1 流感病毒的其中一個重要宿主。團隊指,牠們和其他候鳥的遷徙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受嚴重干擾,換言之牠們更有可能留在歐洲,其糞便污染的水更易傳播流感病毒給人類。顯然,這只是謎團的一小部分,但研究人員認為這可能在疾病爆發中起到了一定作用。

More 指,當年發生的這些大氣重組影響人們生活,影響人的遷徙模式、可用水量、周圍的動物種類;而動物亦會因其活動帶來疾病,其遷徙亦關乎環境變化或我​​們人類行為的改變。

無參與研究的波士頓學院全球公共衛生計劃主任 Philip Landrigan 認為,研究有啟發性,使學者以新的方式思考傳染病與環境之間的互動。

來源:
IFL Science, A “Once‐In‐A‐Century Climate Anomaly” Made WW1 And The Spanish Flu Even More Hellish, 28 September 2020

報告:
More, A. F., Loveluck, C. P., Clifford, H. & et al. (2020). The impact of a six‐year climate anomaly on the “Spanish flu” pandemic and WWI. GeoHealth, 4, e2020GH000277. doi: 10.1029/2020GH000277

文/Alan Chiu

發表意見